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往事不如烟

首页 > 中国治理 > 治理史鉴 > 往事不如烟

新凤霞:我和溥仪

作者:新凤霞

来源:文学报

来源日期:2019年10月22日

本站发布:2019年10月22日

点击率:191次


溥仪是个悲剧人物,也是个喜剧人物。在回忆“文革”时期往事时,评剧表演艺术家新凤霞叙述了与溥仪一同在全国政协劳改队劳动、生活的日子,这位曾经的末代皇帝在荒唐年代里的尴尬、可爱、认真和心酸跃然纸上。

皇帝说劳动光荣

我母亲是贫苦出身,父亲比她大16岁。她是个童养媳,不识字,可是性格直爽讲义气。我14市场岁就跟着母亲走南闯北流浪江湖卖艺。母亲胆大、有骨气、讲理,热心帮人,在戏班里是有名的“好妈妈”。

母亲知道我跟沈醉、溥仪一道劳动,母亲就想着见见这位宣统皇帝。

母亲专门去政协后院找我,我替母亲介绍了沈醉先生,母亲知道沈醉在“文革”中因为叫他证明我是特务,要他签名,因不签名挨了打。母亲感谢他说:“你是个好人,没有害我女儿,还为了我女儿挨打受骂,我谢谢你……”

我又为母亲介绍皇帝溥仪,皇帝恭恭敬敬向我母亲行礼说:“大妈你好……”

母亲双手摆着说:“不能这么说呀!可是折了我罪呀!您是大人物,当过皇上的人,叫我大嫂、大姐哪行啊!现在不是时兴叫同志吗?就叫我同志吧!再说你是改造好的新皇帝了!”

皇帝摇手说:“不……不是皇帝,是个新人,社会主义的劳动公民,我被改好了。”

母亲看见皇帝这么随和又诚恳,她高兴地对沈醉、溥仪说:“是新人了,我也一样,旧社会我13岁当童养媳,现在我在街道食堂当厨师,人家劝我说:你别干活儿了,你闺女成了主演了,你在街道干活儿不丢人吗?我可不那么想,不吃闲饭,劳动光荣。我老头子是卖糖葫芦的劳动人哪!”

皇帝听说糖葫芦,问:“大嫂子糖葫芦?”

母亲用手比划着说:“是一串串的蘸糖的山楂!”

皇帝好奇,又问:“我在宫里吃过糖葫芦,那是一个山楂果装在玻璃盒子里,为什么你说一串串的?”母亲说:“那是宫里讲究门面,平民百姓是吃大串的,实实在在。”

皇帝点点头说:“劳动人民实在很好,我就是要向劳动人民学……”

母亲笑着说:“你们这不很好吗当皇帝的,当特务的,现在都是自己劳动,挣钱吃饭硬气是不?”

皇帝双手挑着大拇指说:“是……我现在才觉得心里舒服,不吃人民的血汗饭了,最有知识有本领的是在人民当中啊!”

我母亲说:“我大字不识是睁眼瞎,可是我能干活儿能劳动,就是光荣的,有人常问我:你女儿新凤霞怎么样了?我回答:劳动了!劳动不丢人,白吃饭才丢人呢。您当过皇帝,是读书、识字、有学问的人,您说对吧?”

皇帝听了高兴得像个小孩儿,他说:“今天看见新凤霞的母亲才知道平民的老妈妈也是这么懂道理哟!才是真有学问了,我谢谢您了!您给我又上了一课。”

皇帝自己想着笑着,忽然看管人向他走来大声呵斥:“你怎么?大伙都干活儿了,你为什么四两半斤软磨硬泡的?这算你改造好了吗?就得惩罚你们,快去吧!”

皇帝慌忙跑去,母亲看这情况不好,赶快走了。

我跟皇帝说:“劳动是光荣,他们说这是惩罚,咱不心服?他才得好好改造!”皇帝吓得说:“忍吧!和为贵,忍为高!无知呀,很可怜!他们才是吃闲饭了,咱们是真正劳动人民,劳动光荣。”

皇帝口袋里的两张纸

我和沈醉、溥仪、杜聿明、杜建时在全国政协后院劳动,是对我的照顾,我是中国评剧院派去支援他们劳改队的。我很高兴去,因为这群人都很和气,又都是男人,唯有我是女人,肯定会照顾我。他们也都很随便,看管的人也睁一眼,闭一眼,干活儿时间不多,也不累,休息时也可随便说笑,赶上和气的看管人,还跟我们一起聊天。

沈醉爱说爱笑,也会干活儿,在一次休息时,沈醉对皇帝溥仪说:“咱们劳动干活儿,饭吃得多,身体也好,吃饱说说笑笑。啊!老溥,你是咱们这个队里最有名气的人。”

溥仪笑了笑说:“屎壳郎坐上大轮船。”

杜聿明惊奇地问:“什么?”

溥仪说:“臭名远扬了。”

“哈……”大伙都笑了,这句俏皮话说得多么有意思呀!

