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观察与思考

首页 > 学术与争鸣 > 观察与思考

张琏瑰:朝鲜半岛6月危机——两种统一战略的博弈

作者:张琏瑰

来源:钝角网

来源日期:2020年07月02日

本站发布:2020年07月02日

点击率:98次


        在刚刚过去的6月,朝鲜半岛发生一场危机。6月9日, 朝鲜以在韩脱北者向朝飘撤反朝传单为由,切断朝韩间一切联系。6月13日金与正宣布朝韩关系“一刀两断”,将下一步对敌斗争行动权交给人民军总参谋部。6月16日,朝方炸毁板门店朝韩联络办公室大楼及附属设施,人民军总参谋部发表声明称,即将采取的对韩军事行动计划正在等待批复中。至此,朝韩间此前签署的一切停止对抗、维护半岛和平、开展南北交流合作协议,事实上皆被废除,朝韩间发生一场军事冲突已成箭在弦上之势。6月21日,美国三艘航母打击群罕见地悄然向半岛周围集结,进行协同作战演练。6月23日,金正恩主持军委第五次会议预备会议,冻结了其总参谋部对韩军事行动计划。至此,危机虽未化解,但暂停发展。许多人开始回顾和思考,这场危机因何而发?其根本原因在哪里?一旦对峙双方判断失误,将会有何种严重后果?

下载 (1).jpg

朝方炸毁板门店朝韩联络办公室大楼及附属设施

  6月危机发生的直接原因和深层原因

  朝鲜半岛这次危机爆发的直接原因,是在韩脱北者反朝传单触及了朝鲜的痛点。

  1、传单对朝鲜最高领导人进行了点名批判。

  在朝鲜,朝鲜最高领导人被称作“最高尊严”,是朝鲜现行政治体制和社会制度的象征和最高保护者,绝对不可亵渎。特别是在国际社会制裁和新冠病毒肆虐双重打击下,朝鲜经济和外交环境面临空前严峻局面,维护“最高尊严”不受损伤已成头等大事。脱北者择此时机飘撒有此内容的传单,其危害之严重度不言而喻,朝鲜必须作出有力反击并昭示内外。

  2、传单提及朝鲜核问题。

  在当下,朝鲜核问题已经异化。如果说,此前朝鲜为其发展核武器提供的理由是“面对美国敌视政策需要自卫”,如今“朝核”已异化为朝鲜现行体制优越性的证明和继续下去的资本和依据。因为,原来所宣扬的拥核以后的种种好处并未到来。如,拥核后国家安全系数并未增加,反而是引火烧身,时刻面临打击;拥核后并未能削减军费以利经济发展,相反国家却需投入更多的钱财维护核武库的保养和安全;原以为成为“拥核大国”后便挤身于“大国俱乐部”,成为“世界公认的战略性国家”,事实却是遭国际社会严厉的政治经济制裁陷入空前孤立……能向国内民众夸示的东西就是拥有了只有大国才有的原子弹,拥核成为“不世出”的伟大政绩。因此,要求朝鲜“弃核”,就等于否定朝鲜几十年的执政史。故朝鲜坚持“朝鲜核问题”翻页,已经不存在,不允许任何人再提“弃核”,谁提就与谁翻脸。最近朝鲜严辞谴责韩国,直言韩国根本没有谈论“朝核”问题的资格,即此立场之表现。

  3、反朝传单上贴有1美元现金。

  过去几十年脱北者不时向朝飘撒传单,朝鲜明命所有捡拾到传单的人不许传阅,立即上交。现狡猾的脱北者在每张传单上贴有1美元现金。对许多朝鲜人来说,这一美元价值不小,特别是在当前朝鲜经济状况下,硬通货更是神通广大的珍品。因此,不排除有人为了这1美元而冒险藏匿传单不报,造成传单内容的扩散。于是,这1美元便成为危害朝鲜社会稳定的定时炸弹,必须迅速而坚决排除。

  6月危机深层原因是韩国未能沿着给定的轨道走下去,敝屣可弃。

  2018年2月朝借平昌冬奥会对韩发动“特使外交”,使朝韩关系出现空前热络局面。但从2019年年中起,朝开始对韩进行严词谴责。细读这些措词尖刻的文字可以看出,朝鲜缓和并改善同韩国关系,是为了引导文在寅政府办3件事,令其沿着给定的轨道走下去,但韩国未能做到。

