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安全治理

首页 > 中国治理 > 专项治理 > 安全治理

刘洋:魏则西之死捅破“邪恶故事”的窗户纸

作者:刘洋[普通作者]

来源:新浪极客

来源日期:2016年05月03日

本站发布:2016年05月04日

点击率:2340次


  导读:魏则西的死牵扯出百度竞价排名、莆田系、部队医院科室外包、监管漏洞各种医疗乱象。

  魏则西想过自杀,但他却以更糟糕的方式离开。

  2014年4月,魏则西检查出滑膜肉瘤。一种恶性软组织肿瘤,五年生存率是20%-50%。当时他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读大二。

  2015年8月,他已经是癌症晚期的21岁年轻小伙子了。他在知乎上发帖提问:“二十一岁癌症晚期,自杀是否是更好的选择?”

  那时候,他做完4次在北京武警二医院的生物免疫疗法,没有达到预期效果。这个疗法曾被他和父母视为救命稻草。

  2016年2月,知乎上有人提问:“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魏则西将这根“救命稻草”的故事作为回答。

  医院,是在百度上搜的,排名领先。疗法,“说得特别好”。

  结果却是百度医学信息竞价排名,生物免疫疗法是被国外临床淘汰的技术。这些在魏则西去世之前,他都知道了。

  救命稻草的故事,最终变成一个毫无就医尊严的邪恶故事。

  带着这个邪恶的故事,魏则西在今年4月12日去世了。

  20天后,魏则西的发帖下面还有人留言。因为他的就医过程,牵扯出百度医疗竞价排名、部队医院外包、莆田系、医疗监管漏洞······太多的医疗乱象浮出水面。

  魏则西骨灰已埋入地下,那上面会结出什么样的花?

  “当时根本不知道有多么邪恶”

  魏则西在知乎上的发帖

  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

  2016年2月,魏则西在知乎上回答了这个问题。

  他说自己2014年4月检查出滑膜肉瘤,目前除了最新研发和正在做临床实验的技术,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

  他曾经模拟医生如何告诉自己病情:““小伙子,你身体里长的那个包块是滑膜肉瘤,一种恶性肿瘤,也就是所谓的癌症。五年生存率是20%-50%,不过你已经三期了,概率会小一些。但你这么年轻,又这么有活力,活下去的希望还是不小的。”

  他说要是医生直接这么对他说,自己“精神崩溃或者自杀的可能性相当不小。”

  一边在西安交大第二附属医院住院,魏则西和父母一边全国各地的求医问药。

  “北京,上海,天津,广州的各大肿瘤医院都说没有希望,让我父母再要一个孩子吧。”

  通过百度搜索,他发现了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的生物免疫疗法。

  2014年9月至2015年7月,魏则西先后在这里进行了4次生物免疫疗法的治疗。

  这段治疗,让魏则西感到自己被骗了。

  他在帖子里说:“百度,当时根本不知道有多么邪恶,医学信息的竞价排名,还有之前血友病吧的事情,应该都明白它是怎么一个东西。

  可当时不知道啊,在上面第一条就是某武警医院的生物免疫疗法,DC,CIK,就是这些,说的特别好,我爸妈当时就和这家医院联系,没几天就去北京了。”

  “魏则西百度推广事件”发酵后,百度于4月28日和5月1日两度回应。

  第一次,百度回应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一家公立三甲医院,资质齐全。

  这次回应招致网友质疑“一句资质齐全就能开脱了?”

  第二次,百度回应,正积极向发证单位及武警总部主管该院的相关部门递交审查申请函,如果调查结果证实武警二院有不当行为,百度全力支持则西家属通过法律途径维权。

  即使百度副总裁王湛因违反职业道德行为规范,损害百度利益,被百度开除。舆论却是“一出事,最多甩个副总来背黑锅。”

  一直被诟病竞价排名的百度,在魏则西事件后更失人心。

  网友说,百度的竞价排名,收钱之后,人为干涉搜索结果,使得恶人能够更加方便地作恶。还有人说,“百度控制着普通人接触信息时代的入口,却把路标指向邪恶欺骗的世界。”