皇帝笑得前仰后合,他得意地说:“咱是新人要讲新话了。”

沈醉又逗皇帝说:“皇帝不单平民化,还有了新文化了。”

杜聿明慢条斯理地说:“老溥是有新文化,又有平民化,他娶了个平民妻子,又在文化俱乐部北京有名的文化厅结的婚,还去了很多文化人哪……”

文化俱乐部,这个地方是当时北京很有名气的文化人聚会的地方,这里在以前是欧美同学会的旧址。我当年也是在这里结婚的。

皇帝笑着神秘地从制服口袋里拿出两张纸来,可是又怕大伙看,又有意地躲闪着,双手把纸收进口袋里了。沈醉热情,也痛快,小声说:“嘘……别这么躲躲闪闪,叫看管人看见要遭难哪!”皇帝听了,害怕地从口袋里慢慢拿出来两张纸,原来是他结婚时万枚子送他的诗。那时皇帝最大的安慰是有了一个新的家,因此他把这诗抄写在纸上,带在身边当他的护身符。当时最忌讳纸上写东西,被看管人看见就说是写反动的什么……皇帝拿给我们看,我说:“万枚子先生我认识,他是最热情也最爱写诗的有学问人……”

但为了这两张纸,可真是招了事,监督看管人注意到了,大声叫:“溥仪,你过来!……”

溥仪吓得哆哆嗦嗦连脚步都迈不出去了,看管人狠狠拉他的胳膊,说:“你写的什么反动言论?拿出来!快拿呀!”

皇帝吓得不敢回答,也不敢动,我们在一边觉得这人太老实了,拿出来也没有关系。

看管人问:“你们快揭发溥仪,不许互相包庇,订攻守同盟啊!他写了什么?为什么不敢拿出来见见天日,一定是反动的!为什么他不敢交出来?”

沈醉这人可真是脑子快,他说:“是溥仪结婚的诗,”回忆当年祝大婚,清心涤骨做新人!“……”一下子大伙都轻松了,看管人相互看看点点头,伸手向皇帝说:“行了,你拿出来,要不拿就是见不得人反动的。”

皇帝从口袋里拿出来交给了看管人。看管人翻过来调过去看看笑笑,扔在皇帝面前说:“你这个封建皇帝还有点人情味呢!”看管人说完就走了。

沈醉说:“老溥,你快拾起来呀!”

皇帝看看不敢动,沈醉帮他拾起替他装进制服口袋,皇帝向沈醉深深鞠躬说:“谢谢沈先生,你真好!”

我们大伙也都笑了。大伙端起各自的碗喝茶,总算没惹出批斗祸来。

皇帝抬煤

在劳动中也可建立友谊,我是有感受的。记得在政协后院抬煤,我和皇帝溥仪一组。两人抬一筐煤,他高我矮,用手提筐,他得弯着腰,用一根木棍抬,他手没有劲,我们两人商量用一根扁担抬。皇帝他真笨,反应极慢,又不用头脑成了习惯,碎煤末子装筐,用铲从煤堆铲起装进竹筐,再把扁担穿进竹筐绳子套,抬起来走。

皇帝根本不会铲煤装筐,但他很努力,一铲铲地在煤堆上乱搅,煤末子撒在地上更不好装筐了。我和他抬筐可是不容易呀!一根扁担一头在我肩上,一头在皇帝肩上,他在后我在前,他高我矮,煤筐在扁担中间,走起来这个筐自然向矮处滑,我是越走越沉,皇帝眼看着扁担滑溜到我这头,他说:“不行了!怎么办?先别走了……”

我也感觉到了,我转过头对皇帝说:“你用手拉一下筐子,就不会向我这边滑了,快拉……”

皇帝在后边看得见,我在前边当然看不见了,他问我:“怎么拉?拉不了啦!别走了!”

我停了脚。又加上煤筐在我这头特别沉,扁担头滑下去了,一筐煤末子全都撒在地上,撒了我们两个一身,鞋,袜子都灌了煤末子。

我又跟他一起把煤末子重新装进筐里,我让他拿把铁铲铲成一堆。这活儿他能行,但总是慢慢腾腾,磨磨蹭蹭的。我也知道他实在不会干活儿,只能耐心合作。皇帝是非常爱出汗的,他笨手笨脚,真用力,满头大汗!不嫌脏,不怕累,任劳任怨,谦虚有礼貌,使人同情他。

干活儿中间休息是可以的。我们两人并肩坐在阴凉的台阶上,皇帝这时问我几句话,我对皇帝转变了看法。他说:“我不太好意思问您,因为我家里内人她老是让我问问您,可是不大好说……”

我问:“您说吧,什么事不好问呢?都在一起劳动、一起吃饭,患难中的朋友还有什么不好问呢?您说吧?”

皇帝鬼头鬼脑的神秘样子,声音又小了些,我理解,在劳动改造中是要注意看管监督我的人,闲聊也要小心些。他严肃又诚恳地说:“我能问问您的男人吗,要不能问,我就不说,因为我现在方懂得有了家人的重要……”

我听了,差一点笑出了声,我坦率地对他说:“你真有进步了!能关心人这是多么大的进步!您问我丈夫,我感谢您!您问吧,我都能回答您……”

皇帝又强调说:“因为我知道您的丈夫……他……”

皇帝声音更小了,用眼四周斜视看,我说:“不要紧,他也是被审查对象,不在北京,他在河北干校……”

皇帝好像放松了点胆子,他又问:“您丈夫会劳动吗?”

我说:“他爱干活儿,他虽是书香门第出身,但他从小就养成爱劳动的生活习惯,因此我对他一切都放心。”

皇帝感叹地说:“唉!我这一辈子啊!从小就给废了呀!”伸出自己两只手,眼看着难过,唉!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说:“这双手也是肉长的,怎么干什么都不行啊!”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