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文革之鉴

首页 > 中国治理 > 治理史鉴 > 文革之鉴

首家“文革博物馆”揭开面纱

作者:刘志明

来源:凤凰周刊 2005年14期(总183期)

来源日期:2005年06月25日

本站发布:2005年06月25日

点击率:1495次


  2003年,《凤凰周刊》曾率先报道:广东汕头市澄海区塔山风景区,建大陆首家民间“文革博物馆”,称其“借山水之势,筑反思‘文革’之景”。

  塔山位于汕头市澄海区东北方约11公里处,由风景优美的几个小山峰组成,从1996年起,塔山陆续建起以纪念“文革”为主题的“碑廊铭史”、“冤茔长青”、“恸石志恨”、“宝塔思安”、“明镜鉴史”、“石笔书史”、“警钟长鸣”等景点,形成塔园景区。那时的塔山,严格地说,还只是一个以“文革”为主题的游园。

  2004年春,塔园景区开始动工修建真正意义上的“文革博物馆”。2005年4月27日,《凤凰周刊》记者在塔山看到,一座外形极似北京天坛的“文革博物馆”,已在原有的“文革”景点间拔地而起,并公开对外开放。

  从民间发起到官方“认可”,从琵琶半遮到坦然面世,汕头“文革博物馆”破题历经八年。

    “文革”幸存者倡议建馆

  “文革博物馆”的倡议与落成,源于汕头一些退休老干部。这些“文革”浩劫的幸存者,以民间名义募资修建此园。而彭启安,是这些老干部中最为出力者。

  彭启安,广东省原澄海县人,曾任两届汕头市政府常务副市长、市委常委。1994年担任政府顾问,1999年正式退休。这位老人与这座“文革博物馆”之间的联系,最初却看似偶然。

  1996年,汕头市澄海区要在塔山修建旅游景点,请彭启安前来指导。

  澄海区即原澄海县,曾是“文革”浩劫重灾区,武斗死难者400多人,伤残者4500多人。而塔山的所在地莲上镇涂城村,“文革”中,就曾发生过著名的“南徽事件”:1968年7月13日,南徽大队和涂城大队少数群众发生冲突,澄海县革委会、军管会当天即发出《对苏南南徽事件的表态》文件,把这一冲突定性为“涂城进攻南徽的反革命事件”,于17日组织弹压涂城群众,导致涂城等地群众死亡22人,南徽群众亦死2人。

  全县400多位死难者中,有71人后来葬在塔山山坡上,其中涂城村24人。

  1996年,彭启安在塔山考察时,无意间发现了这些乱坟,他当即产生一个念头:能不能在这里建一个纪念性的东西?

  彭启安萌生这样一个“创意”,其实并非偶然。彭启安本人就是“文革”浩劫的幸存者,对“文革”劫难有亲身体会。“文革”期间,彭启安任广东揭阳县县委副书记,以“死不悔改的走资派”和“余锡希、林兴旺反革命集团黑干将”两项罪名,挨批斗300多场,蹲监狱3个多月,县革委会上报要枪毙的5人中,他排在第2位。

  而葬于塔山的71位遇难者中,就有彭启安的五哥林华。林华曾任澄海县一中党支部书记、校长,“文革”中被活活打死,时年46岁。

    “玫” 与“菊”的演化

  揣着这个想法,彭启安去征求当地一些老干部的意见。这些老干部都是“文革”受害者,他们对彭启安的建议普遍赞成,但也心存顾虑。彭启安说:“他们怕弄不好,被人家抓住辫子。”一位曾经担任汕头市政协领导的老干部建议道:你可以在乱坟上,种一些玫瑰与菊花嘛。

  在当地人讲的潮州话里,“玫”与“文”同音,“菊”与“革”同音。“玫”“菊”即“文革”。

  但彭启安并没有满足于仅仅种一些玫瑰与菊花来表示纪念。在他的推动下,几年间,“碑廊铭史” 、“思安塔”、“明镜台”、“石笔书史”和“警钟长鸣”相继建成。

  “碑廊铭史”景点位于塔园前方,正面一平石刻“建设塔园,启迪后人”八个金字;“千秋永记碑记”记述着澄海“文革”历史,并镌刻中共《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前碑廊有纪念原汕头地区专员陈焕新、原广东省农业厅副厅长余锡渠等16位 “文革”死难者的诗词,后碑廊则有剖析“文革”悲剧的诗词。

