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美国观察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外治理 > 美国观察

南桥:从得州扑克到得州政客

作者:南桥

来源:澎湃新闻

来源日期:2021年02月20日

本站发布:2021年02月20日

点击率:19次


  当地时间2021年2月19日,得州电力稳定委员会(Electric Reliability Council of Texas,简称ERCOT)终于在新闻发布会中声称得州电力的紧急状态结束。此次大停电,周围朋友中停得最长的家庭断电78小时。

  “水深火热”之中,普通人守望相助,这是得克萨斯精神的闪光处。除了邻居之间相互帮助之外,路上的陌生人遇到困难,总是有人停车帮忙。我们学校的莎士比亚研究专家、《荷兰夫人》(The Dutch Lady)一剧的发现者Joe Stephenson,在疫情期间在自己车厢里塞满水和饮料,开车在外转悠,在社交媒体上留下自己的电话,让缺水的人联系他。人文学者的修养,不是标榜阳春白雪,而是在冰天雪地中开车,成为一个送水侠。

  我们这里还有一个小本经营的生意人,“爱心烧烤”(Heart's BBQ), 经营着一个移动餐车,在断水断电的日子里,把平时烧烤用的木柴捐出来,用卡车免费送给各家各户。他们还送了我一些,不是象征性地送来一两根木头,而是一家人一起上,搬了一堆到我车库里。木柴送完了,他们又开始送水。此次危机中本地小企业回馈社区的做法,让人感到温暖。

  但这次危机中,得州政客的表现,让人大跌眼镜。不知道日后的得州政客,会不会像得州扑克一样,成为专有名词?

  首先被人问责的是得州州长格雷格·阿博特(Greg Abbott)。危机的处理他第一时间责怪ERCOT。然后,在福克斯新闻的访谈中,他将这次危机的原因,归结为清洁能源问题,说“绿色新政”(Green New Deal)会给美国带来灾难。

  绿色新政是今年31岁的年轻众议员亚历山德里亚·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和麻省民主党参议员埃德·马基(Ed Markey)2019提出的法案,但是未获得通过。绿色新政会强调使用风能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阿博特把这次危机的责任,推给了风力发电的涡轮机在冷冻天气下无法运营。舆论很快指出,风力发电只是供电的小部分。阿博特次日就改口,称所有的能源模式这次都出现了问题。

  阿博特怪责绿色新政,更大的背景是拜登在台上,推翻了特朗普脱离巴黎气候协定的决定,重新关注环保和气候变化问题。清洁能源和环保,已经成了共和党和民主党争夺的一块重地。此次得州危机之后,双方势必会发生一场恶斗。民主党会因为这次危机,更加强调风能太阳能的重要性。共和党则相反,两方都可以找到证据:毕竟这次大停电中,风能和天然气能源的发电厂,都受到了影响。吃够了受冻没电之苦的得州人,在这论争前,还会甘心做吃瓜群众吗?我倒是希望,经过这次考验,以后得州人生活会节省一些。总体上说,美国人资源浪费是很严重的,淋浴时水会哗哗流一二十分钟,刷牙时不关水龙头,室外酷热的时候衣服还用极为耗电的烘干机烘干。

  关于得州电网的独立问题,得州前州长里克·佩里(Rick Perry)称,得州人宁可吃几天苦,也不会接入北美东西大电网,以免受到联邦管制。事实上,老百姓岂止是受几天苦的问题?此次气候危机中,已经有超过三十多人死亡,无数人无家可归有家难回。来电后,人们回到家中,有的发现水管爆裂,水漫金山。我女儿在达拉斯学校的宿舍也水管爆裂,她是宿管之一,还要轮流值班安顿宿舍学生,非常辛苦。诸多家庭水管爆裂导致的损失很惨重。没错,大部分家庭有保险,但是让保险公司处理,家庭自己也要掏腰包支付“共付额”(co-pay)。这笔开支多在1000美元到房价1%之间。如果维修金额在此以下,比如如果房子价值25万,1%的共付额就是2500美元,过了2500美元的部分保险公司才开始赔付。也就是说,如果维修费是2400.找保险公司报修,保险公司不用理赔,反而给报告的人家增加一项记录,继而导致未来保费增加。很多老百姓可能只会忍气吞声,自己掏钱算了。无论如何,老百姓在此次危机中都蒙受了实质性损失。很多商家,由于停电停水歇业多日,也损失惨重。此次危机给得克萨斯带来的损失,不亚于一次飓风。

  里克·佩里关于脱离联邦管制的说法,只有利于大石油大天然气等能源企业的,老百姓并不能从中得到任何好处。不过得克萨斯州的共和党政客代表着保守派的价值观,并不关心底层利益。在某种程度上,他们信奉的是丛林规则。危机中,我们附近小城科罗拉多市市长蒂姆·博伊德(Tim Boyd)在市民质疑下,告诉受冬季风暴停电影响的居民“没有人欠你或你的家人任何东西。在这种艰难时世下,本地政府不负责来支持你,你要么沉下去淹死,要么游起来!”这个充满弱肉强食逻辑的说法,很快给他引来了更迅猛的批评,这位市长最终引咎辞职。

  得州政客中表现更为丑陋的是得州参议员泰德·科鲁兹(Ted Cruz),在全得州陷入重大危机的时候,他居然带着家人去华氏85度的墨西哥坎昆去度假了。他登机的照片被人曝光之后,引起了巨大的愤怒。他于是又匆匆订票回来,并跟人解释说,是自己两个女儿的学校停课,想去坎昆避寒。他只不过想做个好爸爸。他越解释越乱。大家发现他是遇事拿两个十来岁的女儿当借口,这对她们也不是什么好榜样。为了做个“好爸爸”,他还动用特权,让休斯敦警察帮忙送他去机场。后来有记者去他家实地考察,发现他还把一只小狗丢在了家里,由安保人员替他照看。这一报道,又捅了动物保护组织的马蜂窝。这个曾和特朗普互撕、后来成为铁杆川粉的得州政客,在危机中成了网红。人们用他制作了很多段子,例如“英雄的父亲穿过墨西哥边境,跋涉1200英里,给自己的家人找自来水、供热和电力。”“英雄的泰德·克鲁兹不惜远赴坎昆,甩起自己的牛仔套索,把太阳拉回得克萨斯。”克鲁兹成了追日的后羿了。

  共和党这种不关注底层民生的做法,更加削弱了共和党的公信力。有人问,这么糟糕的政客,为什么不把他们推翻?快了快了,等他们任期到达,大家就会给他们选下去。在克鲁兹们逃离灾难现场去度假时,得克萨斯民主党人贝托·奥罗克(Beto O'Rourke)和他的志愿者者打了78万多个电话给得克萨斯各地的老人,帮他们获取各自所需的资源。灾情之后,奥罗克将和阿博特竞选州长。一场雪灾后,得克萨斯会不会由红转蓝?拭目以待。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