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美国观察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外治理 > 美国观察

特朗普的美国和拜登的美国:一个基于选战的政治学分析

作者:默存格物

来源:昏晓

来源日期:2020年11月24日

本站发布:2020年11月24日

点击率:69次


      1、拜登政府将面临的多重尴尬

  2020年美国大选给动荡的一年又增添了更多不确定性。虽然佐治亚州务卿表示需要重新计票,特朗普的法律团队也夜以继日地在各个摇摆州提起诉讼,但我认为,各位读者不论支持哪一个党派,都需要明白一件事:当拜登在宾州反超特朗普时,总统选举就已经结束了。

  虽然总统选举已经接近尾声,但两院的选举却还在继续:仍然有很多民主党支持者期望赢下佐治亚州的两个参议员席位,以此来控制参众两院。但考虑到首轮选举中,共和党资深参议员大卫 ·普渡在总统选举翻蓝的情况下仍然保持了近2%的优势,而共和党资浅参议员凯莉 ·洛夫勒在另一个共和党候选人分流了20%的选票的情况下仍未与民主党候选人拉开太大差距,可以认为民主党拿下这两个席位的机会很小。同时,虽然丢掉了好几个席位,但民主党仍然掌控着众议院,已经确立了218席的绝对多数。

  这意味着接下来的四年对拜登来说将不那么好过。虽然不像2014~2016年间参众两院全丢的光杆司令奥巴马那么窘迫,但失去了参议院的控制权,拜登在人事任命上将处处受到掣肘。但控制众议院意味着拜登能在税法和政府支出上有更大的话语权,而这对他的核心口号中的控制新冠疫情、推动基础建设和改革特朗普税法等等都十分重要。

  同时,拜登还要面对一个奥巴马时代所没有的问题:司法上的绝对劣势。奥巴马任内的大多数时间,最高法里保守派和自由派的人数比一直都是5:4,且保守派中还包括时不时会站在自由派一方的安东尼 ·肯尼迪。而拜登将要面对一个保守派大法官占三分之二的最高法院,即使首席大法官约翰 ·罗伯茨站在自由派一边也无济于事。由于无法得到两院的支持,民主党于大选前提出的增加大法官人数的设想自然也不了了之。这也意味着,除非特朗普提名的三人中至少有一个人转向自由派,否则至少在2022年中期选举之前,拜登会是美国近年来和最高法院关系最差的总统之一。前面提到的一系列问题,再加上川普任期内各种政策的余波,让一个问题越来越难以忽视:后特朗普时代的民主党与共和党会往什么方向发展?

                                    images.jpg

  2、民主党内的路线之争

  毫无疑问,特朗普是2020年大选的绝对焦点。在今年的票站调查中,有约四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比起支持某一个候选者,自己更多是因为反对另一个候选者而投票。这些受访者中近七成投给了拜登。2019年时,各路媒体和评论家对拜登的质疑声不在少数。他们不看好拜登的原因不外乎这几个:年纪太大、性格不够鲜明、政策太温和。但随后的民主党初选和总统大选都证明了,比起继续迎合进步派,用一个偏保守的候选人去拉拢中间派才是动荡时期的最好选择。但选举的胜利又给民主党带来了新的问题:在解决了共同的敌人之后,接下来的四年究竟是保持当前的平衡路线,还是支持党内以桑德斯和沃伦为首的进步派?

  对民主党来说,这个问题目前没有明确答案。一方面看,进步派在新英格兰地区和市郊选区高歌猛进,在两院选举中表现远优于建制派。到目前为止,民主党建制派已经丢掉了8个众议员席位,而进步派只丢了1个,还是在南佛州的第26选区。尽管桑德斯在今年的党内初选中表现逊于2016年,但以AOC(亚历山德里亚 ·奥卡西奥·科尔特斯)为代表的新一代进步派正在年轻人中积累广泛的支持。AOC作为一个几乎没有政治资本的人,在2018年时以餐馆服务员的身份参加纽约州第14选区的民主党初选,爆冷击败了时任众议院民主党党团主席的约瑟夫 · 克劳利,成为美国史上最年轻的女性众议员。这对美国的进步派来说无疑是近年来最好的消息,也象征着草根政治的逐步崛起。

