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国际中国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际中国

克里斯汀·李:中国如何提升其在联合国的领导力

作者:克里斯汀·李

来源:钝角网

来源日期:2019年09月21日

本站发布:2019年09月21日

点击率:276次


    多年来,9月举行的联合国大会(UNGA)年会一直是美国全球核心领导地位的体现。例如,美国奥巴马前政府利用过这个机会,在气候变化和难民安置等问题上敦促国际社会采取行动。但是,当各国总统和总理本周开始聚集在纽约时,他们将在一个正经历深刻变革的组织的主持下开展会议。美国已经放开了主导联合国发展的方向盘,而中国正准备抓住它。

  为了以符合中国利益的方式扩大其在世界舞台上的影响力,中国投入了大量资源,努力在联合国展现其领导能力,使其成为一个比美国更灵活、更有活力的替代者。仅在过去几年,中国执政者就任命其官员去领导联合国15个专门机构中的4个,而美国只领导了其中的一个。中国还提出了二十多条谅解备忘录,以支持其“一带一路”倡议,并结成了一个由非自由国家组成的联盟,以平息国际社会对中国在人权等问题上的批评。

  面对中国在联合国日益上升的影响力,美国仅以零敲碎打的方式进行回应,部分原因是华盛顿一直忙于调整自己与这个国际组织的关系。特朗普政府在短时间内更换了多位驻联合国大使,同时单方面将美国从某些联合国机构撤出,并在更广泛的层面上否定多边机构。

  然而,中国正试图使联合国偏离其创始原则,美国不能坐视这一点。一个由中国主导的联合国会导致美国在从防扩散到可持续发展等一系列问题上的价值观和利益不断受到侵蚀。如果特朗普政府真的想在战略上与中国竞争,就必须在这个最高的国际舞台上加强其竞争力。

  资金支持

  几十年来,中国在联合国的角色基本上是破坏者之一。通过这个国际组织,北京的主要目的是阻碍美国和其他民主国家将自由主义理念强加于世界其他地区。中国前领导人邓小平在1974年联合国大会上发表讲话,表达了中国这些行动背后的世界观,他谴责美国“徒劳地[追求]世界霸权”,并警告不要建立“任何国家的势力范围”。

1974年4月,邓小平副总理率中国代表团出席联合国大会第六次特别会议.jpg

1974年4月,时任中国副总理的邓小平率中国代表团出席联合国大会第六次特别会议

  但随着中国实力和影响力的增长,它对国际组织的态度也在发生变化。在今天中国领导人的领导下,中国已经改变了曾界定其在联合国的防御性作用。在去年的一次演讲中,中国领导人呼吁中国要“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体制改革。”

  在美国削减开支之际,中国对联合国进行了加倍的支持。例如,2011年,美国削减了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8000万美元的年度资助——约占其全部预算的22%。中国迅速填补这一缺口,承诺为这个组织的教育项目提供数百万美元的预算外支持。过去十年,中国政府向联合国提供的资金援助比过去增加了5倍,并在官方声明中宣称自己是“多边主义的捍卫者”。

  中国的出资赢得了喝彩——北京本可以利用这一点来保护自己免受外界对其国内政策的批评,并孤立台湾。但中国执政者提出了一个更为雄心勃勃的议程,为委内瑞拉和叙利亚陷入困境的威权者辩护,并宣称在尊重“主权”的原则下,应允许政府以内部安全的名义否定个人和少数群体的主张。中国通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Human Rights Council)批判“普世价值”的观念,强调“每个国家都可以根据本国国情选择自己的……人权保护模式”。简而言之,北京正在通过联合国这个平台使威权管理模式合理化。

  人才投入

  近年来,中国对联合国投入不仅仅是巨资,还有大量的人员。中国一直在采取系统性地努力让其官员填补联合国组织的领导职位。目前,担任联合国粮农组织、国际电信联盟、国际民用航空局、工业发展组织等专门机构负责人的中国人占四分之一以上。中国政府还在继续招募更多高素质的公务员到联合国工作。

  作为对其提供的资金、专业知识和人员的回报,北京希望联合国支持其外交政策,尤其是“一带一路”倡议。作为中国领导人提出的重大倡议,“一带一路”因为发展中国家提供必要的基础建设设施而赢得赞誉,但也因在经济可行性、环境保护和劳工权利等方面未能达到国际标准而招致大量批评。

  中国通过联合国来取得了这一项目的合法性和国际支持,也一直在努力使“一带一路”与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2030 Agenda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结合起来。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重点是减少贫困和可持续发展,“一带一路”建设同样符合《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就连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也在赞扬“一带一路”倡议的好处,而联合国在全力支持“一带一路”的同时,却很少调查其风险和局限性。

  美国面临的挑战

  尽管中国做出了努力,但许多联合国成员国仍对北京在全球事务中的领导地位持怀疑态度。皮尤研究中心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19%的受访者更喜欢中国而不是美国来领导世界。但是,由中国执政者的价值观和利益所塑造的未来正迅速到来,而美国仍有机会来阻止这一情况的发生。

  华盛顿方面应该避免中国在联合国体系中对自由价值观的淡化,尤其是在人权保护方面。美国应与理念一致的国家一道,重点防止中国在联合国文件中加入看似无害的意识形态术语,例如“合作共赢”、“人类命运共同体”和“国际关系民主化”。这样的措辞有意弱化了人们对普世人权的共识,美国官员应该发布一份公开的文献清单,解释这些术语是如何被用来以牺牲既定规范和价值观为代价,狭隘地推进中国寻求的利益。

  从长远来看,遏制非自由主义的价值观要求美国继续参与联合国事务,单方面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人权理事会等重要机构,只会让中国加强其影响力。相反,美国应该利用其影响力来推动联合国各机构的发展,或者至少避免给中国留下空缺位置。毕竟,美国作为联合国系统总体最大的财政贡献者,中国在这方面仍远远落后。

  然而,美国在向联合国提供人员方面落后了,它应该努力解决这一问题,扫清美国候选人进入联合国的障碍。美国人经常缺乏外语能力,或者被复杂的招聘程序吓倒。美国国务院可以通过为进入美国驻联合国使团的初级和中级雇员实施轮岗计划,并为进入这些计划的人提供强化语言浸入式课程,以帮助他们顺利适任。

  所有大国都寻求在国际组织内促进本国的利益,正如特朗普总统2017年在联合国大会上所说,“我将永远把美国放在首位,就像你们一样,作为你们国家的领导人,你们将永远、也应该永远把你们国家放在首位。”但放任中国在联合国追求其利益是具有风险的,因为如果北京成功地使联合国发展成它所需要的国际组织,那么,中国不会变得更像世界其他国家——世界其他国家将变得更像中国。

  作者系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亚太安全项目副研究员;本文译自《外交事务》官网,译文略有删节,原文链接:https://www.foreignaffairs.com/articles/china/2019-09-16/coming-soon-united-nations-chinese-leadership-and-authoritarian-values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