  此去北京 生死难料

  网友截图北京武警二院在百度搜索中曾经的显示情况

  魏则西之死 捅破“邪恶故事”的窗户纸

  2014年9月,被查出癌症5个月后,魏则西和父母满怀希望来到北京。

  在医疗领域,百度和莆田系渊源已久。连接他们的纽带就是竞价排名和大量的医疗广告。

  莆田系是莆田人所辖医院集合的简称,以男科、妇科、不孕不育、整形等专科民营医院起家。

  魏则西在百度上搜索到的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则与莆田系有关。

  《一个死在百度和部队医院之手的年轻人》扒出北京武警二院的注册人单位是“康新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柯莱逊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是武警二院细胞免疫技术的支持者。

  康新公司和柯莱逊公司的老板都是莆田人士陈新贤和陈新喜兄弟。

  在北京武警二院,魏则西“见到了一个姓李的主任,他的原话是这么说的,这个技术不是他们的,是斯坦福研发出来的,他们是合作,有效率达到百分之八九十,看着我的报告单,给我爸妈说保我二十年没问题。”

  北京武警二院是一家三甲医院,又是部队医院。这增加了魏则西的信任。

  “我们还专门查了一下这个医生,他还上过中央台,CCTV 10,不止一次,当时想着,百度,三甲医院,中央台,斯坦福的技术,这些应该没有问题了吧。”

  魏则西在这里总共治疗4次,他曾写到最后一次去北京治疗,“此去北京,生死难料。”

  花费20多万后,治疗没有明显效果,并且转移到肺。“医生当时说我恐怕撑不了一两个月了。”

  李主任也改口了。“治好是概率事件,他们从来没有向任何人做过保证。”并且还劝魏则西接着做。

  欺骗对于肿瘤病人而言代价太大了

  魏则西的葬礼

  魏则西之死 捅破“邪恶故事”的窗户纸

  有着北京的三甲医院、部队医院身份的北京武警二院,抖落出另一个真相,部队医院科室对外承包。

  管理北京武警二院的康新公司,旗下还注册着其他多家以生物免疫治疗为特色的肿瘤专科医院。其中不乏以细胞疗法为特色的“公立医院”。

  美容整型、牙科、性病生殖等,部队医院大量的盈利科室大部分都外包给莆田系。

  魏则西没有体力弄清楚这些医疗乱像背后的利益关系。

  最后,还是知乎上的一个美国留学生网友帮助他查找,得知“生物免疫疗法“在国外因为效率太低,在临床阶段就被淘汰了,现在美国根本就没有医院用这种技术,可到了国内,却成了最新技术,然后各种欺骗。”

  结束了这段被骗的治疗经历,“找到了真正靠谱的技术,家里却快山穷水尽了。”

  国内已经没办法治疗,国外实验组也拒绝接受魏则西治疗。

  魏则西在知乎上陆续发布很多感想和经历,这次被骗的经历,他只提到过两次。说“希望我的回答能让受骗的人少一些,毕竟对肿瘤病人而言,代价太大了。”

  魏则西的母亲曾告诉《新闻极客》,最初得知生物免疫疗法能保命20年,“我们高兴地不得了,回来就四处筹钱。”“像唯一的救命稻草。”

  当魏则西知道肿瘤转移后,“第一个念头还是要去做生物疗法,他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那儿了。”

  在魏则西母亲的表述中,知道真相后,只有轻描淡写的一句“才特别生气。”

  生命最后一段时光,魏则西要依靠一粒相当于20mg吗啡的奥施康定,换来珍贵的“不怎么难受的时间”。

  这是网络上可查到的魏则西最后一次编辑发帖,是在今年4月8日,去世前5天。

  “大概还有两个小时,药效就过了,我想静静的搂着爸爸妈妈,就不写了。”这个帖子的最后,他说,“我现在唯一的请求只有一个,知道我们一家三口出路的朋友联系我爸妈。”

  (新浪《新闻极客》 刘洋 综合报道)



人民日报评论:魏则西之死 拷问企业责任伦理(2016年5月2日)