  但同时不可否认的是,虽然支持者不在少数,进步派仍在立法上遭遇了不少挫折。以今年加州的大选为例,16号(AA)、21号(房租管控)和22号提案(网约车管控)的投票结果均不利于进步派。内布拉斯加州第二选区在今年的总统选举中翻蓝,但民主党在该选区的众议员候选人是一名进步派,导致其选情落后了总统选举近12个点。尽管如此,2018年的中期选举中,支持医保国有化的众议员出乎意料地拿下了6个超过十五年未投过民主党的选区。在今年大幅度转蓝的科罗拉多州,进步派也取得了立法上的绝对胜利。目前的形势对进步派来说可谓是喜忧参半,很难说将会往什么方向发展。目前唯一能够确认的是,到2024年大选时,时年83岁的桑德斯不太可能参加,这会给新一代的进步派们留出发挥的空间。以AOC为代表的进步派的年轻政治家很可能会在接下来的两届总统选举中大放异彩。

  3、民主党选民群体的撕裂

  常常有人说美国社会是“种族融合的熔炉”,但就我看来,美国社会更像一大碗沙拉。碗里的各种食材总的来说还算搭配,但又分别有各自不同的口感和风味。比起以白人为主体的共和党选民,成分复杂的民主党选民更能体现美国“沙拉社会”的特性。就像我在另一篇文章(《为什么选民会“背叛”自己的身份认同》)中所说,民主党的两大支柱是自由派白人和保守派黑人,而其他的选民(如自由派黑人,拉丁裔和亚裔)都有各自的独特诉求。但自特朗普上台以后,在共和党的宣传中,民主党的所有选民都成了激进左派。哪怕是支持民主党的媒体,也开始倾向于营造一个以“推进社会多样化”为目标的、同质化的选民群体。然而谎言哪怕说一千遍也成不了事实,媒体的宣传再怎么铺天盖地,支持民主党的各个群体也不可能变成一个温暖的大家庭。亚裔和其他少数族裔之间、拉丁裔/黑人中的自由派和保守派之间都有明显的利益冲突,这不是一朝一夕的宣传能够改变的。少数族裔保守派对民主党的支持,顶多只能说是两害相较取其轻。

  在这些冲突之中,拉丁裔各群体间的冲突可说是最激烈的一个。拉丁裔这个词本身就像亚裔一样极其宽泛,包含了很多文化背景迥异的族群。诚然,拉丁裔中的绝大多数都是说西班牙语的天主教徒,但光种族这一点就足以在整个群体中制造出极大的隔阂。和刻板印象中的拉丁裔形象不同,很多拉丁裔的肤色和相貌都和一般的白人没有什么区别,这也导致他们中的许多人更倾向于认同白人群体。这方面最典型的就是古巴裔美国人。在网上找几个古巴裔名人,你会发现他们几乎无一例外都是白人相貌。像共和党政治家马尔科 ·卢比奥、泰德·克鲁兹等人,光靠照片是很难辨认他们的拉丁裔身份的。在身份认同越发重要的今日美国,一厢情愿地认为所有拉丁裔都会接受自己的少数族裔身份是不现实的。而哪怕是在那些不自认为是白人的拉丁裔中,很大一部分也比美国社会总体更加保守,在堕胎和LGBT权益等问题上,他们常常和民主党的立场有较大的分歧。民主党能拿到三分之二的拉丁裔选票主要得益于两点:1.民主党偏好宽松的移民政策;2.拉丁裔中低收入群体占比高。但本文后面会论述,这个支持很可能将不再稳固。

  对民主党来说,拉丁裔普遍转红将让摇摆州的选情更加焦灼,而加州丢掉的两个选区则无异于后院失火。虽然这两个位于洛杉矶市郊的选区在历史上都偏向共和党,但这次当选的两名共和党成员和以往不同——她们都是韩裔女性。这是二十一世纪两党基本盘确定之后,加州第一次有共和党籍亚裔当选众议员,同时她们也将成为下届众议院中唯二的共和党籍亚裔。这对民主党来说绝对是一个坏消息,因为共和党已经意识到民主党支持者中的分歧,并且开始积极地对症下药了。这显然不是共和党的第一次尝试,但这两名亚裔众议员很可能预兆着他们未来的选举策略:尽可能地分化少数族裔群体,以期打破民主党在这一方面的优势。考虑到近三成的亚裔和拉丁裔在2016年投给了特朗普,这不失为一个可行的手段。

