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台湾选举

首页 > 中国选举 > 台湾选举

韩咏红:2020年,台湾蓝绿皆不易

作者:韩咏红

来源:凤凰网

来源日期:2018年11月30日

本站发布:2018年11月30日

点击率:724次


台湾九合一选举周六落下帷幕,执政的民进党一败涂地,总统蔡英文与府院团队旋即被党内同志炮碾,党内主流派系迫不及待划清界限内讧,翻脸之快、力道之猛,让旁观者都触目惊心。

这几天,新潮流系立委段宜康怒骂同属新系的行政院长赖清德,被传为“佳话”。不屑者认为,段宜康该去竞逐金马奖影帝,因为新系是占据最多要津的主流派系,两年来蔡政府推动的多项议题,包括性平教育、一例一休、军公教年金改革,都有新系的力推;更别说段宜康本人就是将韩国瑜从北农总经理位子上赶走的始作俑者。

他那番痛批赖清德的慷慨陈词,被普遍认为是“演戏”“打孩子给外人看”,目的是转移视线,保住本派系利益、规避负责。

民进党惨败后,仅蔡英文辞去没有行政实权的党主席,赖清德和前高雄市长陈菊都安然无恙,也引起不少非议,民进党大佬林浊水也撰文痛批“这一个党还叫民进党吗?”在选前已屡次炮轰蔡英文的林浊水称,民进党这次把创党的本钱都亏掉了,居然没有大员下台,把前几任总统时代建立起来的责任政治惯例彻底破弃。

他骂得铿锵有力,但是林浊水是新系元老,又是独派大佬,一向力挺“台独工作者”赖清德问鼎下一任总统,他的政治计算引人联想。至今,全台“骂蔡”最露骨的,赫然是民进党内新潮流系;蔡英文自称“一肩扛起”败选责任,力挽赖清德、陈菊留任,也被看破为将赖清德圈在身边,一起背黑锅。

民进党要员在败选后迅速转为权位保卫战,在最终摊牌前,该党接下来还会有段动荡不安的日子。

台湾专栏作家颜择雅本周分析,蓝营这次是赢在“团结”,民进党则是输在绿营“内斗”,这种内斗在2016年蔡英文登顶总统后即已开始,注定了今天的败局。

当年的蔡英文乘着“天然独”与太阳花世代的支持,在“讨厌国民党”的民意中登顶,但依然摆脱不了党内争权夺利的严酷现实。对内,她需要拉拢与应对各派系对权势的觊觎;对外,需要满足如流水般的台湾民意,振兴经济;隔岸有大陆掣肘,蔡英文内心有台独理念,多重压力下要做好总统,简直难上加难。

在此之上,蔡英文本人行事一意孤行,自我感觉过于良好,政治手段不足,应该说,大陆的经济与外交压力构成了民进党选举失利的背景,但败得这般不堪,小英有脱不开的责任。

但国民党就更好吗?答案是也好不到哪里去。精细谋算个人利益,置之于大局之上,这是台湾蓝绿两大党得势时的常态,至今未见有神药可治。

究其原因,脱不去金权政治的民主、可以不负责任的言论自由,以及两岸关系下选民的统独情结,都让台湾政治发展非常、非常难。

坦率而言,年轻台湾人有“天然独”意识,完全可以理解,这也是绿营选举的先天优势,但是台湾人的自主意识再强,都绕不过大陆这座大山。

要不要接受“一个中国”原则并与大陆发展经贸关系,已不是意识形态或理念之争,而是具体如锅碗瓢盆般的生活问题,是薪金、就业机会、营商利益等,涉及到几乎所有台湾人,包括普通渔农民的切身利益。

何况,今天台青也开始看大陆影视剧、用小米手机、上淘宝购物,用抖音沟通。

因此,绿营再努力,台湾始终难脱大陆的如来佛掌心,这是绿营悲情的根源。绿营就将劣势化为工具,每到选举是即以“统一”作为恐吓民众的手段与政治提款机。反之,国民党再不济,都有“九二共识”做救命稻草,但国民党经营得再好,也因“亲中”嫌疑动辄得咎。

于是乎,蓝绿两党不论谁在台上都很难做,频密的选举周期更助长了两党的短视心理、内斗成风。

2014年,国民党在地方选举中大败并成为过街老鼠,这个命运在四年后克隆到民进党。上届总统大选时,国民党一度陷入“无人出战”的窘境,这段历史也可能被民进党复制。

在蔡英文被重挫之后,下届总统选举民进党还有谁适合出战?如果没有更好人选,党内各派系就会拱出一个人冒险一搏或当炮灰,搞不好还是蔡英文;对手则可能是曾“惧战”的国民党前主席朱立伦。台湾还有没有像样的总统候选人,突然成了问题。

客观现实决定了,台湾蓝绿皆难当。但出路也简单,答案就在选民抛开意识形态,别再让“政治提款机”或仅凭救命稻草就得逞。这一次选举中,北蓝南绿的格局瓦解,深绿票仓变色,这是积极信号。台湾越早面对大陆存在的现实,越走出蓝绿就越早走出难局,钥匙在选民身上。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