下载 (2).jpg

金与正与文在寅

  1、令韩国充当朝美拉手牵线者,韩国却要充当插足的“第三者”。

  长期来,美国以朝鲜弃核“无诚意”为由拒同朝进行政府层面接触。但朝“完成拥核国历史大业”以后战略追求是获国际承认其核国地位,美国是关键一关。于是,2018年3月朝鲜领导人对来访的韩国特使佯称“欲弃核,欲与美国就此谈判”,令韩特使赴美传信。韩特使立即飞赴美国,促成“金特会”,朝美领导破天荒地建立起“亲密关系”。任务完成,应该退场,不意韩国却认为自己促成半岛“和平”居功甚伟,主张建立“朝美韩三边机制”(2019年6月特金在板门店进行双边秘谈,文在寅守候在门外寻找三者同框的机会,极具象征意义),对朝鲜核国战略造成冲击。朝鲜十分恼火,多次指责韩“不知身份”,但韩仍不知进退,朝只好痛击之。

  2、令韩国与美切割,“弃暗投明”,但韩国做不到。

  上个世纪50年代初朝鲜“伟大祖国解放战争”功败垂成,就是因为韩国身后有美国支持。因此,切断韩美同盟,离间二者关系,是半岛统一的关键,也是朝鲜对韩工作的重心。文在寅政府虽是韩国历届政府中对朝最友善的,但它并没有改变韩国在安全上依赖美国的传统。对此,朝方严厉批韩“依附外力”、“事大”,韩不睬;朝明确表示其核武器是“全民族的共同资产”,朝愿向韩提供“核保护”,韩不信。美国为了防止文在寅政府“走偏”,2018年11月成立“美韩涉朝工作组”,美规定其工作宗旨是:韩朝关系改善须与朝鲜弃核同步;韩美双方都不得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对朝采取措施。这使朝鲜认识到,在韩美之间打进楔子是不现实的。

  3、望韩国对朝提供实质性援助,使安理会制裁失效,但韩胆怯止步。

  朝鲜因推进核导计划遭安理会严厉制裁,不仅使朝鲜经济陷入困局,更重要的是使朝“核国地位”获得国际承认成为不可能。朝冀希韩国对朝提供实质性援助,令其充当破坏安理会对朝制裁决议,使之失效的带头羊。这样可一箭多雕:一是制裁决议失效,主张废止制裁的绥靖主义必起;二是必引起美国不满,韩美矛盾加剧;三是韩失信于国际社会,自陷外交困局;四是助朝脱困,利朝巩固核国地位。但韩国作为外向型经济的国家,绝不敢与联合国为敌,也不敢忤逆美国,故只是小心翼翼地向朝提供仅限于人道主义范围内的援助,且任何向朝境内输出的现金、物资均事先求得美国“豁免”(如韩助朝改造东部铁路公路合作项目,韩方勘查人员在朝境内使用的设备、消耗的食宿现金均须获美批准)。因此,朝鲜的这一期盼落空。于是,朝鲜愤怒地拒收韩国给送的人道主义粮食援助。

  文在寅作为“3.0版”阳光政策的信奉者,已把自己的身家性命、一生的政治毁誉押宝于韩朝关系的改善上。现其任期还剩2年,此时施以重鞭,若能使之“入轨”,朝将大获全胜;若“孺子不可教”,敝屣弃之不惜。

  6月危机根本原因是两种统一战略的博弈

  1、朝韩关系的本质是零和竞争。

  1948年韩朝分别建政,半岛正式分裂。在此后70多年间,朝韩之间最大的共同点是,双方都主张半岛必须重新统一;双方最大不同点是,双方都坚持以自己为主导实现半岛统一。尽管在不同时间、不同背景下,双方都提出过不同的统一方式和口号,但双方始终未变的是,他们都排除了在对方体制下生活的可能性,甚至连想都没想过。从这个角度看,数十年间朝韩关系是相当稳定的,即它们始终处于零和竞争状态,归根到底,核心问题是谁吃掉谁的问题。

  2、朝韩双方都依据自己的强项制定了统一战略。

  在韩国,随着朝韩综合实力消长变化,其统一战略进行过重大调整。

  李承晚时期,韩国贫穷落后,且李承晚同美国政府矛盾尖锐。但时处东西两大集团对峙冷战时期,李深知韩国对美国的地缘政治价值。故,他执意绑架美国为之火中取粟,坚定主张“武力北进统一”,坚决反对停战。

