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观察与思考

首页 > 学术与争鸣 > 观察与思考

叶胜舟:金正恩或已暂停“核经并举”战略

作者:叶胜舟

来源:英国金融时报

来源日期:2021年09月25日

本站发布:2021年09月25日

点击率:98次


                

2017年10月7日,金正恩举行七届二中全会,确立“狠抓经济建设与核武力建设并举”的战略路线。2018年4月20日,举行七届三中全会,确立“集中一切力量进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新战略路线,实质取消了“核经并举”战略,为6月12日美朝新加坡峰会“急转弯”。


与特朗普河内峰会崩盘后,2019年12月28日至31日,金正恩举行七届五中全会,恢复“核经并举”战略,从而决定了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的历史地位,远不如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更谈不上深远影响世界。2021年1月5日至7日,他连续三天在八大作总结报告,制定了野心勃勃的五年经济和军事计划,可视为将“核经并举”战略升级到2.0版。

劳动党八届二中全会后,拙作《金正恩困境:“核武大跃进”与“经济大跃进”不可兼得》(FT中文网,2021年2月20日)已分析和评论,金正恩“核武大跃进”与“经济大跃进”齐头并举,但朝鲜国内环境(综合国力弱、民生欠账多)和国际环境(安理会和美国制裁、新冠疫情、国际援助锐减)难以支撑。金正恩正在进行更加艰苦的“苦难行军”,也在不断调整,可惜效果不佳,今年以来对政治局频繁动大手术只是表象,还有更深层次的矛盾。

危境:朝鲜高官与官媒逆向验证


朝鲜目前内外交困,金正恩多次公开讲话确认。7月24日,在人民军第一次指挥官及政治干部讲习会开班讲话时称,“我国革命面临的严峻困局”;7月27日,在第七次全国参战老兵大会上发表讲话时称,“史无前例的世界公共卫生危机和长期的制裁封锁所导致的困难和障碍,是不亚于战争的一场考验”;8月28日,向志愿报名奔赴社会主义建设繁重吃力战线的好青年们致贺信称,“目前,我们面临着建国以来最严峻的局面”。

朝鲜具体困难有哪些?严峻到什么程度?高官和官媒向来报喜不报忧,不会对外公开。检索朝中社官网置顶的“朝鲜劳动党总书记金正恩同志革命活动新闻”专栏、右侧“主要新闻”专栏,发现金正恩和金德训三个多月政务活动决非流水账,运用逆向思维进行开源实证分析,流露出很多蛛丝马迹,有不少新收获。

1.据朝中社9月3日相关通稿,第三次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四个议题为:国土环保管理、新冠疫情防控、增加消费品生产、搞好今年收获。反证对应四大困境,依次为:一、台风洪水暴雨等自然灾害严重;二、新冠疫情导致长期封锁边境;三、民生急需的消费品严重短缺;四、粮食严重短缺。

2.针对咸镜南道部分地区发生暴雨洪涝灾情,8月5日,金正恩指示由工兵部队尽快修复灾区被毁公路,紧急调用国家预备物资,保障救灾重建所需的主要材料,命令中央从财政物质上强力支援救灾重建。反证受灾严重且救灾缺少人力、物力、财力,金正恩必须亲自干预,明确指示动用军队、中央政府的储备和财力才能渡过难关。

3.朝中社9月3日一条电讯题为“国民经济一些部门成功完成了8月份国民经济计划”,点名表扬了四个部门:电力工业、机械工业、铁道省、蚕业丝绸工业。9月1日至今没有表扬其他部门完成8月计划,反证金正恩否决内阁批准的2021年计划后,2月10日召开八届二中全会四个小组协议会整改提出的高指标完成很不理想,对照朝中社2月11日通稿点名的冶金工业、化学工业、煤炭工业、开采工业、轻工业、建设建材工业等多数部门未按期完成生产任务。由金德训三个多月考察的行业反证,他频繁去一线督促进度、解决原材料供应不足等困难,显然内阁相关省解决很吃力,必须总理出面协调推进。

4.金正恩在八大报告中特别强调,冶金工业和化学工业部门是“自立经济的双支柱”,今后五年的中心任务分别是“大大提高铁钢材产量”、“大幅提高化学产品产量”。反证目前冶金工业、化学工业的生产很不理想,否则朝鲜官媒早就大肆拔高宣传,向“英明领袖”、“民族慈父”报喜了。

5.金德训三个多月尤其7月的考察活动,主要围绕农业生产和轻工业消费品,反证朝鲜的粮食和消费品已严重短缺,尤其秋粮收获之前的7-8月最煎熬,通常又叠加台风暴雨洪涝灾害。朝中社7月11日、18日、20日、24日金德训活动通稿隐含的信息(按:金正恩7月上中旬未报道政务活动,下旬2个活动与军队有关),反证幼儿的口粮和奶品普遍短缺甚于成人食品,否则总理决无必要每到一地都考察托儿所、幼儿园,而且具体讨论“幼儿奶品供应改善对策”。

