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中美关系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际中国 > 大国外交 > 中美关系

陆克文:中美双方领导人都应谨慎,防止被国内民族主义沙文主义绑架

作者:陆克文;尚道战略/编译

来源:外交事务》

来源日期:2020年08月09日

本站发布:2020年08月09日

点击率:85次


导读

  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中美关系急转直下,外交领域的剑拔弩张让两国关系在一次次危机中摇摇欲坠。当前世界可能不仅面临着一场冷战,更有可能面临一场热战。从现在到11月份美国大选关键的几个月里,两国发生冲突的可能性极高。两国之间的导火索很多,从网络安全问题、美元武器化到香港和南海问题。政治高层和军事对华的渠道在最关键的时刻萎缩。在这种情况下,两国凡事都要三思而后行,否则,未来三个月可能破坏未来三十年的国际和平与稳定。大国之间的战争,包括无心招致的战争,对任何国家而言都很少能够善终。

6b6e-isehnnk2312529.jpg

  权力转移

  导致中美两国陷入现在这种不稳定状态的原因有很多。有结构性的原因,也有一些更直接的原因。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国与美国军事和经济力量平衡的变化。美国经济与军事增长的不平衡,陷入中东的泥潭,加之2008-2009年金融危机的影响,让中国获得了难道的发展机遇。在中国抓住机会以更自信的姿态走向全球舞台之时,美国对中国这种不断变化的姿态的回应则是越来越咄咄逼人。美国近期公布的政策清楚地表明,延续35年的战略接触已经结束,一个新的、尚未完全界定的战略竞争时代已经开始。两国在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科技、人才等诸多领域展开了激烈的竞争。最终结果是,两国关系脱离了通过半个世纪精心培育的政治、经济和外交束缚,并退化到了最原始的形式——一场争夺双边、地区和全球主导权的不受约束的斗争。

  当前,中美两国的国内政治压力都让危机管控变得愈发困难。

  就美国而言,总统大选在即,中国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成为总统竞选的核心议题——这些议题包括新冠肺炎疫情的起源及美国灾难性的应对(截至2020年年中,已导致超过15万美国人死亡);经济危机(14.7%的失业率、43.0%的破产率和惨不忍睹的公共债务);更不用说前途未卜的美国全球领导地位了。在上任的前三年里,特朗普政府内部在中国问题上存在分歧,特朗普本人经常进行干预,以阻挠他的前国家安全顾问H·R·麦克马斯特(H.R.McMaster)制定的在2017年12月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中阐明的强硬政策的全面实施。但自3月份以来,在全国民调支持率暴跌的推动下,特朗普将他在国内的一系列政治、经济和公共卫生灾难归咎于中国。他激烈的言辞与其在台海、南海等领域的强硬干涉相匹配。与此同时,特朗普的对手、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决心不被特朗普在中国问题上包围,这造就了一个独特的易燃政治环境。如果出现任何危机,这几乎没有留下外交政策的迂回空间,更不用说军事妥协了。

  再加上两国关系正在发生的更深层次的变化,所有这些都构成了一种危险的政治和战略混合体:被削弱的特朗普,毫不妥协的拜登,以及准备动员民族主义的中国领导人。因此,双方都应该仔细考虑未来几个月可能出现的危机——特别是在香港、台湾和中国南海,这些危机中的任何一个都可能螺旋式上升为更糟糕的情况。北京和华盛顿意识到被视为软弱的政治代价,双方是否真的希望通过升级危机以保护自己的国内地位?或者,他们是否在制度上的准备和政治上的愿意缓和局势,以避免灾难?

