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江湖雀语

首页 > 网站介绍 > 读编往来 > 我们一同走过 > 江湖雀语

江湖雀语:今日新闻说毒地

作者:道宁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6年05月02日

本站发布:2016年05月02日

点击率:1659次


  *江苏常州外国语学校建在埋化学毒物的毒地上使学生中毒。被认定为:监管不严。

  *山东济南非法经营的二类疫苗,疑似导致接种儿童死亡,受到各地家长的抵制。

  *云南13年前招商引资,大干快上怒江中小水电,建成后送电困难,长期亏损,环境被破坏,如今发文叫停,改建国家公园。负责人称:过去正确,现在也正确。

  *我国造船能力足以满足全世界需求,目前已有40%闲置,一些企业已倒闭。

  *民政部已公布三百多离岸和山寨社团,多以世界、中华和中国相招揽,以便蒙骗。

  *广西、广东、安徽等地的假洗发水皆有乱真之防伪标志,其网购,四百元一万枚。

  *上海邮电局给路边邮筒粘上鹿角吸引用户,却被城管拆除。称:很不安全。

  *江苏南京博物馆将孔庙所在之朝天宫的广场,租给房地产商卖楼,被管理部门责罚。

  *昆虫博物馆展出我国唯一的含黄金甲虫标本。小学生问值多少钱,讲解员说不可以钱论其学术价值;而老师却追问,是否能用其提炼黄金,讲解员称:尚无此项技术。

  *广西北海为治理银滩脏乱差,建立围栏收费,因影响当地村民利益,被拆开另收费。

  *我国出国游目的地首推首尔,游客热衷换大量韩币,购买其化妆品和地摊便宜货。

  环境污染,举国五分之一是毒地。据称,每五粒米就有一粒铅超标;每十粒米则有一粒镉超标。这,难道仅仅是“监管不严”四个轻飘飘的字能掩饰过去的吗?究其实质,这是执政行为直接造成的。毫无疑问,毒地,是在中国执政层领导下的创造。

  然而,有毒的又何止于地。比如疫苗,非法经营已经造成死亡,还说不必惊慌,此等宣传岂非有毒?管理又岂非有毒?还有云南在怒江、金沙江、澜沧江、雅砻江等水流上建立的水电站,发出的电输送困难,投资亏本,环境受到破坏,动植物有因此灭绝的,甚至造成下游各国缺水,现在是被迫停止。可是,本应为此负责的人,依旧在吹“过去正确,现在也正确”,一付“墨索里尼永远有理,过去有理,现在有理,将来有理”的嘴脸,充分反映了在非民主的社会管理下,执政的毒况。再有,我国造船能力的过剩,不是由于不科学的领导有毒,还能是什么呢?其造船厂倒闭造成的巨大浪费,政府难辞其咎。

  可见,在我们这块毒地上,领导、执政、制度,甚至观念都是有毒的。

  所以,本来无所谓离岸与否,亦无必要山寨的社会团体,会变成卖高帽子、租大旗的骗人的集团。就连小小一瓶洗发水,也会买个防伪标志,贴上去骗钱。

  必须看到,在我们这个国家中,最有毒的还是对权力的痴迷和至高无上化。南京朝天宫门外的卖楼盘和上海邮筒上的鹿角,唯一的问题是危及了某些管理部门的权力。

  顺便指出,在我们中国人的心目中,权力和权利是不太分得清的。有权就有利,似乎已经成为常识,当然这是集体主义的基本原则之一。因此,不但权被推崇,就连利也水涨船高地被凸显出来,以至于许多老百姓宁肯中毒而谋利。这种观念,不但在中小水电的“过去正确”——脱贫致富上有所体现,就是在眼下常规的教育中也不缺乏。

  据了解,常州外国语学校的学生家长,曾经提出让学生不到校上课,来逼学校解决问题,但事到临头,自愿不到校的学生寥寥无几。连叫得最响的几位家长,也怕孩子不上课于己不利,而照样送孩子到校继续中毒。同样,到昆虫馆参观的小学生及其老师,更关心的是黄金甲虫的价格,及其体内的黄金,而非其在昆虫学上的意义。

  我们这个民族已经被唯权唯大的执政层和相应的制度,塑造成了唯利是图的一群,因此银滩会有政府与民争利,而百姓则唯利是从,就连对韩国的地摊货,也无力抗拒。

  噫嘻,权利熏心紧相连,神州中毒待救援;何当民主如春雨,洗净苍穹换地天。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