解困:金正恩放出“四大招”

1.把国土管理工作确立为“落实党的经济政策中最优先的中心任务”。在第三次政治局扩大会议上,金正恩又提出高标准、严要求,“积极制定计划,以便至少在五年计划期间基本上完成治理河川、水土保持工程、维修堤坝和海岸防潮堤工程并进入正常管理阶段。”

朝鲜国力脆弱,财源枯竭,民生欠账太多,能否如愿对基础设施大投入,能否5年大幅提高减灾救灾能力,又得打个大问号。

2.下达消费品增产任务和粮食增产任务。金正恩在第三次政治局扩大会议强调,“轻工业部门增产大众消费品的任务,彻底完成五年计划的第一年任务”;“搞好今年秋收工作,一定要完成计划好的粮食生产目标的任务”,“实现解决人民粮食问题的重大突破”。

据朝中社9月5日电,上半年朝鲜各地大力开展“寻找新土地运动”,“积极推动农业生产”,点名表扬了江原道、咸镜北道、平安南道、平安北道新增土地的做法和成绩。

3.开展朝鲜式“上山下乡”减负减压。8月28日,金正恩向志愿报名奔赴社会主义建设繁重吃力战线的青年们致贺信,称赞“响应我们党要求青年奔赴山区、大海和垦区的号召”,“把首都市民身份证换成派遣证”。笔者第一反应就联想到中国1968年12月开启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

据朝中社8月27日庆祝青年节30周年的电讯,“遵循党的八大决议自愿奔赴艰苦吃力部门的青年和模范青年同盟干部等有1万名。”基于羊群效应,朝鲜报名和下放的青年将会越来越多,城市尤其首都的就业压力、粮食供应压力可相应减轻。

4.防范军心不稳,确保绝对忠诚。7月24日至27日,金正恩策划和组织人民军第一次指挥官及政治干部讲习会。朝中社30日通稿称,“建军史上首次召开”,与会主要对象为“各军种、军、师、旅、团的军事指挥官和政治委员”。看到这句时,笔者第一反应就联想到1962年1-2月中共召开“七千人大会”的背景和用意。前者与会对象开到全军团长、团政委,后者与会对象开到全国县委书记,两者平级。

7月24日,金正恩在开班报告中,“详细分析了各级部队和军政干部在贯彻落实党的军事路线和政策中出现的主要缺点及其产生原因”,间接解释了6月29日对政治局、军队高级将领大清洗的正当性和紧迫性。政治局委员、总政治局长权永进次帅随后作报告时号召,“竭诚拥戴又一位百战百胜的钢铁统帅、我们党和国家以及人民的伟大首脑──金正恩同志”,点明举办讲习会的意图是强化效忠最高领袖,说白了就是“金家军”必须紧跟“金家人”。

7月27日,金正恩在闭幕词中要求,“全军部队造就成为无限忠于、绝对服从于朝鲜劳动党领导的战无不胜战斗队伍。”所谓“无限忠于、绝对服从”党的领导,说白了以往是“无限忠于、绝对服从”他祖父、父亲的领导,现在是“无限忠于、绝对服从”他的领导,未来是“无限忠于、绝对服从”他儿子的领导。

金氏三代的情商和权术都很了得,对人性弱点的钻研和运用比较透彻,既有胡萝卜又有大棒,既有“精神原子弹”又有“物质原子弹”,向来擅长笼络人心和感情。最大的问题是过犹不及,过于精明和势利,有些人一眼看穿,有些人连贯起来也能看穿。例如:

7月25日,金正恩在讲习会上做“纲领性结论”,具体指明“给军人提供进一步改善的军人生活条件的对策问题”;28日晚,为讲习会举办宴会,三个政治局常委崔龙海、赵甬元、金德训出席,高官发言时纷纷歌颂金正恩“不仅为部队强化指明纲领性指针,而且向他们倾注终生难忘的莫大关爱和恩情,再次施恩为他们准备盛宴”;29日晚,为讲习会在三池渊剧院举办国务委员会演奏团专场演出。他需要持续犒赏效忠者,越紧跟越有机会获得权、位、名、利。

结论:金正恩或已暂停“核经并举”战略

劳动党八大闭幕后的八个多月,朝鲜经济民生未能改善,反而更严峻,金正恩频繁撤换高官,频繁对政治局动大手术,但于事无补。除了客观条件约束之外的首要主观因素,还是出在金正恩本人身上,过高估计自己能力和主观能动性,“大跃进”式贪功冒进。实践已经证明,被金正恩否决的内阁原2021年计划是务实的,召开八届二中全会是多余的,完成二中全会大幅拔高后的经济指标非常吃力。


