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一家之言

首页 > 学术与争鸣 > 百家争鸣 > 一家之言

当民主遇见民粹:认同政治与台湾的未来

作者:汪铮

来源:FT中文网

来源日期:2019年07月23日

本站发布:2019年07月24日

点击率:930次


  在严重缺乏共识的台湾目前存在着一个共识,那就是2020年的大选至关重要,决定着台湾未来何去何从。7月15日,国民党党内初选结束,以“庶民总统”自居并高举反权贵和反贪腐大旗成功发动了基层民众的韩国瑜高票胜选。台湾也不例外地成为全球范围内风起云涌的反精英庶民运动和“让我们重新伟大”的民粹主义潮流的一部分。然而,两岸关系是台湾一切问题的症结,而两岸目前又陷于一个认同政治的死结之中。无论国民党初选之后能不能团结一致,也无论蓝绿白各方势力最终谁能在明年1月赢得大选,如果无法解开这个死结,台湾以及两岸关系的未来都无法乐观。

  “韩流”是这次台湾大选最引人注目的现象。去年年底,天才的演说家韩国瑜以“让高雄重新伟大”的诉求奇迹般地赢得了高雄市长的选举。在庶民运动和民粹潮流的裹挟和支持下,尽管缺乏参与大选的正当性,韩国瑜还是轻松击败了台湾首富郭台铭和有着完备政治经验的朱立伦,赢得了党内初选。

  最近几年来,民粹主义(populism)席卷全球,在各国的精英阶层拥抱全球化并从全球化中获得极大利益的时候,在世界许多国家的政坛之上,我们看到的却是高涨的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政治人物为了获得基层民众的支持和获得选票,义无反顾地拥抱民粹主义。特朗普在美国2016的总统选举中异军突起就是认同政治的成功,他把自己装扮成为代表99%民众的代言人,他坚决的反全球化、反精英和反移民的立场,以及对美国传统白人国家认同的回归与肯定,使他获得了大量来自工业锈带和基层白人民众的支持。实际上,从美国的特朗普到俄罗斯的普京,从印度的莫迪到日本的安倍,从土耳其的埃尔多安到印尼的佐科,政治家们的动员口号大同小异,一场“让我们重新伟大”的复兴运动正在全球范围内蔓延。

  从这个视角来看,韩国瑜的兴起可谓正当其时。民粹主义本身并无贬义,实际上,民粹主义(populism)这个词在中文里翻译为“庶民主义”或者“大众主义”更准确一些。关键是,如果政治领袖不能够坚持理念和原则,只是被民意所裹挟或者功利性地利用民意的话,民粹的危害也是巨大的。我们看到许多以民粹为基础的政治和政策往往是始于轰轰烈烈,最终一片狼藉,这样的例子周边和国际上比比皆是。

  台湾的特殊性在于两岸关系的重要性无与伦比。回顾过去20多年来的两岸关系,我们可以看到海峡两岸经历了完全不同的社会认同的建构过程。尽管“同文同种”和“血浓于水”依然是连接两岸的最大纽带,但是,“乡愁”的时代已经一去而不复返了。究其原因,正是由于两岸各自存在着一个非同寻常的社会认同强化机制,在迥异的国家认同教育和社会动员机制下,两岸间的认同差距越来越大。一方面大陆的大国意识和统一意识不断加强,而另一方面台湾的本土意识与去中国化也空前加强,在国家认同的基本趋向上两岸可以说是在背道而驰。

  在台湾,民主政治,特别是自1996年以后频繁的选举,实际上成为社会认同的“放大器”和“宣传队”,为重塑台湾的集体认同起到了极大的作用。伴随着民主政治的不断发展,台湾的认同动员和认同教育不断突出本土化和去中国化,台湾的主体意识也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加强。经过这20年的建构过程,在台湾具有大中华和国家统一意识的人越来越少了。年轻一代中自认为是台湾人而不是中国人的比例越来越高了。在经历了20年的本土化和去中国化的认同教育之后,台湾的本土意识、本土文化认同以及本土危机感和抵抗外来影响的意识空前加强,新一代的台湾年轻人于是开始具有所谓“天然独”的认同属性。7月7日,参与国民党初选的五位参选人之一张亚中在“反铁笼公投”群众集会上,当着国民党几乎所有的领导人物发表了振聋发聩的演讲,他痛斥国民党执政八年期间领导人不敢在历史文化教育上拨乱反正,“连最低层次的课纲微调也不敢坚持”。“从来不敢说一句,说一次,我也是中国人”。在他看来,在历史文化教育上的失误是国民党沦为在野党并失去年轻一代支持的最为重要的原因。但是,他的声音在今日台湾已经近乎最后的绝响,大中华认同也已经被完全边缘化。