  60年代初朴正熙政变上台,制定新的国家发展计划,韩国经济实现起飞。这时朴提出的口号叫“胜共统一”,表面看仍是“战胜北方实现统一”,但在方式和途径上不再坚持“武力统一是唯一选择”,其中已含有“和平胜共”的因素。这体现了朴正熙对南北间发展竞赛中获胜的自信。此后全斗焕、卢泰愚两届政府基本上继承朴正熙衣钵,但由于南北间实力差距拉大,其“胜共统一”战略中“经济文化北上”的成分渐多。因此,在全斗焕执政期间,韩朝间破天荒地实现了对话交流。

  韩国的统一战略发生重大变化是在金大中政府时期。1998年金大中上台时,南强北弱已成定势,且有不可逆转之象,故金大中十分自信地提出对北“阳光政策”。其基本思路是,缓和半岛局势,改善韩朝关系,通过南北交流合作甚至是对北提供援助,助其经济发展,让北方民众感觉到“阳光”的温暖,主动脱去“外套”,从而实现南北间的“融合统一”。坦率地说,“阳光政策”实质是“和平演变”。此后卢武铉政府及当下执政的文在寅政府,先后推行“阳光政策”“2.0版”和“3.0版”,对北热情越来越高涨,对北援助越来越慷慨(据韩国政府统计,金大中、卢武铉10年“阳光政策”期间,韩国向朝鲜提供援助总额69亿美元,其中现金援助29亿美元。见《朝鲜日报》2009年7月7日报道)。但不论当政者如何解释,甚至不论他们自己是否意识到,“阳光政策”之本质始终是“和平演变”。对此,也许很多韩国人不明白,但朝鲜人明白。

u=1044715671,3507232940&fm=26&gp=0.jpg

金大中总统

 

  相对于韩国,朝鲜的统一战略却要稳定和清晰得多。

  朝鲜始终认为,“和平方式无法使朝鲜半岛统一”(解密的1967年2月16日匈牙利外交文件记录的朝鲜高级官员对来访的匈卫生代表团谈话)因此军事斗争始终是朝鲜统一战略中首要选项。1950年曾付诸实施,未能成功。1975年受越南武力统一之鼓舞,欲再行启动,未果(见沈志华著中朝关系史)。此后南北力量对比失衡。1980年10月朝鲜提出“联邦制统一方案”,主张“照旧保留北方和南方现有思想和制度”,“北南分别实行地区自治”。显然,这是防止强势的南方“北上”的以攻为守策略。在这种背景下,朝鲜加速推进其核导计划,并于90年代中期实行“先军政治”,力求在军事上对韩取得优势,夺回统一主导权。2006年10月朝鲜试爆了核武器。2009年5月第二次核试后,朝鲜深信它已在军事上、心理上压倒韩国,于是这年7月朝鲜战争停战日朝鲜人民武力部长重提“以难以想象的威力给挑衅者以歼灭性打击,并一举实现统一”。此后,朝鲜提出了“圣战统一”的口号(2010年8月24日朝鲜领导人金永南宣称,朝鲜将“在核遏制力的基础上用自己的方式进行报复性圣战,无情地消灭侵略者,实现祖国的统一伟业”。此前8月1日《劳动新闻》刊文称将对韩国“在核威慑的基础上发动神圣的报复战争”。8月2日朝媒《我们民族之间》称,“在战争中我们失去的将会是军事分界线,而获得的将是祖国统一”)。

  韩国的“阳光政策”统一战略实施的环境和途径是半岛局势缓和,南北关系改善并进行人员物资合作交流。从这个角度看,韩国需要的是一个“友好的”朝鲜。而朝鲜“圣战统一”战略之实施,需要南北对抗和对峙,双方磨刀霍霍。因此,一个敌对的韩国更符合战略需求。在两种对立的统一战略的博弈中,双方极力以自己的战略破解和克服对方战略,将对方拖入自己的战略轨道。于是,在朝韩关系中便出现了许多精彩场景:双方拥抱时同族手足热烈非常,踢脚时你死我活凶狠无比,冷热转换不需要过程,诡谲多变无规律可循。因此,许多人看不明白,当双方拥抱时他们误认为“缓和已不可逆转”,欢呼“来之不易”;当双方踢脚时他们深感意外,茫然不知所措。其实,朝韩关系非常稳定,零和博弈始终未变。拥抱和踢脚都是战术的运用,是两种统一战略激烈厮杀的外在表现。

  “阳光政策”的实施需要南北双方积极互动,而“圣战统一”的推进则无须顾及对方的表现,完全可由单方面决定。这就回答了一个令许多人困惑不解的问题:在国际政治中,一般来说实力占优的一方掌控着双边关系的主导权,而在朝鲜半岛为什么与此完全相反呢?

