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观察与思考

首页 > 学术与争鸣 > 观察与思考

张敬伟:柏林墙倒塌30年的德国记忆与美国功利

作者:张敬伟

来源:凤凰网

来源日期:2019年11月18日

本站发布:2019年11月18日

点击率:187次


柏林墙倒塌30年,德国举行了纪念活动。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访德,在德活动期间,他对柏林墙倒塌两德统一和“冷战”落幕的历史意义轻描淡写,却在不断聒噪反华。一方面,他警告德国总理默克尔不要让中国供应商参与5G网络建设。另一方面,则称“中国的手段和东德的压制可怕地相似”,呼吁“共同为自由而战”。当然,默克尔并未附和蓬佩奥,再次拒绝将特定运营商排除在德国5G建设之外。

特朗普时代的美德关系分歧加剧,除了贸易冲突,还有安保分歧。来自美国的贸易战,中国是主要目标,欧盟也是重要对手,欧盟中的德国,也是特朗普贸易战紧盯对象。因此,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已经成为全球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的象征。在这点上,中国、欧盟以及日本存在共识。

大西洋两岸的同盟关系还在,美国的亚太盟友关系已然。但是,美国对盟国贸易施压和索要安保费用,则让美国和盟友之间的关系变异和功利化。此外,美国的盟主地位也岌岌可危,欧盟和日本经济伙伴关系协议(EPA)的签订,中日关系的改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15国结束全部文本谈判及实质上所有市场准入谈判,凸显美国倒逼其他主要经济体抱团取暖。刚刚访华并且成为中国第二届进博会主宾国的法国总统马克龙,则直言北约“脑死亡”。

这是美国面临的现实尴尬,既要从西方盟国身上压榨贸易利益,又要让盟友缴纳更多安保费用。同时,又要利用西方盟主的剩余价值,逼着西方盟友反华。

回想30年前,柏林墙倒塌,东西德统一。“冷战”铁幕拉下,美国领导的西方世界成为胜者。随后,苏联解体,原东欧集团瓦解,东欧国家全面西化。美籍日裔学者弗朗西斯o福山(Francis Fukuyama)则有著作《历史的终结》,高调宣称“自由民主制度”是“人类意识形态发展的终点”和“人类最后一种统治形式”。

然而,两德虽然统一30年,且德国也从最初的“欧洲病夫”成长为全球经济大国(仅次于美国、日本和中国),而且也是欧盟的领头羊。但是,东西德的鸿沟还在,看得见的柏林墙倒塌了,看不见的柏林墙依然还在。数据显示,德国500强企业当中,仅36家总部设在东德;精英阶层的顶级位置多由西德人士占据,就连东德领导职位,也有多达四分之三由有西德背景的人担任。

根据《明镜周刊》提供的民意调查数据,多达半数东德人仍觉得自己是“二等公民”。虽然东西地区差距已大大缩小,但东部六州的经济发展仍远远落后。

有着东德政府背景的默克尔,在接受《明镜周刊》采访时也毫不掩饰自己的观点。她认为当时西德的“气量太小”,当时西德总理科尔拒绝了东德最后一任总理德梅基耶拜访西方的想法。默克尔对科尔用了“无礼”,认为西德“气量太小”。须知,科尔被视为“统一总理”且是德国统一后默克尔的政治导师,默克尔对科尔和西德的评价,显然不是默克尔一个人的想法,而是整个东德难以释怀的历史记忆。

已经决定不再继续竞选德国总理的默克尔,也不惮于讲实话——如果柏林墙不倒塌,她在东德早就退休可以周游世界了。面对德国政坛和大学校长几无东德人的身影,默克尔希望东德人更高调和自信一些。默克尔的肺腑之言,自然不是为东德歌功颂德,她要求东德人高调自信一些,也是无奈之言。毕竟,两德统一只是消除了柏林墙,但是政治、经济、思想需要长时间的融合,才能消弭差距和隔阂。

东西德之间的隔阂,直接导致了东德地区因为不满和焦虑而滋生右翼主义。东部萨克森州与布兰登堡州举行地方议会选举,出口民调显示,极右派的德国另类选择党(AfD)在两邦得票率分别是27.5%与22.5%。面对极右势力蔓延,德累斯顿州甚至宣布进入“纳粹紧急状态”。

柏林墙倒塌促成了德国统一,也使德国成为欧盟主心骨,但统一后两德隔阂犹在,极右翼和纳粹势力则是柏林墙倒塌的副产品。

因此,30年再回首,柏林墙倒塌的德国记忆并非都是美好的。西方世界也开始淡忘了柏林墙倒塌的意义,因此西方很多大国领导人并未出席柏林墙倒塌30周年纪念活动。

蓬佩奥来了,却是为了反华。当然,也是为了给美国前总统里根铜像揭幕。不遗余力反华,不顾一切为了“美国优先”,不忘提醒盟友美国的老大地位,却是蓬佩奥的真正目的。

作者是中国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