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观察与思考

首页 > 学术与争鸣 > 观察与思考

张琏瑰:关于朝鲜核问题“双暂停”倡议的进一步思考

作者:张琏瑰

来源:钝角网

来源日期:2021年09月24日

本站发布:2021年09月24日

点击率:42次


       继9月11日和12日朝鲜试射其新研制的远程巡航导弹后,15日它又发射2枚铁路机动型短程弹道导弹,朝鲜在稳步推进其庞大的新武器开发五年计划。美国声称将做出反应。于是,有人重提“双暂停”倡议。“双暂停”是一项十分平和和平衡的设计,但若真地将之作为解决朝鲜核问题的路径选择,却发现其现实可操作性严重不足。

微信截图_20210923102903.jpg

9月15日,韩军宣布成功进行一次潜射弹道导弹实弹测试,同时监测到朝鲜从平安南道阳德郡向东部海域发射了两枚短程弹道导弹,弹道高度60公里,飞行距离800公里

  “双暂停”内容难定

  据解释,“双暂停”或叫“双冻结”是指“朝鲜暂停核导活动,美韩暂停大规模军演”。若想使之有实际意义,首先其核心概念必须清晰。但恰在这里一旦概念清晰,或歧义纷争,或谬之千里。

  例如,有多少军人参加才叫“大规模军演”?沙盘推演算不算?只有少量实兵参加的作战指挥机关电脑模拟演习算不算?等等。这些问题虽有意见纷争,但还不是最难的。因为这些军事活动是可见的和可核查的,且不论作何解释其本质并无差异。最难的是如何定义朝鲜的“核导活动”。定义不同,结果将有云泥之别。

  从理论上说,朝鲜的“核导活动”可有宽窄不一的两种定义。一是单指朝鲜的核弹试爆和导弹试射;二是指朝鲜核武器和导弹研发阶段的试爆试射,及研发阶段结束后转入常态性的生产制造活动,即朝鲜核导计划的全过程。

  如果“双暂停”或“双冻结”倡议中的朝鲜“核导活动”取前一项定义,问题就出来了。经2016、2017两年突击推进核导计划,2017年底朝鲜就正式宣布“业已完成拥核国历史大业”,其核导计划结束研发阶段任务,工作转入悄无声息的日常生产制造阶段。因此,2018年3月宣布不再进行核试验,5月炸毁了一条核试验用的坑道。在这一背景下实施狭义的“双暂停”,实际上是朝鲜继续进行核导生产制造,继续膨胀其核武库,美韩却停止军演,停止对朝施加军事威胁和压力。这时人们会发现,这一结果不正是朝鲜多年来努力追求的吗?对朝鲜来说,这叫“曲径通幽”,对半岛无核化来说这叫“南辕北辙”。

  如果朝鲜暂停的“核导活动”取广义定义,即朝鲜暂停其整个核导计划,包括研制和生产等所有活动,美韩仅仅暂停大规模军演,朝鲜定会认为得时失衡,断无接受的可能。如果美国及相关国家增加“补偿”,放松国际制裁,美朝改善关系,国际社会增加对朝鲜的经济援助等等,届时朝鲜也许会接受“双暂停”,甚至会坐下来签署一份协议(这仅仅是“可能”)。但问题又来了。国际社会支付的“补偿”是可见的、可核查的,有些甚至是不可逆的,如经济援助,而朝鲜暂停或冻结的核导活动,其主要部分是不可见的和可逆的。

  这样,仅凭朝鲜单方面口头宣布似乎难以获得认可。这就需要核查。但一旦涉及核查便陷入了死结。鉴于萨达姆的教训,在半岛局势没有发生重大变化之前,朝鲜不可能接受任何国际核查。在朝鲜看来,这涉及到国家主权和尊严,更与体制安全攸关。退一步来说,即使朝鲜接受了有条件的国际核查,问题也仍然没有解决。2019年2月河内峰会时,美国曾出示一份他们侦得的朝鲜核设施清单,内容多达40多项,但朝鲜仅仅承认其宁边核设施的存在。除非朝鲜作出重大战略性抉择,决心放弃其核国战略,接受美国“完全地、可核查地、不可逆转地放弃核武器”要求,否则国际核查也只能在政治和技术两道紧闭的大门前止步。

  为“双暂停”划定明确时限意味着什么?

  假如上述问题都顺利解决了,有关各方都诚实地履行了“双暂停”,接下来仍然没有一件事是省心的。

  既然是“暂停”,时间就不会很长。但这时间的长短期限如何定,以何为标准定,就是一件难事。我的一位媒体界朋友告诉我,他最初提出“双暂停”主张时,并不是将之视为一个独立的存在,只是让它为随后举行的谈判创造良好的气氛,并提供一段等候的时间,谈判进程决定着“暂停”的时限。

  坦率的说,这仍不能解决问题。假如事先不对“双暂停”确定明确的时限,以给谈判形成压力,谈判必然重蹈六方会谈失败的覆辙。六方会谈不定时限,时断时续空转六年,给朝鲜从容推进其核导计划提供了时间、安全和物质“补偿”,使之能在谈判持续期间进行首次核试验。当它2009年初宣布“永远退出六方会谈”时,它已经由一个无核国家变成有核国家。这次不能事先为“双暂停”确定明确的时限致使谈判拖延,后果将比六方会谈更糟。因为,在朝鲜业已拥有核武器的情况下拖延谈判时间,事实上就是对朝鲜拥核现状的维护,是在某种程度上对朝鲜“以放弃增量确保存量”战术的认可,是使朝鲜拥核合法性获得某种默认。

  但是,一旦为“双暂停”划定明确时限,实际上就把对抗双方置于了最后摊牌的境地,双方都面临着胜负零和选择。对于坚持半岛无核化一方来说,或是承认维护半岛无核化的努力彻底失败,投降认输,并承受由此引起的一系列后果;或是坚持既定目标,果断采取有效措施实现之。对于朝鲜来说,或是大获全胜,或是全盘皆输。事态发展到这一步时,双赢的机会已经错过了。

  这是一种宿命。当朝鲜核问题刚一出现时这种结局似乎就已经确定了。

  作者张琏瑰系朝鲜半岛问题专家、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