  任何一方误判局势都将招致严重后果

  先说韩国。韩国方面可能的误判是,认为韩朝关系已出现不可逆转的改善,半岛和平已有保障,从而据此调整韩日、韩美关系,使半岛国际关系结构增加更多不确定性。

  1、 上个世纪初日本亡韩,使韩日成为百年宿敌。李承晚抗拒美国压力14年,拒不与日本握手,因为冷战时期韩有地缘资本。朴正熙冒着被指斥为“李完用第二”恶评于1965年与日本建交,是因为韩国的经济起飞需要日本的资金和技术。在朝鲜加速推进核导计划时,朴槿惠忍辱同日本签署有关慰安妇、情报保护两个协议,是因为她看到国际绥靖主义有可能使维护半岛无核化彻底失败,企望通过强化“美日韩三国同盟”维护韩国安全。2018年初朝鲜对韩发动外交攻势,实现一年2次“金文会”并签署2个有丰富内容的和解合作协议。韩国可能认为半岛局势已经不可逆转地改观,于是便废除了朴槿惠政府与日本签署的2个协议,韩日之间展开相互制裁贸易战,双边关系跌入建交以来最低谷。若韩日关系继续恶化,东亚国际关系结构出现变数,将为半岛局势动荡埋下伏笔。

  2、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7月溃败中的韩国李承晚政府便将韩军指挥权交给美军。1953年停战后美军驻韩,一方面是防止北方军队南下,另一方面也是控制坚决反对停战的韩国挥军北上。从这个角度看,停战后60年半岛无战争,美军驻韩是因素之一。韩国经济起飞以后自主精神勃发,1994年金泳三政府从美军手里索回韩军平时指挥权。但李明博政府上台后,拒绝按协议从美军哪里接收韩军战时指挥权,朴槿惠执政时又让美军携萨德系统进驻韩国。因为此时朝鲜已经拥有了核武器,他们对韩国单独面对“核朝鲜”没有信心,他们欲拖住美军为韩站岗。文在寅上台后为示“独立自主”,执意索回韩军战时指挥权。恰在这时,在美执政的是标榜“美国第一”、“美国不当世界警察”的特朗普。假如2023年实现战时指挥权移交,美国很可能从韩撤军,脱身他去。若此,半岛将出现1949年下半年的局面(苏军于1948年底撤出半岛北部,1949年6月美军从南部撤军,此时半岛出现朝韩单独对决局面。于是,1950年6月战争爆发)。果若如此,韩国无疑是图虚名受实祸。

  3、更重要的是,自2009年朝鲜进行第二次核试后,朝韩关系发生主客易位的变化。此前韩国可以凭借其经济优势居高临下对朝实施“阳光政策”,在南北关系中握有一定的主动性。自二次核试后朝方对其核武产生巨大信心,事实上也拥有了“把首尔变成一片火海”的能力,在军事上、心理上北方已居上风。并且,朝鲜已经拥有了破解“阳光政策”的法力,对韩国实施的“美人计”,它可以从容地做到收下“美人”,但不中计。这样,韩国的优势被消解。韩国方面对南北关系的这一重大变化似乎茫然无察,仍在一味地频施“阳光”,始终未能根据变化了的南北关系制定出更有政治智慧和远见的对北战略。正如今天人们所看到的,南北关系的失衡必然导致目前这种说炸就炸的局面。

  再说朝鲜。朝鲜方面有可能的误判是,对过去4年间在推进核导计划、对诸大国展开外交攻势中所取得的巨大军事和外交成就过于自信,低估特朗普政府为迫朝弃核采取军事行动的决心和能力。