  相比之下,大陆的认同机制自上而下,强调历史认同,爱国忠党。历史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不仅“从娃娃抓起”,而且深入到通俗文化和日常生活之中,形成了异常强大的国家认同塑造。在这样的环境的潜移默化之下,大陆的民众普遍视两岸统一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必要标志,对追求国家统一和台湾回归有着强烈的集体意志。最近的变化在于,大陆民意对台湾的认同趋向正在日益丧失耐心,而与此同时,伴随着中国大陆国力的增强,国家荣誉感和自信心空前增长,越来越多的人对短期内实现统一充满希望,甚至支持武统。

  这就是两岸关系目前的“认同死结”,双方背道而驰,越拉越紧。在处理两岸关系上,两岸都面临左右为难的巨大困境。对于大陆来说,宽严之间难以掌握,过严过紧担心失去台湾民心,过松过宽又担心鼓励台独,失去控制。对于台湾来说,与大陆太近担心失去自我,太远又害怕失去经济利益及刺激大陆武统决心。这样的困局对两岸无疑都是煎熬。解不开这个结,台湾的一切问题,无论是经济发展还是安全问题都不可能出现良性发展,也就不会有韩国瑜所谓的“台湾安全,人民有钱”。在张亚中看来,除他之外的国民党其他四位参选人都没有解决两岸关系的意志和方案,只是一味地拖延。而在大陆很多人看来,与其期待国民党重返执政甚至还不如让民进党继续执政,因为国民党大概只会以口头上的“九二共识”作为“通关密码”来获取大陆的支持和订单。韩国瑜的所谓“经济靠大陆,国防靠美国”的言论也让人担心他能否在两岸关系上开拓新局。

  此外,韩国瑜一方面指责三个台大法律系的毕业生陈水扁、马英九和蔡英文让台湾沉沦二十年,可是,在他的一场场近乎造神运动的群众集会上,站在他身后的却多是台湾几个著名的地方派系大佬和行会首领。与这些“群众领袖”联合或许是民粹运动的必然选择,但这些长期游走于法律边缘的地方豪强们难道不也是导致台湾20年沉沦的其他主要“共犯”吗?他们是台湾民主的障碍却是每一次选举的大玩家。今天的“韩粉”狂热,但当年的“马迷”和“扁迷”也同样对他们想象中的杰出领袖充满热情。没有大结构的改变,任何领导人都难以开辟新局。

  在人世间的种种政治问题上,由认同差异而产生的矛盾往往是最复杂的,也是最难以弥合的。认同政治又是高度敏感的和高度符号化的。只言片语和一件小事都会被拿来放大解读,甚至妖魔化渲染。但是,对于大多数中国大陆民众来说,认同又是一个相对陌生的问题。尽管中国是多民族的大国,但是表面上却基本上不存在“认同困惑”。首先,中国大陆92%的民众属汉族,汉文明又是一个同化力极强的文化。尽管中国各地民俗、民风乃至方言都有很大差异,却能够依靠统一的文字和共同的历史和文化形成强大的民族认同。而且,中国的学校教育高度的同一化,媒体和社会叙事也高度统一,使国家具有很高的凝聚力和认同感。但是,人们往往忽视的是,认同问题实际上已经成为中国未来发展的一个特别重大的问题。从台湾到香港乃至边疆地区,认同问题实际上是这些地区社会不稳定乃至出现冲突与危机的一个主要原因。一国可以两制,但是两制下难以产生共同的国家认同,缺乏国家认同则会导致认同危机,而一场场浩大的群众运动又会进一步强化认同差异。可以说,认同问题将会是中国实现国家目标需要认真解决的一个重大问题,是中国在未来几十年中最为重大和最具挑战性的社会工程。

  对韩国瑜和国民党来说挑战才刚刚开始。特别是,2020的台湾选举发生在中美关系和地区局势发生根本性变化的大背景之下,未来几个月的台海局势注定是波谲云诡。站在两岸关系的重要节点上,从认同政治的角度把两岸关系放在全球的视角加以审视,其中的警讯让我们难以掉以轻心。如何管理好未来的两岸关系,如何阻止两岸关系被非理性的民粹民族主义所裹挟,如何弥合两岸之间巨大的认知鸿沟,这些都是在新形势下维护两岸和平的重要课题。

  (汪铮,美国西东大学(SetonHallUniversity)外交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和平与冲突研究中心主任,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研究员。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