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观察与思考

首页 > 学术与争鸣 > 观察与思考

庚欣 : 三长两短:我看香港变局

作者:庚欣

来源:海外看世界

来源日期:2019年09月22日

本站发布:2019年09月22日

点击率:645次


        香港变局,天下关注。但由于对事态的了解和观察视角不同,大家众说纷纭。我觉得要解读这次的变局,需要做两件事,一是感性认识要足够。我是2015年底前来到香港,遇到当时的状况,港台大都通宵跟踪报道,我本来习惯熬夜,因此总是坐在电视前从头看到尾。这三个月香港动荡,我也大致如此进行实况跟踪(这些示威者好像也是“夜猫子”多,夜里闹的更厉害些)。因为我一直认为,只有全程看清楚了事情的过程细节等,才有了点基础感受;进而再广泛收集各方观感等,才算有了个基础性铺垫,才可以说取得了开始说话(解读)的权力。二是要掌握一个理性地看香港问题的视角或称方法,这是解读目前事态的钥匙

       下面进入正题,说说我观察香港近来变局大致根据的基本视角,可以概括为“三长两短”。

        第一“长”:“一国两制”的长期国策,这是观察视角的基本点。有关香港种种争议和诉求,好像很具体,其实有个基本点——几乎都是围绕对“一国两制”的评估展开的。那么,邓小平的“一国两制”国策到底是什么内涵?是否符合中国香港的具体情况?22年“一国两制”的实践是成功还是失败了?今后香港还要不要继续“一国两制”?搞清楚这些基本问题,才算开了个头儿,能开始观察或解读今天香港的事态了。

        第二“长”:“改革开放”的长期国策,这是观察视角的大格局。有人说“一国两制”不是邓的专利,当年毛周已经有“一纲四目”等,但我一直认为邓的“一国两制”是一个创新,它与当年毛周“一纲四目”的主要区别,就在于邓是在“改革开放”的大格局中定位“一国两制”,包括深圳特区“杀出血路”的说法,都表明邓在构想、目的上的不同以往。今天,改革开放进入“深水区”,世界进入“大变局”,再回顾邓那一代人启动改革开放与一国两制的初心以及两者的内在联系,在这样的大格局下看香港近来的动荡,认识可能就会更开阔一些。

第三“长”:“战略机遇期”的长期国策,这是观察视角的长周期。中国建国70年乃至百多年来,凡是走的比较顺利时,都是把握住了发展的“战略机遇期”。凡是受到挫折,大都是或左或右错误估计了形势。改革开放40年最大的经验就是牢牢把握住了这个“战略机遇期”。“一国两制”在香港其实就是根据这个“战略机遇期”应运而生、顺势而为的。有时候外部的动荡不可怕,而决策者们在“战略机遇期”等根本认知上的动摇,才可能带来意想不到的苦果。今天说香港,我觉得“不动摇、不走样、不变形”是最具自信的表述,而“战略机遇期”无论作为长客观的长周期存在,还是作为主观的长期国策,都是这种定力的依据。

        我认为,这三“长”,大致规定了香港的长期走势,也是中国有关香港政策未来预期的基本框架,三“长”形成了一个客观的稳定结构,也是我们观察香港的基本视角。

        所谓“两短”,一是“大湾区”建设平台的构筑,一是台海和平发展稳定结构的形成,这两者虽然说短也并不短,但为了与上述“三长”适当区隔,就勉为其难地借用了“短”的说法,对于观察香港事态,这“两短”毫无疑问具有更直接的关联性和制约性。

        有了这样“三长两短”的综合视角,对香港事态的观察可能会更清晰一些,讨论起来也可能会更易于达成共识。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