  1、经2016年、2017年两年突击推进核导计划,朝鲜拥有了原子弹、氢弹,掌握了包括洲际导弹在内的多种射程的导弹和潜射技术,于2017年底宣布完成“拥核国历史大业”。朝鲜若以此认为,其“强大的核遏制力”及“打全面战争、打核战争”的强硬威胁,足以吓跑美国,迫其不再敢插手半岛事务,并放弃对朝敌视政策,从此朝鲜采取任何行动都将是安全的,那将是一个极大的误判。核武器的威力在于威慑而不在于使用。使用即自杀。而威慑的有效性在于对方认为你的威胁是真实的。但傲慢的美国人至今仍不相信朝鲜有能力把核弹扔到美国去,他们对朝鲜的核导从未认为是真正威胁。他们叫喊朝核威胁,迫朝弃核,并非出于恐惧,主要的还是出于意识形态因素,以及其“世界警察”角色所赋于的“职责”。

  2、经2018年、2019年两年成功发动外交攻势,朝鲜对大国外交取得空前成就。通过多次首脑外交,朝鲜成功地恢复了“朝中传统友谊”,核问题不再是双边议题。通过3次“金特会”,朝成功地与美国建立起政府间沟通渠道,消除了美国对朝动武的危险。通过对俄外交,使俄成为其在联合国的利益代言人,俄极力主张国际社会放松和解除对“核朝鲜”的制裁。更主要的是,朝鲜的外交攻势成功地瓦解了维护半岛无核化国际合作。若朝鲜据此认为,它成功的外交巩固了其对韩军事和心理优势,其核威慑已使韩国朝野陷入人质心态,朝鲜业已取得对韩采取任何军事行动的自由,正如其总参谋部6月16日所宣称的那样。若此,这肯定是误判。与此相关的另一个可能的误判是,一旦朝鲜对韩采取军事行动,地缘政治决定了,不论周边大国是否情愿,它都必然被拖入其中。

  3、朝鲜知道,美国是当今世界唯一有意志、有能力武力迫朝弃核的国家。但在当下,特朗普政府已陷入内外交困的绝境。疫情肆虐,美国经济已陷大衰退;战疫失当,特朗普遭广泛抨击;种族矛盾激化,美国社会分裂动荡加剧;选情不利,特朗普焦头烂额。更重要的是,中美对抗加剧,美国的欧洲盟友离心离德。朝鲜有可能认为,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已无力也无暇顾及半岛事态,更不可能对朝发动战争。因此,这给朝鲜提供了机会,它可以公开宣布对韩采取军事行动,启动半岛统一进程。若此,这又将是一个误判。

  如果朝鲜在上述误判下采取不慎重的行动,后果严重。这里主要是指,对韩采取军事行动,引起朝韩军事冲突,局面失控,或者是公开收回弃核承诺,继续进行核试射导,并开发新的战略武器,使特朗普认为“朝鲜欺骗美国25年”之后又欺骗他4年,特朗普必有激烈反应。

  在评估误判后果时,以下几点不可忽视。

  1、作为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有着注重承诺的“恶习”。有统计表明,他是践行竞选承诺率最高的美国总统。人们记得,2017年初特氏上台时公开宣布,朝鲜必须在其第一个任期结束前完成“完全的、可核查的、不可逆转的弃核”。现在其任期还有半年,特氏也许正在寻找机会践行诺言。

  2、韩美对朝核问题出现重大分歧,但韩美军事同盟是稳固的。朝鲜宣布将对韩采取军事行动后,韩美军方立即进行沟通协调,统一立场。6月25日,韩美国防部长联合声明,强调双边在朝鲜战争中结成的血盟关系,重申“坚定保持联合防卫态势”。

  3、特朗普内外交困,选情不利,这不会成为束缚其手脚的因素,也许相反,这会成为促使他采取对外军事行动,转移视线,扭转选情劣势的机会。在当下美国,太需要一场没有风险的有限军事行动,以凝聚社会,振作民心。假如这场军事行动是以“维护半岛无核化”或“保护盟国”名义发动,用高科技军事手段对战略目标进行打击,对选定的核设施进行清除,这将使美国人在自感占据道德高点的同时,还会让他们感受“强大美国”的喜悦,无疑会增加特朗普的支持率。

  据报道,自6月21日起,美国“尼米兹”号航母打击群与“罗斯福”号航母打击群开始在西太平洋集结并举行联合训练。中国央视军事报道称,上述2个航母战斗群,再加上部署在日本横须贺海军基地的“里根号”航母,“美国已将3艘航母前进部署在朝鲜半岛周边,这在2017年朝鲜发射洲际弹道导弹后尚属首次”。

  幸亏,2天后即6月23日,朝鲜宣布冻结其总参谋部的对韩军事行动计划。

  2020年6月29日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