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拜登政府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外治理 > 美国观察 > 拜登政府

社论:拜登安内和外 先拼经济脱困

作者:社论

来源:台湾《经济日报》

来源日期:2021年02月18日

本站发布:2021年02月18日

点击率:40次


  美国国会去年底通过了特朗普的9000亿美元追加经济振兴法案,拜登上任总统才一个月又提出1.9兆美元的纾困法案,包括中低收入户发放纾困金、延长失业津贴、提供1.600亿美元防疫经费、改善疫苗配送及加强病毒检测等,但共和党不太支持。

  为此,拜登总统最近频打悲情牌,指出美国劳动市场仍持续低迷,1月失业率仍维持在6.3%的高档,可能要花十年的时间,才能走出就业困境。刚好美国商务部才公布去年第4季的经济成长率仅季增1%,远不如第3季的季增33%,复苏动能明显减弱,全年经济负成长3.5%,比2009年金融海啸后经济萎缩2.5%还要严重,也是1946年以来最差表现,摆明要特朗普和共和党承担经济衰退的责任。

  企业界对于拜登政策的反应则呈现分歧。产业协会和大型企业高阶主管大致乐见扭转前朝的政策,包括重返《巴黎气候协定》、重新加入世界卫生组织及放宽无证移民取得公民权等;大企业游说团体也表态要成为新政府建设性的合作伙伴。但是立场偏向共和党的美国商会警告拜登,在此经济复苏最脆弱的时刻,最好不要提高企业税或提高最低薪资等管制措施。

  由此可知,拜登在内政上面临的最大难题就是:一方面要短期纾困,解决贫富差距扩大,完善基础设施,需要更大规模的财政支出,从而使财政赤字雪上加霜;另一方面只能透过对富人加税,包括科技公司的企业税率将从21%提高到28%,对年收入超过40万美元的人加征税收,将最高个人收入税率提高至39.6%,对年收入超过100万美元的美国人征收资本利得税等,不但会得罪支持拜登的科技业界,且因税基狭窄而难以填补急遽扩大的财政缺口。加税花钱又形成“更大的政府”,在意识形态上很难获得共和党的谅解和支持,可能进一步扩大对立。

  在对外经贸关系方面,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和单边主义,造成盟国疏离,轻启美中贸易大战又搞到美国得不偿失,彭博报道甚至以“中国赢了特朗普的贸易大战,并让美国人付帐”,狠狠打脸特朗普。最令人吃惊的是,美中贸易大战让东协取代美国,成为中国的第二大贸易伙伴,进而扩张了中国对全球的出口;对中国货物加征关税,提高美国制造的商品成本,反而使美国对全球出口减少。中国并没有因为关税而降低售价,最后是美国的公司和消费者在支付关税,美国国家经济研究院统计,关税使得美国消费者损失了168亿美元的所得。

  特朗普说会把工作机会带回美国,让铁锈带复活,结果工作机会最后还是移到海外,关税保护只是拖延一点时间而已。结果是美国的国内生产毛额(GDP)在2018、2019年减损了0.08个百分点,中国在同一期间只减少了0.3百分点。联合国贸发会统计显示,去年外商对美国的新投资(FDI)锐减49%至1.340亿美元,且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就已开始;但一直排第二名的中国,去年FDI小幅成长4%至1.630亿美元,获得的外人直接投资比世界上其他国家都要多,首度挤下美国。所有经济数据都指出,特朗普经济学实在是一败涂地。

  因此,拜登的财经政策底线就是不要重蹈特朗普的覆辙,策略上则重于“安内和外”,也就是内政上先促进社会安定,两党合作,在国际关系上寻求各国和谐的前提下,赶快通过钜额的纾困法案,摆脱疫情的纠缠,以促进经济快速复苏为首要目标。

  至于财政赤字遽增、通货膨胀风险提高和贸易逆差恶化等问题,就只好等经济明显复苏之后,才有心力严肃处理。换言之,除非今年经济呈现明显复苏,拜登的租税政策恐怕在明年之前都难以上路,也不会躁进重启贸易冲突。唯一可确定的是,特朗普经济学自此已被丢进历史的垃圾桶。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