  “明镜台”建在铜锣峰山坡上,置有大石镜,立有为结束“文革”建功的叶剑英铜像,铜像左右置石书10本—《历史应由人民书写—你所不知道的刘少奇》、《我的父亲邓小平“文革”岁月》、《胡耀邦与平反冤假错案》、《国防部长浮沉记》、《龙困—贺龙与薛明》、《叶剑英在关键时刻》、《牛棚杂忆》、《我的一个世纪》等。

  “石笔书史”则位于铜锣峰平台上,矗立一柱大石笔,高10米,直径85厘米,直指蓝天。旁边是一本未写一字的大石书。中平台则竖一长碑壁,以大陆著名作家冯骥才《终结文革》一文作为石笔峰记。这石笔石书,蕴涵秉笔直书之意,引人回顾历史,辨析是非,在无字书上写“文革”真史。

  从石笔峰往东步行300多米,是鸡母坞山峰。岩石之间,建一座四柱亭,四角各挂一口铜钟,亭上刻有“警钟长鸣”四字。亭子中间,竖原广东省委书记任仲夷在中共十六大讨论会上发言的浮雕像。在此次会上,任仲夷严肃提出不能忘却“文革”悲剧,有所指地向中共全党敲起警钟。记者看到,在其浮雕像下,铭刻任老的一段发言:“防止重犯历次政治运动,特别是‘文化大革命’中所犯的错误。”

    汕头市长首次表态

  彭启安向记者介绍,到2002年国庆节,塔园一些景点如“明镜台” 、“思安塔”与“史鉴山屋”已经建好。而这些工作,都是在民间支持下完成,还没有得到官方回应。

  就在那年的国庆节期间,汕头市市长来塔山检查旅游情况。这位市长发现山上建有一塔,便问为什么要建这个塔,同行的当地官员解释说:“建塔是为弥补塔山无塔之憾。”市长说:“我听说是为了纪念‘文化大革命’?”同行官员随即说:“只是作旅游方面的宣传,涉及政治问题还不敢宣传。”

  这位市长说:“为什么不敢宣传?利用景点,记载史实,启迪后人,很有历史意义,这在全国尚属首创,应该大力宣传。”

  市长一行上“明镜台”,游“史鉴山屋”。在参观完叶剑英石像后,市长表示:“这尊叶帅像不太像,我请广东省美术学院的专家,重造一尊给你们。”他还在“史鉴山屋”留字:“告慰前人,激励今人,警示后人,以史为鉴,与时俱进。”

  这是塔园“文革”景点自1996年开始兴建来,首次得到地方官员的肯定。

  “我们都很高兴。”彭启安回忆说,不久,市长果真送来一尊叶剑英铜像。而此时,塔园“石笔峰”与“警钟长鸣”景点业已建成,要举行落成仪式。彭启安去报告市长,市长批示说:此事由澄海市政府来组织,活动的形式要简朴,要热烈,并亲拨1万元作为经费。彭启安又去找澄海市政府,但澄海市政府却拿出中央昔日文件,说按规定中央领导人死后不能随便立碑树传,如果立碑树传,要由中央批准。彭启安再找汕头市市长,市长也感无奈。彭便对市长说:既然如此,我们还是以民间名义来举行这个活动,你敢不敢来参加?市长说:敢!

  2003年2月11日,塔园举行叶剑英铜像暨“石笔峰”、“警钟长鸣”景点落成典礼。汕头市市长和当地各界人士共1000余人出席。

    建完整的“文革博物馆”

  2003年5月,汕头市长奉调赴省城工作。临行前,他给彭启安带来由香港出版的《1966-1976:文化大革命博物馆》一书,赠送塔园“史鉴山屋”收藏。

  阅读完这本书,彭启安茅塞顿开:如果用一座建筑物的形式,把这本书放大、复制出来,一个完整的“文革博物馆”不就诞生了?

  事实上,塔园历经8年建设,已被人们称为不是“文革馆”的“文革馆”,如果根据《文革博物馆》一书的内容,把“文革”分成12个馆,把书中的几千张图片以及文字全部摘录,加上塔园已经建成的项目,塔园就会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文革博物馆”。

  此时,展品资料已经有了,建馆的场地已经选出来了,资金问题却成为最大障碍。至2003年2月11日,塔园筹集的900多万元都用完了。彭启安他们向社会各界募集资金。香港著名企业家李嘉诚先生也出资30万元,予以支持。

  李嘉诚在给彭启安的信中说:“塔园之建设,为历史留下忠实之见证,当能令后人深思及有所警惕,实具意义。”

