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美国观察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外治理 > 美国观察

从佐治亚州参议院选举看美国政治走向

作者: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

来源日期:2021年01月11日

本站发布:2021年01月11日

点击率:35次


  截止到美东时间1月6日下午4点,美国参议院最后两个席位,即佐治亚州参议员的选举结果基本确定,民主党候选人双双赢得选举,使得民主党将实现在联邦政府层面的全面掌权,为拜登政府以及民主党打开了十年未遇的新局面。

  迟来的选举,民主党十年未遇的执政新局面

  这是佐治亚州参议员的第二场选举。根据佐治亚州规定,参议员候选人须拿到超过50%的选票才能最终当选,而在去年11月的大选中,两党候选人的得票率均没过门槛,因此才上演了1月两党的最终对决。此次佐治亚的参议院选举之所以能吸引到众多目光的关注,是因为这两席席位决定了拜登头两年任期内的参议院控制权归属。目前民主党和共和党在参议院的席位是48比50,若民主党将佐治亚州纳入囊中,届时参议院将出现两党席位持平的情况,此时兼任参议院议长的副总统贺锦丽将拥有决定性一票,使民主党理论上成为参议院的多数党,这对拜登在未来总统任期内能有所作为至关重要。拜登的主要政策,包括大规模经济刺激方案、提高对高收入人群和企业税收的税改政策和加大对基础设施投资和改造以减缓气候变化,都需要得到参议院的通过确认才能顺利推行,佐治亚州的选举结果将对拜登推进议程的范围和程度产生深远影响。

  因此,为了争夺佐治亚州的两席参议员,两党可谓是卯足了劲。根据无党派机构“响应性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所统计的数据显示,民主、共和两党短短2个月时间内在佐治亚州这场参议院选举投入了将近5亿美元的竞选广告经费,堪称美国史上最贵的非总统大选。51岁的沃诺克是一名政治新人,在美国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曾传过福音的亚特兰大市艾比尼泽浸信会教堂当牧师,由于他与金博士之间的联系,沃诺克在黑人选民中备受欢迎,而佐治亚州的黑人比例相比于其他州都要高。根据2019年的人口普查数据,佐治亚州的非裔人口自2000年以来净增长了190万人,占全州32%的人口。与此相对比的是白人选民的比例已经从2016年的65%下降至目前的62%。民主党政治新秀奥索夫则是一名纪录片制作人,善于利用其职业优势在在Snapchat与Tik Tok上运营竞选账户。奥索夫曾在2017年佐治亚州的一席众议员特别选举中就曾筹得超过2300万美元的政治捐款,打破众议院选举的筹款记录,并且还得到已故民权领袖、金博士的好友约翰·刘易斯(John Lewis)和桑德斯等民主党内重量级人物的支持。

  优势微弱,拜登改革仍面临挑战

  虽然民主党掌握了参议院的席位优势,但是因为优势并不大,佐治亚州的胜利对于拜登政权和民主党来说并非一劳永逸。拜登政权在上台后,需要处理特朗普政策带来残留影响,首当其冲的就是特朗普的移民政策。虽说拜登承诺在他上任的100天内会撤销特朗普的移民政策,保证难民可以尽快入美寻求庇护,但是因特朗普的四年移民政策改革为移民系统添加了更多复杂的程序以及文件,想要在100天内将其理清并进行改革将会异常困难。同时加上现在新冠在美国以及其邻国的肆虐程度未减以及美国社会对边境安全问题的持续高度关注,即使拜登的移民政策能顺利在参议院中被讨论,共和党也只需要再说服一个在此议题上和他们立场相近的民主党参议员,就可以阻止拜登改变特朗普的移民政策。也正因为如此,拜登政权在参议院中推翻特朗普政策还将面临不小的困难。

  拜登想要推进的政策中也不缺乏有争议性的政策。在拜登的税收政策计划中,包含了将企业税率上调至28%,以及提高年收入在40万美元以上的个人需要缴纳的税金等具有争议性的举措。如果有任何一位民主参党议员因不支持拜登税务计划中的具体政策,而在这项计划上投上否决票,那拜登的税务计划将无法通过投票。同样由于票数优势太微弱,民主党的每一票对拜登的新政是否能顺利通过都至关重要。可是部分拜登提出的带有争议性的政策是否能获得参议院50位民主党议员的一致支持,这其中还存在很多的变数。