  中美关系恶化的几个潜在导火索

  1.香港

  自《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在香港的落地实施以来,中美在香港议题上的争执日益严重。如果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政府对乱港分子、媒体重拳出击,美国可能会以此为借口发起外交和经济制裁作为回应,并推动其盟友也这样做。但香港香港问题本身可能并不会引发中美全面危机,因为英国比美国更为关切香港的政治问题,而无论香港问题怎么发展,美国任何形式的干预都缺乏国际法律依据。尽管如此,香港问题会使得原本摇摇欲坠的中美关系更加脆弱,使得双边危机管控更难进行,包括在安全领域。

  2.两岸问题

  两岸问题一直是中美关系中最大的挑战。随着台湾岛内政治生态的变化,两岸议题也愈发敏感。随着特朗普政府增加了对台军售的规模和频率、改变对台湾地区领导人的称谓、并增加美国和台湾官员之间的公开接触等行为不断触碰中国的底线,华盛顿正越过中国在台海问题上的底线。目前,北京、台北和华盛顿都选择不越界行事。尽管如此,在目前的政治环境下,特朗普政府可以选择将台海局势升级——比如允许美国海军访问台湾港口。中国领导层在政治上对这种挑衅行为不可能坐视不管,这种行为可能招致中国在台海进行低强度的军事行动加以回应。

  3.南海问题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南中国海发生军事事故的风险要大得多。近年来,中国通过海洋执法和渔业等切实增强了对南海的控制,在2016年之前,美国也并未插手南海问题。但此后,美国海军加强了对南海的干预。新冠疫情全球大爆发以来,美国海空侦察任务的速度和强度明显增加,华盛顿在南中国海部署了两艘航空母舰,澳大利亚和日本的盟军海军也加入了其中,而中国也做出了有力的回应。随后,在7月13日,华盛顿一改过去中立态度公开否认中国对南海的主权,澳大利亚也紧随其后发难。这一变化使美国正式与挑战中国广泛海洋主张的东南亚国家结盟。美国的这一系列举动进一步加剧了美中两军之间的紧张关系。

  现有的关于避免和管理空中和海上碰撞的协议的谅解备忘录是在奥巴马政府期间谈判达成的,当时北京和华盛顿之间的信任几乎完全崩溃。随着该地区各军种的部署的迅速增加,这些协议是否有效还远不确定,在该地区,美国和中国的军舰和飞机之间已经有过险些相撞的历史。因此,在积怨将潜在的双边政治关系推向半个世纪以来的最低点之际,中国南海已经成为一个紧张、动荡和潜在的火药桶。双方部署的海空军硬件数量之多,使得意外(甚至有意)相撞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中美领导人面临的问题是,如果发生重大碰撞,会发生什么?如果一架飞机被击落,或者一艘海军舰艇被击沉或残废,为了避免立即军事升级,是否已经就下一步达成了什么一致意见?近期由某智库举行的桌面推演揭示了令人不安的结果。但在现实世界的情况下,除了桌面推演之外,北京和华盛顿当前的国内政治环境很容易推动双方升级。考虑到两国高度紧张的公众情绪,以及对两国领导人都有很高的政治利害关系,很难乐观地认为对双方会保持克制。

  避免发生21世纪“卑梁之衅”的悲剧

  我们经常被嘱咐以史为镜。事实是,历史很少以完全相同的形式重演。但对于中美两国的民族主义者来说,他们可能没有意识到事情已经变得多么严重。导致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事件的核心教训是,一个相对较小的事件(1914年6月下旬奥地利斐迪南大公在萨拉热窝遇刺)可能会在几周内升级为大国之间的战争。冲突无情地升级、外交的不力和粗暴的民族主义,加之民众和领导人都不相信冲突实际爆发的可能,都最终导致了“卑梁之衅、血流吴楚”的世界大战悲剧。

  对美国来说,中国的挑战是真实的,这需要美国在所有政策领域与盟国建立协调一致的长期战略。它还需要一个新的美中关系框架,一个基于“可控的”战略竞争原则框架:在政治、经济、技术和意识形态相互竞争的同时,理解对方的底线,建立开放的高层沟通线路,以避免意外升级。此外还要确定互惠互利的全球合作领域(如在流行病和气候变化方面)。

  但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安全地度过接下来的几个月,避免在美国总统竞选和中国国内政治争论不休的时期陷入冲突。双方领导人都应谨慎,防止被国内民族主义沙文主义绑架。

  作者:陆克文(Kevin Michael Rudd),1957年9月21日出生于澳大利亚昆士兰州楠伯镇,毕业于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澳大利亚第26任、28任总理,澳大利亚工党前领袖。原文链接:https://www.foreignaffairs.com/articles/united-states/2020-08-03/beware-guns-august-asia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