所幸他没有硬撑三年,等到饿莩遍野时才痛下决心“政策急转弯”。以6月29日第二次政治局扩大会议对政治局尤其军队成员动大手术为标志,短短半年后他就明智地暂停“核经并举”战略,暂停八大制定的“核武大跃进”计划,先“经”缓“核”,着力解决民生问题。只是碍于自我“神化”和巩固统治的需要,他不能下“罪己诏”,只好不断更换高官作为“替罪羊”,急于求成冲出危境。如非年龄和身体原因,今年被撤换的政治局成员,今后仍有机会再次晋升,朴正天就是其例。

韩联社等韩媒多次报道称,李炳哲撤职、朴正天降军衔是因为“新义州防疫不力”,笔者不以为然。这事远不足以对军队高层动如此大手术,新义州所属的平安北道党委责任书记文景德、与防疫对口的保健相崔京哲未撤职,为何却将刚晋升八个月的两个元帅(李炳哲、朴正天)、刚晋升四个月的一个次帅(金正官)废掉,并赶出军队?

金正恩只是借题发挥,要让军队忍耐2-3年,为经济民生让路,顾虑老军头羽翼太丰,明服暗阻,不好使唤,更怕军心动摇、政权不稳。如果军队还跟不上他的“政策紧转弯”,“四帅”的最后一个次帅权永进非常危险,也将被撤职和赶出军队。金正恩需要元帅、次帅祭旗立威,无关他们的对错与忠诚。

朝鲜9月9日零时举行民间及安全武装力量国庆阅兵式,罕见地无正规军、无洲际导弹、无潜射导弹,平壤特别市和全国所有九道党委责任书记各带领一个方队接受检阅,向国内传递三个战略调整的信息:一、降低“先军政治”热度;二、强化忠诚团结共度时艰;三、运用民兵牵制军队。

国际战略调整更高明,先佯攻再后撤。9月11日和12日首次试射新开发的远程巡航导弹,15日首次试射铁道机动发射中程弹道导弹。前者是两年前立项和资金投入,后者是八大后新组建铁道机动发射团,两次试射都违反安理会多个制裁决议,实质依然是“核导边缘策略”的延续,企图讹美让步、放宽制裁。

朝鲜国土纵深浅,火车速度慢,铁道机动发射的威慑远不如俄、中。一个火车机头配两个导弹发射箱、四枚弹道导弹,因尾部有3000度以上的高温火焰不可能齐射,串射第一枚后很容易被美国卫星、雷达锁定和摧毁,其余三枚打不出,战力有限。真正衡量二次核反击实力的标杆是潜射洲际导弹,但朝鲜至今没有潜射北极星-4、北极星-5。以中国研制“巨浪”系列的艰辛和进度为参照,朝鲜今后五年内也不可能自主突破技术难关,潜射洲际导弹只是阅兵式上摆样品。

2017年10月至2021年6月,朝鲜的“核经并举”战略历经“确立-取消-恢复-暂停”四个阶段。先求生存再求发展,先提升国力再搞国防现代化,这是唯一正解。核武器拥有即可,防御用、吓唬用,不能当饭吃,讲究一个性价最优比,未必需要太多、太好。

8月27日,国际原子能机构发布朝核问题的报告称,朝鲜宁边核设施内5兆瓦核反应堆自今年7月起出现排放冷却水等重启迹象。近期韩国政府和媒体热炒此话题,要么鼠目寸光,要么别有用心。9月7日,青瓦台高官回应外交部第一次官(副部长)崔钟建“朝鲜重新启动宁边核设施不违反韩朝协议”的表态称,青瓦台也持相同立场。

文在寅理想主义、绥靖主义浓厚,将民族利益置于国家利益之上,乐于与金正恩兄妹合演“苦肉计”,甘心被“打脸”和虐为“人梯”,唾面自干、忍辱负重。他不足8个月就将卸任,所属执政党共同民主党的民意低迷,下届总统大选悲观。

中美在核不扩散有共同的核心利益和大国担当,所以大可不理不睬朝、韩的小动作和双簧,目前集中精力解决各自国内抗疫和经济复苏。2020年6月16日,朝鲜激烈地炸毁位于开城工业园区的朝韩联络办公室大楼,美、中、俄、韩、日等国冷眼相待,很快风平浪静,朝鲜炸劲很足,只是炸回起点,并未炸出新路。

今后8个月朝核问题维持现状,安理会和美国维持严厉制裁,一切接触都冻结无所谓。无论朝、韩如何出招,美、中几乎不接招,以慢制快、以拖带变。待2022年下半年全球疫情明显缓解、韩国新总统就任后拟订新的对朝政策(肯定不如文在寅政府友善),再商讨如何推动半岛无核化进程不迟,也不必急于达成共识,谈而不破、谈而慢成。

(注:作者为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