  那么民主党对此有没有什么解决办法?当然有,但需要他们对当前的政治立场做出一些改变。首先,过于倒向进步派必然会对少数族裔的支持率有所影响,但如果进步派能够推举出更多AOC这样的年轻拉丁裔和亚裔,那对选情的影响又是两说。其次,民主党需要让东亚裔和印度裔等“模范少数族裔”看到他们的选票带来的影响,兑现自己的竞选承诺。因为这些群体一般没法从AA等社会项目中直接受益,民主党需要另寻其他对他们有吸引力的筹码。举个例子,亚裔在美国的娱乐和文化产业中出场率非常的低,民主党可以利用其在好莱坞中的影响力,推动亚裔群体在电影电视剧中的参与。能够在大片里看到与自己肤色相同的演员,对任何人来说都会是一个不小的加分项。随着亚裔群体的参政比例逐步提升,两党的政策也会越来越注重于这些少数族裔的摇摆选民。如果哪个党派棋差一着,都会被另一方利用以扩充基本盘。

  4、选民群体的新变化

  今年的大选中,各类选民的变化基本上延续了2016年的趋势。虽然民主党成功扳回铁锈带三州,重新筑起“蓝墙”,但是这堵墙已经和奥巴马时期天差地别。奥巴马在两届大选中都斩获了大量的工薪阶层选票,特别是在受去工业化影响严重的铁锈带小城市和外围城郊地区。这也让他成为自林登 ·约翰逊以来第一个赢下印第安纳州的民主党总统。但奥巴马的政策并没有给这些地方带来多大起色,街道仍然破败,失业率仍然高涨。到了2016年大选,铁锈带大面积转红,也间接葬送了希拉里的总统美梦。在这之中,最典型的例子是俄亥俄东北部的马霍宁县。该县的首府扬斯顿市在大萧条前鼎盛一时,是整个五大湖区的钢铁中心之一。但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市里的工厂大片大片地往外搬迁,人口也随之流失。到了2019年时,全市的人口不到60年代水平的40%,市中心一公里之外就是大量空置的房屋和荒地。从小罗斯福主政时期开始,民主党基本都能在马霍宁县拿到60%以上的选票。但2016年时,民主党的领先已经缩水到了3%,今年更是被共和党反超。随着工会人数的进一步缩水,民主党在铁锈带工业城市的优势将越来越小。

  与奥巴马时期截然不同的是,拜登在铁锈带的支持主要来自几个大城市和周围郊县。在俄亥俄州首府哥伦布市北部的特拉华县,特朗普在2016年有近15%的优势,而今年缩水到7%以内。在农村县普遍转红的情况下,市郊的优异表现让拜登赢回了三个州的46张选举人票,也让他不至于在俄亥俄输得太难看。但需要注意的是,大城市转蓝的现象并非局限于铁锈带:民主党在亚特兰大和华盛顿DC的市郊的得票平均增加了10%,前者让拜登以0.3%的优势拿下佐治亚州,而后者则将弗吉尼亚州彻底踢出了摇摆州的行列。亚利桑那州首府菲尼克斯所在的马里科帕县拥有全州60%的人口,或许是拜麦凯恩在天之灵所赐,今年是民主党70年内第一次赢下这个县,进而帮助拜登拿下了11张选举人票。哪怕是在共和党建制派的大本营德州,民主党也取得了不俗的成绩,成功拿下了共和党治下第二大城市沃斯堡。这些城市几乎都有一个共同点——人口增长迅速。从2010年到2019年,美国前40大的都会区中,有18个人口增长超过10%,而这18个都会区中三分之二以上都在迅速转蓝。随着南部“阳光地带”各大城市的人口进一步增长,民主党能够进一步扩大在佐治亚州的优势,在2028年或2032年拿下德州,甚至挽回在密苏里和田纳西等地的颓势。