  2004年2月,“文革博物馆”正式动工,当年12月20日建成。

  新建成的“文革博物馆”面积为570多平方米,内有三层楼阁。外观上则仿北京天坛造型。

  博物馆内最为核心的展物,是《文革博物馆》一书的内容,以及1100张图片。博物馆把这本书的623页记载,用黑体石材以影雕工艺,每块扩为60厘米×40厘米,全部镶嵌于楼阁第一层的展壁上。

  仿照《文革博物馆》一书,展壁上的黑体石材影雕,也分为“起源馆”、“造神馆”、“大批判馆”、“夺权馆”、“文攻武卫馆”、“文艺馆”、“再教育馆”、“高层内幕馆”、“冤案馆”、“经济馆”、“正气馆”、“终结馆”等12个馆。

  在一楼展厅里,除了这些拓影本外,还展有已经收集到的各种与“文革”有关的书籍、实物。记者看到,书籍有各种“红宝书”,有部分“文革”期间中央文件汇编,有毛泽东选集,有“文革”相关人物如毛泽东、周恩来、林彪等人的传记,还有戴煌的《胡耀邦与平反冤假错案》,有王明的《中共五十年》,有《红卫兵忏悔录》等书籍。

  大厅正中高悬倡导建立文革博物馆的巴金先生画像。画像两侧,是巴金先生的两段话:

  “建立‘文革博物馆’,不是某一个人的事情,我们谁都有责任让子子孙孙、世世代代牢记十年惨痛教训。”

  “建立‘文革博物馆’,是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惟有不忘‘过去’,才能做‘未来’的主人。”

    “文革博物馆”的政治前景

  搜集和整理“文革”资料,目前在大陆还是一个敏感话题,因此对 “文革博物馆”在汕头的最终落成,有香港媒体揣测,“是得到了部分开明老革命家如任仲夷以及著名作家巴金的支持”。

  彭启安告诉记者,汕头兴建“文革博物馆”,只是汲取了任仲夷老人、巴金老人有关“文革博物馆”的理念,跟他们并无太多直接联系。只是在塔园建设期间,任仲夷曾为塔园题词:“要以史为鉴,千万不要让文化大革命的悲剧重演。”

  彭启安称,他们曾将自己编辑的《塔园留踪》一书,寄给巴金先生的女儿李小林,但没有得到回应。

  对于官方的态度,彭启安他们还是极为看重的。就目前来看,地方官员对塔园及其“文革博物馆”的建设持支持态度。

  2005年3月26日,汕头市委书记一行视察了塔园及其“文革博物馆”。市委书记对塔园及其“文革博物馆”的建设讲了四点意见:第一,彭老是有心人,牵头办了一件值得办的事,精神实在可嘉;第二,彻底否定“文革”是做了历史结论的,做这件事肯定是有意义的;第三,“文革”是被彻底否定了,而否定的表现形式各有不同,建这个园肯定也有争议,这是难免的;第四,塔园建设有什么问题,可以找他。

  “以前我们是民间活动,书记讲了这四点后,塔园的政治包袱就放下了。”彭启安高兴地说。

  对于塔园的政治环境,彭启安曾经颇为不安。1998年建园之初,其时的澄海市委书记就持反对态度。彭启安归纳他的观点:一,伤疤不要再揭;二,怕引起动乱;三,不符合中央文件精神。但彭启安等老干部认为:一,中央文件是说不要为领导人树碑立传,而他们做的,只是要让人们记住历史;二,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痛;三,这件事群众很欢迎,说明它能促进安定团结,而不会导致动乱。

  这位书记便给汕头市委打报告,但没有得到回应。彭启安估计,当时的汕头市主要领导人对塔园的建设,实际上“默认了” 。

  现在,塔园的政治环境无疑好多了。在汕头市委书记视察塔园及其“文革博物馆”后不久,《汕头都市报》便在头版位置,做了题为《澄海建成国内首家民间“文革博物馆”》的长篇报道,不过,当地主流媒体如《汕头日报》、汕头电台、电视台等,并没有进行报道。

  彭启安期待塔园“文革博物馆” 获更高级别的官方认可。

  彭启安告诉记者,4月18日,已调广东省政府任职的前汕头市市长,给他来了一封信,其中一段话让他备感振奋:

  “历史尤其是正史并不一定都是人民写的。但人民会用自己的方式去补充历史,真实地记载历史,塔园就是人民起码是汕头人民用自己的方式真实反映并记载‘文革’那一段历史的杰作!我相信,塔园随着时间的推移,其重要的历史意义将会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认可。”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