    今天,一篇关于搜索和医院的网文,在各个媒体刷屏。
    
    被查出患有“滑膜肉瘤”这种罕见病的大学生魏则西,辗转多家医院,病情不见好转。后通过百度搜索找到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在花光东凑西借的20多万元后,仍不幸去世。魏则西生前曾在知乎撰文,详述此次经过,并称这种生物免疫疗法,在国外早已因为“效率太低”而被淘汰了。据报道,该院也并没有如宣传中那样,与斯坦福医学院有合作。
    
    习近平总书记在前不久召开的网信工作座谈会上强调,办网站的不能一味追求点击率,开网店的要防范假冒伪劣,做社交平台的不能成为谣言扩散器,做搜索的不能仅以给钱的多少作为排位的标准。此次让“做搜索的”再度成为靶心的,正是竞价排名。
    
    今年1月初,百度因“卖吧”事件而广受质疑。本是病友们自助平台的贴吧,被百度卖掉,那些处于危境中的病友们痛失交流平台,甚至上当受骗。事后,百度公开承认“(卖吧)暴露了我们在贴吧商业化运营管理上的失职,和对吧友声音的忽视”。时隔不过3个月,百度再次身陷舆论漩涡,不能不让人叩问:这是偶然还是必然?
    
    目前,百度已两度回应魏则西去世事件。先是称“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是一家公立三甲医院,资质齐全”,继而表示“正积极向发证单位及武警总部主管该院的相关部门递交审查申请函,希望相关部门能高度重视,立即展开调查”。在涉事医院尚未发声的当下,在众议鼎沸之际,惟有监管部门及时介入,通过彻查该事件,真相才能逐渐浮出水面。
    
    英国作家维克多·费兰克认为,每个人都被生命询问,而他只有用自己的生命才能回答此问题;只有以“负责”来答复生命。因此,“能够负责”是人类存在最重要的本质。那些被生命询问的企业,尤需留存责任。基于对企业的信任,亿万用户使用搜索、创建贴吧,企业有责任善待这种信任,更有义务承担社会责任。
    
    能力越大,责任也越大,大企业当有大责任。这种责任,不是不作恶,也不是面对恶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是坚守企业伦理,在自身发展的同时思量,该如何饮水思源,回报社会。将贴吧卖给生意人更能有利可图,开发竞价排名则可坐地生财,问题是,如果只追求经济效益而忽略社会效益,如果挥霍信任、丢掉责任,企业还能走多远?
    
    网联网企业如此,其他企业亦是如此,医院更是如此。南宋名医张杲说过,凡为医者,须略通古今,粗守仁义。绝驰鹜利名之心,专博施救援之志。如此则心识自明,神物来相,又何戚戚沽名,龌龊求利也。其实,求利很正常,但是不能见利忘义,面对孤苦无助的患者仍然利欲熏心,谈何宅心仁厚?
    
    不同于一般信息的竞价排名,医学信息的竞价排名与患者生命健康息息相关,更需规范、严谨和合法。毋庸讳言,曾有无良医院通过竞价排名而发横财,不仅谋财,而且害命。毕竟,如果病情危急的患者轻信吹嘘,除了钱包被掏空,更因贻误救治而死于非命。“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当竞价排名联姻惟利是图的医院,谁能分得清谁的责任小一些?
    
    只有富有爱心的财富才是真正有意义的财富,只有积极承担社会责任的企业才是最有竞争力和生命力的企业。企业不作恶不是底线,承担责任才是底线。从卖吧事件到魏则西去世事件,共同提出的命题就是企业该如何承担责任。很显然,一个企业的价值,不只体现在拥有多少市值,更体现在如何造福民众,多大程度受人尊重。
    
    互联网企业更该思忖的是,如何更好地重塑价值观。如果仍然被动应对质疑,而不能理清责任链条,拧紧责任螺丝,彻底内部整饬,结果就可能如网友所称的,让人们对互联网世界失去信任、对技术失去尊重。唯有“坚持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并重”,才能形塑风朗气清的网络生态,让网络技术回报社会、造福人民。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