  另一个十分值得注意的趋势是年轻人中投票率的上升。今年选举的投票率高达66.7%,打破了1908年的记录,成为美国史上投票率最高的一次总统大选。在这历史性的投票人数中,年轻人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虽然不少州还未结束点票,没法计算各年龄层的准确投票数据,但从某些地区的投票数据中也可见一斑。在我所在的弗吉尼亚大学校园,支持民主党的学生组织派发的传单几乎无处不在。在大选前夕的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很多教授在每堂课结束后都会鼓励学生投票。在有大型高等学府的县份,民主党得票数普遍有很大的上升。以铁锈带的两所公立大学威斯康辛-麦迪逊和密歇根-安娜堡为例,两者所在县份的选票中,民主党得票数相比上次大选上升接近20%。而在弗吉尼亚州的林奇堡市,知名福音派学府自由大学(LibertyUniversity)的学生群体也有非常明显的转蓝倾向,让民主党的得票率从16年的41%上升到50%,时隔72年再次拿下这座基督徒右派的堡垒。如果民主党能够继续激励大学生群体,在这个投票热情低迷的群体中做进一步动员,对接下来的选举必定是个不小的帮助。虽然很多人认为这不过是个例,一旦特朗普下台,年轻选民的投票率又会回落到之前的水平。但是问题来了:特朗普下台之后,谁能保证不会出现第二个特朗普呢?

  5、共和党内的战略分歧

  在特朗普带起的民粹主义浪潮中,一大批共和党人看到了机会,试图剑走偏锋、把自己包装成“特朗普第二”来吸引选票。其中最典型的莫过于今年当选国会众议员的麦乔莉 ·泰勒 ·格林。她在佐治亚州西北部的第14选区轻松获胜,拿到了超过七成的选票。让她在共和党政客中鹤立鸡群的是她对知名阴谋论QAnon的支持。这个阴谋论最早起源于知名右翼论坛4chan的政治板块,其支持者经常声称美国政府内部有一个反对特朗普的“深层政府”,其中的成员不但天天祭拜撒旦,还参加儿童色情相关的人口贩卖。这个“深层政府”无处不在,以至于特朗普及其支持者处处受到敌视和攻击。特朗普本人经常在推特上转发QAnon相关的消息,俨然成了平民百姓反抗撒旦教徒的先锋。而当选众议员的麦乔莉 ·格林更是早在2017年就开始撰文力挺特朗普,期望他“解决那些崇拜撒旦的娈童犯”。尽管没有任何实际证据支撑,但就和反对疫苗接种的浪潮一样,以社交网络为温床的阴谋论只要几个断章取义的分析,加上“震惊!XX和XX一起吃竟有巨大危害!马上转给家人朋友!”式的标题,就能达到病毒式传播的效果。这些阴谋论的兴起为特朗普的成功推波助澜,而他上台后也不忘挖井人,时常转发各种极端言论。久而久之,特朗普的铁杆支持者群体已经逐渐和反智、排外等形容词绑定在一起。

  包括我在内,很多人都觉得这次大选可能带来剧烈的社会动荡。但半个月过去,除了几个州有不少特朗普支持者的游行之外,并没有出现预计的大面积骚乱。大部分游行的参与人数甚至没有大选前的竞选集会多。这证明了一件事——投票支持特朗普的人中,真正愿为特朗普代表的极端思想站台的人只是少数。在分析共和党的选民群体时,很多人会犯和分析民主党时一样的错误,也就是把特朗普的选民群体看作一个同质化的整体。但事实告诉我们,大部分特朗普的粉丝会做的无非就是在网上喊两句口号,而不少共和党选民(尤其是高收入群体)甚至都不一定喜欢特朗普。对这些人来说,特朗普的政策里只有低税率是真正吸引他们的。比起边境墙和贸易战,怎样避免国税局从自己的钱包里抽掉一大把票子,才是他们的首要目标。特朗普在一般民众中的支持率远没有一些人想的那么高,而这也让很多共和党开始重新思考将来的战略方向。

