Google
  • Google
  • 百度

观察与思考

首页 > 学术与争鸣 > 观察与思考

张云:日韩关系与美国的东北亚同盟未来

作者:张云

来源:南华早报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2019年07月23日

点击率:440次


    2018年以来,从慰安妇、战时征用工赔偿、去年底火控雷达照射问题,到最近日本决定对韩国高科技材料进行出口管制措施,可以说日韩关系持续紧张。有的分析认为,当前日韩关系是1965年邦交正常化以来最低点,日本原驻韩国大使武藤正敏认为,双方政府已经失去互信。

  日韩关系在冷战后实际上一直处于时好时坏的轮回中,然而此次日韩关系恶化与以往不同的一点是,美国政府似乎对于调停这两个东北亚重要盟友没有兴趣,以至于有的分析认为,美国的不管可能会让日韩对立长期化。

  从理论上来说,如果能够实现日美韩三边同盟,代替现在的日美与美韩同盟,将会极大增强美国在东亚军事存在的力度,形成类似小北约的集体安全架构。战后日韩关系的发展始终伴随着美国的影子,强调战略利益高于历史问题和领土纠纷,是美国对日韩关系的基本主线。

  例如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曾经在日韩之间扮演调解人的作用,在海牙,美国总统奥巴马特地举行了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韩国时任总统朴槿惠的三边峰会,试图强化三边关系。为什么特朗普政府似乎没有介入的兴趣?这对美国在东北亚的安全架构有什么影响?

20190722_news_map.jpg

  首先,特朗普政府在朝鲜政策上打破了以往美国政府的政策逻辑,前所未有地开启了朝美领导人直接对话。这意味着美国传统上用朝鲜威胁作为日美韩同盟合作强化的基础动摇。特朗普希望在朝核问题上有所突破,减少了美韩联合军事演习,中韩俄都在试图说服美国适时减少对朝经济制裁;而日本一直强调最大压力在于还有人质问题待解决,因而日韩对于美国在朝鲜政策上的期待很不一样。美国的政策结果对日韩来说可能会产生零和结果。

  对此,美国过早地介入日韩关系,不仅效果很有限,而且可能会两边都不讨好。目前尚不能完全判断特朗普政府在朝鲜半岛问题上,是否会真的改变战后几十年的美国政策基础,但从他三次同朝鲜领导人会晤来看,至少意味着这是美国现任总统首次如此投入。长期以来,维系日美韩政治安全合作的基础,实际上只有一个朝鲜核危机。这个基础如果动摇,东北亚的安全局势可能会质变。

  对日本来说,这个基本范式将来会如何演变没有底,再加上这新一轮的朝鲜半岛外交进程中,朝鲜已经与六方会谈中的四方领导人直接会谈,只有日本尚处于局外。对此,美国有可能通过日美双边方式,一方面对日进行再保证以确保同盟稳定,另一方面适时推动日朝外交的开启。

  第二,过去美国尝试强化日韩关系转化为三边同盟的努力并不成功,对于要同盟国家负担更大成本的特朗普政府来说,最好的办法是通过双边方式让日韩增加投入。美国曾经一度尝试朝着准三边同盟的方向推进,例如日韩在情报共享等领域也曾达成一些协定,但因为历史问题、政治互不信任、领土争端等各种因素,实质性的日韩防卫合作并没有出现过。

  东北亚地区力量变化

  去年底,日本指责韩国海军舰艇对日本自卫队飞机进行了火控雷达照射。这意味着日韩军事当局之间的信任关系很低,要建立三方的协调机制,没有信任关系很难持续。另外,真正的三边同盟意味着日美韩三军的一体化,这不仅会遭到朝鲜强烈反弹,中俄两国也将会激烈反应。在目前中美和俄美关系已经处于较大不确定性的情况下,这会造成地区局势紧张。因而,美国最好的选择也就是维持现有的两个双边同盟。

  第三,日韩关系的周期性紧张,一方面是历史问题没有彻底解决所造成,另一方面也是东北亚地区力量变化结果,这两方面美国能够做的事情很少。战后日韩关系经美国推动实现正常化,那时美国在本地区绝对力量优势,日本的经济优势以及冷战中对安全威胁认知一致为基础,日韩的历史和领土问题都被压下来了。

  冷战后,随着中国的崛起以及韩国的经济发展,东北亚的力量格局发生了根本变化。韩国已经成为世界第11大经济体,尽管美韩仍然是同盟,但韩国经济已经与中国经济更加紧密依存。这从战略上来说,韩国在考虑未来半岛局势的时候,会比以往更多地从自身和中国的角度出发,减少过去的美国和日本因素的比重。对美国来说,在日韩历史、领土问题上的任何直接介入,都意味着必须选边站,因而不实质介入就成了自然选择。

  此轮日朝关系恶化与美国的不介入,从本质上来说,意味着美国对于这两个重要的东北亚盟友的控制的减弱;换言之,日韩两国的战略自主的空间在扩大。对此,有理由认为,这可能会引发两国民族主义情绪高涨,导致双边关系走向无法控制的局面,最终对地区局势造成负面影响。

  然而,笔者认为,正因为与美国的同盟关系,造成了日韩两国在战略思维上高度“美国中心主义”,双方在发展日韩关系自身的动能和相互信任上的努力严重不足,出了问题又很容易去找“依靠美国来管理日韩关系”的速效药品。

  如果说冷战时期,日韩两国在美国的压力下实现了关系正常化,对地区和解起了一定作用,冷战结束后却逐步显示美国在尝试调停亚洲国家间关系的乏力感。

  不过,挑战也意味着创新和机遇。对美国来说,如何在东北亚地区安全架构逐渐向更具有包容性的方向发展,促进东北亚地区主义的发展,将意味着美国可以保持在本地区长期的利益和存在感。对日韩来说,现在也是真正思考如何走出一条真正不依赖美国的自律性和解道路的时候了。

  作者是日本国立新潟大学副教授,中国北京外国语大学区域与全球治理高等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