  佐治亚翻蓝,透视美国政治的重要窗口

  传统上佐治亚州是倾向于共和党的红州,过去二十年尚未有民主党人在该州的参议院选举中赢得席位,也没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在这里赢得选举,而州长和州议会更是掌握在共和党手中,主要是因为共和党在2010的选区重新划分中占尽了先机。美国在每十年人口普查结束后都会根据人口普查的结果决定每州众议员席位的增减,也会根据席位的增减来重新划分每州的选区。因为选区划分的职责一般会归于州议院,所以赢得州参议院多数席位的党派有着在选区划分上的绝对话事权。在2010,共和党开启了”红地图”行动(REDMAP),夺下了32个州的州众议院以及30州的州参议院的多数席位,并因此掌握了在多数州中重新划分选区的话事权。通过不公的选区划分(gerrymandering),共和党将聚集着多数民主党选民的区域拆分,以此削弱民主党选民在区域内的影响力。同时共和党将这些被拆分的区域划入由多数共和党选民聚集的区域中,以此保证区域内共和党选民的数量能超过民主党选民,该选区因此能一直选举出共和党出身的国会众议员。于是在2010到2020十年间的国会选举中,民主党接连落败,一直无法掌握多数席位,直到2018年的中期选举中才奇迹般的夺下了众议院的多数席位,以及到2020大选才赢得了国会两院的多数席位。在过去的10年中,占领国会和过半州议院的多数席位的共和党则一路凯歌,频频阻碍民主党的法案的进程,并且顺利将反堕胎、反控枪等保守法案在全美推进。

  另外,此次共和党在佐治亚州痛失两席与共和党的“特朗普化”不无关系。自2016年赢得大选之后,特朗普不以理性说服选民的民粹主义风格和煽动党派斗争的政治作风,还有推特治国“直通”基层选民,已经深深将共和党烙上特朗普的印记,共和党人不得不在各种政策议题和政治宣传口号上跟从特朗普的步调。从2018年中期选举共和党的党内初选就可以看出,特朗普支持谁,谁当选的几率就更大。对于党内的“不忠诚分子”,特朗普更不惜亲自上阵号召选民将其拉下马。特朗普对共和党选民的鼓动能力决定了他对共和党人的决定权。在此次佐治亚州的选举中,原本立场较温和的两位共和党候选人在选举的压力下也不得不特朗普化,譬如洛夫勒就突出自己与特朗普路线立场一致,并且攻击其对手沃诺克是“左翼社会主义分子“。

  共和党的特朗普化尚属其次,其民粹主义作风所带来的美国社会分裂和对民主制度的伤害更为深远。这次佐治亚的选举点票结果也显示,沃诺克领先洛夫勒1.2个百分点,奥索夫则领先不到1个百分点,这进一步说明了美国社会内部之分裂。这也体现在两党选民在在经济政策、气候变化等一系列政策问题上存在巨大的党派鸿沟。另一方面,特朗普对大选结果的否认和威胁挑战选举结果也损害了美国民主制度。曾在2018年出版了《民主是如何终结的》(How Democracies Die)这一畅销书的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教授齐布拉特(Daniel Ziblatt)认为,美国很可能陷入独裁统治的陷阱,因为健康的民主制度至少需要两个熟谙政治竞选和接受选举失败的政党。而特朗普却拒不承认选举失败,甚至施压佐治亚州务卿寻找多余选票以推翻大选结果,破坏了权力和平交接的原则。新冠疫情尚且有疫苗可以应对,而处理社会分裂和政治极化等政治疫情则没有任何疫苗可以治疗。

  此外,这次佐治亚州“红翻蓝”可以成为观察美国人口流动态势的重要窗口。传统上经济较发达的东西海岸都市圈,譬如加利福尼亚、华盛顿州等经济较发达且政治倾向深蓝的州呈现出较明显的人口流出,而中部城市譬如佐治亚的亚特兰大、得克萨斯的奥斯汀则接受了相当一部分的人口流入。这些中部城市相对而言税收和生活成本较低,加之在新冠疫情影响下经济收入受到冲击,这些传统红州很可能会吸收越来越多来自东西两岸经济发达蓝州的人口迁入,这将动摇共和党在这些地方的传统优势,从而产生深远的政治影响。

  民主党的全面执政对拜登政府来说更是一种压力和责任,完全的权力也意味着完全的责任,包括做什么和没做什么。2008年奥巴马当选和民主党在参众两院大获全胜使民主党同样实现全面执政,然而奥巴马政府在通过了“奥巴马医改”这一重大法案之后,其他大型立法已经乏善可陈了,更在两年后的中期选举中被共和党翻盘。因此,拜登政府如何治疗好美国目前的国内政治疫情和重塑社会结构,将是对民主党执政能力的一次长远考验。

  本文作者

  陈定定,海国图智研究院院长,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巫英加,海国图智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郭雷,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