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一家之言

首页 > 学术与争鸣 > 百家争鸣 > 一家之言

美德日产业链脱离中国存在现实困难

作者:周建军

来源:澎湃新闻

来源日期:2020年07月08日

本站发布:2020年07月08日

点击率:21次


  【编者按】

  2020年上半年,工信部组织开展了产业链固链行动,聚焦重点产业链,以龙头企业带动上下游配套中小企业,特别是“专精特新”中小企业。澎湃新闻·智库报告栏目推出“固链”系列,在全球疫情蔓延背景下,关注全球的产业链、价值链、供应链。

  跨国公司产业链异动的系列消息,主要涉及美国政府官员支持本国企业回迁或转移的表态、日本政府支持本国企业转移、德国政府对于外国公司并购实施更严格审查等方面。

  这会否引发美国、日本、德国在中国投资的大量迁离,会否引发全球产业链的大面积“脱钩”,需要从经济、非经济等进行多角度的分析和回应。

  从美国来看,美国有着世界上非常先进、甚至规模仍然庞大的工业(含制造业)体系,以汽车、半导体等为代表的高技术企业构成了在中国投资兴业的主体,多数属于跨国产业链的范畴。

  首先,美国跨国公司打造的全球产业链,与其“外包”为特色的产业体系有着密切的关系。这意味着,美国跨国公司打造的全球产业链,一方面是美国企业非常依赖中国这个“世界工厂”的资源禀赋,另一方面是美国国内的原因。

  从中国因素来看,美国企业依靠中国的基础设施、产业配套网络、熟练劳动力来生产商品。从美国国内因素来看,如果美国企业执意迁回美国,以苹果为代表的美国企业不仅要重新搭建自己的生产网络,也要面对制造业为代表的实体资本和华尔街为代表的金融资本的矛盾。

  部分意义上,除了产业链本身的技术要求,正是华尔街为代表的金融资本通过入股实体企业等形式,影响了美国实体企业的运作规则(包括波音和苹果这样的世界级企业),利润优先为主导的“外包”体系构成了当下全球产业链的重要形态。

  具体而言,一方面,“外包”体系割裂了生产和研发,减少和制约一些重要的创新活动;另一方面,苹果、IBM以及2015年之前的通用电气这样的美国大企业,都介入了大量的金融业务,用于股票回购和分红的资本投入甚至大于用于研发的资本投入。伴随着这样的金融化,很多企业的资本投入包括研发投入,倾向于短期投入而不是长期投入。

  其次,汽车、半导体产业在内的美国企业,累计在中国投资近千亿美元,通过中国庞大的市场获得了巨大的利益。从2005年至2019年,美国对华直接投资大都在百亿美元以上,保持在相对稳定的水平。就在美国政府官员宣称愿意支持美国企业迁出中国的同时,美国《华尔街日报》近日则报道,随着中国经济的恢复,美国车企在内的跨国公司将受益。而早在2005年,美国学者贝克尔(Blecker)就研究披露:尽管美国经济积累了大量赤字,看起来是相关贸易产业的工作流失,但是美国本土企业并没有这么大的赤字、它们通过自己的国际经营获得了大量的利润,美国国内市场的大量进口商品也多数是这些美国本土企业生产的。

  再次,尽管美国政府官员提出支持美国企业回迁,但是并没有说替企业回迁本国而全额买单,美国企业回迁本国的意愿有多高并不好说。即使企业有意愿,原料药在内的相关产业,在短期之内大量回迁美国是不现实的。

  哈佛商学院教授史(Shih),多年来一直批评制造业“外包”、生产和研发的分离,主张美国企业回迁并打造美国自己的产业公地,现在也不得不承认苹果工厂回迁本土的困难。

  最后,受疫情影响,美国经济是否能较快恢复是不确定的,给跨国公司的影响也是不确定的。面对2020年大概率经济负增长的美国和正增长的中国,理性决策的跨国公司并不会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更可能会在美国和中国同时下注,对于新的大规模投资也会比较谨慎。根据公开信息,美联储会议在讨论美国经济会呈V型或较长时间的U型,但也不排除美国经济会呈较长时间的U型或L型。

  从日本和德国来看,日本和德国的产业体系和美国的产业体系有不少差异,但也存在着相应的短板。

  首先,日本和德国的制造业在各自经济中占有较大比重。不同于美国的产业链“外包”,日本和德国的跨国公司在本土有自己的母工厂,而不一定绝对依赖于中国等特定国家的劳动力、土地等成本优势。比较而言,相比美国这种“外包”特征的制造业企业,日本和德国的制造业企业更容易在短期之内回迁母国。

  其次,尽管德国和日本的制造业水平在全球领先,但是德国和日本的市场体量都无法支撑众多高技术产业在本国的自我循环,这使得日本和德国经济高度依赖与外国经济的彼此联系,无论是对外直接投资进行生产还是上下游产品的进出口。

  再次,日本和德国企业是全球产业链的受益者,同样在中国有很大的经济利益。耳熟能详的大众汽车、宝马公司、本田汽车等汽车企业以及西门子、那发科等装备企业,其在中国的投资得到了很好的回报。中国工厂的存在可能增强跨国公司的供货能力和赢利水平,尤其是当下疫情期间。日本贸易振兴机构今年2月和4月对华南地区日资企业的两轮调查则显示,相比疫情爆发之初,越来越多的华南地区在华日资企业选择留在中国发展、而不是转移出中国。

  最后,就日本政府的回迁补贴而言,几十亿美元是杯水车薪,并不够企业的开支。日本贸易振兴机构和日本国立政策研究大学教授邢予青还认为,彭博社的报道题目是明指中国的,但是日本政府的新政策没有明确说是针对哪个特定国家的回迁。

  (作者周建军系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研究中心副研究员,作者感谢余永定、陈小洪、高柏、唐杰等前辈的建议或讨论。本文原题为“全球产业链的重组与应对:从防风险到补短板”,首发于2020年第七期《学习与探索》,经授权澎湃新闻摘编。)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