  在特朗普主义兴起前,最受共和党建制派支持的是布什家族支持的拉丁裔战略。作为根植于德州的老牌政治家族,布什一家从很早以前就开始布局南方各州,希望将拉丁裔拉拢到共和党一侧。今年的大选结果也证明了这条道路有很好的前景。很多人对佛州的古巴裔大幅度转红感到惊讶,但实际上在08年奥巴马异军突起、拿到近半数古巴裔选票以前,这个群体对共和党的绝对支持从来没有中断过。在04年的大选中就有78%的古巴裔投给了小布什,今年的古巴裔转红只能说是回归历史平均。与此相比,更值得民主党注意的变化来自于墨西哥边境线上的各州。在德州的里奥格兰德河河谷地区,很多县的人口里超过80%是拉丁裔,其中绝大多数是墨西哥移民。这些地区在历史上一直是坚定的民主党票仓,但今年的总统大选却有非常明显的转红现象。以人口最多的伊达尔戈县为例,16年时希拉里在这里以69%:28%大败特朗普,拿到近七万张票的优势。但到了今年的大选,这个优势已经急剧缩小到18%,领先票数也减少了近一半。伊达尔戈县隔壁的乡镇县斯达尔县则更胜一筹,民主党的领先从60%缩水到5%。这意味着民主党的移民政策对拉丁裔已经不再有吸引力,并且随着共和党宣传中反移民思想的退潮,共和党很可能在古巴裔之外的拉丁裔中建立优势。

  有些人觉得共和党必须在福音派战略和拉丁裔战略中选一个。但实际上这两者是完全能够共存、甚至互补的。早在特朗普进入政坛之前,美国的保守派天主教徒就已经和福音派完成了和解。他们暂时放下了教义上的诸多不同,为了共同的现实原因团结在一起。到了二十一世纪,以这两个群体为首的基督教右派已经成为了美国政治中一股不可忽视的庞大力量。虽然右派群体总是会和排外主义联系在一起,但基督教右派的核心诉求主要集中在反堕胎、反同性婚姻、反政教分离等问题上,和种族并没有任何直接联系。如果共和党能够把当前的两个战略进行结合,把保守派拉丁裔整合进基督教右派的大群体中,必然能够进一步提升其在拉丁裔群体中的支持率。推举更多类似泰德 ·克鲁兹的保守派拉丁裔政客,对佛州、德州等摇摆州的选情将大有裨益。同时,鉴于拉丁裔的生育率远超白人和黑人,以18.5%的人口贡献了超过30%的新生儿,获得拉丁裔的支持对两党的长远发展来说都十分重要。如果共和党能够继续拉拢更多拉丁裔选民,未来的某一天,他们甚至可能超过白人,成为共和党选民群体中最大的族裔。

  6、特朗普的美国和拜登的美国

  假设一切顺利,明年1月20日,拜登将正式接班特朗普,入主白宫,结束最高领导层四年来的疯狂。但特朗普即便被赶出白宫,他在人们心中种下的那一粒种子却已经生根发芽。以特朗普为代表的民粹主义将在美国政坛拥有持续的影响力,而他也将如某些极右翼基督徒所说,成为这些极端群体心目中的活圣人。

  对有些人来说,特朗普不过是美国历史上的一个转瞬即逝的波澜。他的成功是美国社会深层问题的直接体现,只要给美国足够的时间,优秀的纠错机制自然能够解决他带来的所有问题。但无论他的当选再符合常理,遵从逻辑,他给美国的体制带来的破坏是不争的事实。在大选当天晚上提前宣布胜利,随后用各种毫无根据的言论去抹黑他的同僚们誓言保护的民主体制,以此去引导自己的支持者群体攻击正当的民主竞争,把整个国家的政治信誉当成自己牟利的垫脚石。就在前两天,他的顾问还向纽约时报透露称,特朗普在上周曾经考虑对伊朗的核设施发动打击,以此来迫使伊朗同意美国的要求。这种把白宫当成游乐场的人被选为总统,不得不说是美国历史上抹不去的一个污点。而拜登到底是能够洗刷这个污点,抑或是束手无策地任其不断扩大,只能留给接下来的四年去评判了。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