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越南改革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外治理 > 社会主义国家 > 越南改革

张全:越共十三大开幕,“四驾马车”会变吗?未来方向怎么定?

作者:张全

来源:上观新闻

来源日期:2021年01月28日

本站发布:2021年01月28日

点击率:75次


大会对越南的未来发展具有“举旗定向”的重要意义。

1月25日,越南迎来党和国家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从当天起至2月2日,越南共产党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大会将选出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并确立未来5年乃至更长时间的国家发展方向和目标。

“越南民众热烈庆贺对国家发展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会。”外媒写道,“首都河内街道两侧挂满宣传海报,国家会议中心树起镰刀锤头雕塑,代表们在大会前夕拜谒胡志明墓……”分析人士认为,大会对越南的未来发展具有“举旗定向”的重要意义,无论中央领导集体发生何种变动,面对国内外格局的深刻变化都将肩负新的重任。

承前启后

越南共产党每5年举行一次全国代表大会,讨论通过党的重要文件,选举产生党的领导机构成员。

在1月25日越共十三大召开预备会议、通过大会议程和选举规则等文件后,大会于当地时间26日上午在国家会议中心正式开幕。代表全国510多万名党员的1587名代表出席大会,较十二大增加近80名,是参会代表最多的一次。

越通社称,除了选出新一届领导班子,大会的重要议程还包括:总结越共十二大决议执行情况,回顾革新开放35年经验教训,提出2021—2025年经济社会发展任务和方向,确立至2030年(建党100周年)、至2045年(建国100周年)国家发展方向和目标。

在接受越通社采访时,中国驻越南大使熊波表示,越共十三大是一次承前启后的大会,将实现领导集体和中央委员会的代际更替。大会适逢越南革新开放35周年,将开启越南面向建党建国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迈进的新征程,对未来具有举旗定向作用。

对此,中国社科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越南问题专家潘金娥表示赞同。她认为,大会召开有以下几个背景:

第一,会议正值越南革新开放35周年和十二大各项任务目标完成之际。对过去的成就和经验教训进行总结,成为大会题中之义。除了“承上”之外,还要“启下”,就是在政治系统革新、激发国家发展渴望等方面提出一系列未来目标,以顺应新形势要求。

第二,2020年越南顶住新冠疫情冲击,在疫情管控和经济增长两方面成为“优等生”——该国新冠确诊病例约1500例,病亡数约35例,令人刮目相看;经济增长则达到2.9%,成为全球增长最快的十个国家之一。与此同时,越南在外交领域也斩获颇丰,它作为东盟轮值主席国和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成功举办东亚合作系列会议。它还与英国、欧盟签署自贸协定,与多国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

“因此,越共十三大也会总结过去一年的成果。这些成果增强了民众对越共领导能力、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信心,为下一步制定国家发展方向和目标奠定坚实基础。”潘金娥说。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所周边外交室主任周士新认为,与5年前的越共十二大相比,十三大面临的内外环境发生深刻变化。

内部环境方面,十二大的领导班子更迭可预测性更强,这次则存在不确定性;相比2016年,如今的越南社会自由化程度更高,如何使政治体制变革更好地适应社会经济发展的要求,也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外部环境方面,对于越南这个外向型经济体而言,十二大时期是其经济稳定高速增长的阶段,而如今这种“顺风顺水”正受到全球疫情“逆风”挑战。另一方面,越南加入一系列双边和多边经贸协定,固然抓住了开放机遇,但势必迎来不同于以往的竞争和风险。

“总而言之,国家转型过程中呈现的新特征,国际环境的复杂多变和不确定性,令越共的挑战更为艰巨。”周士新说,“这也是为什么越共要以团结、民主、纪律、创新与发展为方针,通过大会加强全党、全民族建设社会主义事业政治决心的原因。”

两大议题

外界普遍认为,为期一周的大会中,“人事变动”和“未来定调”是两大核心议题。

大会将从1587名代表中选出约200名委员进入新一届中央委员会,再从该委员会中选出约20人组成政治局。选举还将产生新的越共中央总书记等职务和机构。

越南的最高权力架构被形容为“四驾马车”——党中央总书记、总理、国家主席、国会主席是核心“操盘手”。需要补充的是,越南宪法规定,总理、国家主席、国会主席三个职务将在几个月后的越南国会选举中产生,但通过大会往往能捕捉到权力分配的迹象。

潘金娥认为,从日前闭幕的越共十二届十五中全会结果分析,大致能确定以下几点:第一,会选出一些超龄的、特殊情况的委员进入中央委员会,委员数量可能多于预期。第二,担任核心领导岗位的人选年龄会被放宽,即只要身体条件允许、岗位要求的各项素质具备,可作为特殊情况留任。“这种安排确保中央领导层稳定过渡,产生继承性比较强的班子。预计‘四驾马车’中可能有2位以上仍在这一体系中任职。”

“我认为四大要职的归属还不明朗。”周士新说。在他看来,国家大事不仅由关键人物决定,也是中央委员会集体决策的结果。比较肯定的一点是:年轻一代将更多进入决策中枢,以老带新的格局将在十二大之后延续。

另一项重大议题是如何制定未来目标。

潘金娥指出,越共的目标、方向、重点,在大会的主题中得到全面展示。本次大会主题为“加强廉洁强大的党和政治体系建设和整顿;激发国家发展渴望,弘扬全民族大团结精神和力量,将之与时代力量相结合;继续全面、同步推进革新事业;建设和保卫祖国,坚定维护和平稳定环境;为到二十一世纪中叶我国成为社会主义定向的发达国家而奋斗。”

潘金娥注意到,十三大与十二大相比,出现几处新提法。一是加强政治系统的革新。二是提出“激发国家发展渴望”。根据越共十三大政治报告草案等文件,国家振兴的过程会分三步走——到2025年将越南发展成为具有现代工业、超越中等偏低收入水平的发展中国家;到2030年成为具有现代工业和中高收入的发展中国家;到2045年成为高收入的发达国家。

“应该说,这个布局是宏伟的,吹响了进入新时期现代化发展的号角。”潘金娥说。

周士新等分析人士认为,10字方针也凸显越共要以多项核心任务作为未来工作的主线——“团结”就是要凝聚全社会建设“强盛越南”的力量,发挥“越南祖国阵线”等社会团体的作用;“民主”就是增加政策透明度,“纪律”就是建设社会主义法制国家和廉洁稳健的政治体系,“创新”就是培育新的增长点,跟上第四次工业革命、数字经济等产业变革的步伐,“发展”就是注重可持续和包容性发展……“可以说,经过长时间的会议筹备,越共对于国内外出现的新形势是了然于胸的,也会想办法应对未来5年乃至更长一段时期的新变化。”

挑战仍存

两位专家都表示,无论中央领导集体代际更替结果如何,他们都将面对新的挑战。

内政方面,第一,越共已经意识到,一部分党员干部思想还不够坚定,受到西方和平演变影响,业务素质也不过硬。越共多次会议均指出,上世纪90年代提出的“四大危机”(其中包括和平演变危机、贪污腐败等问题)仍然存在,且斗争形势更加复杂。第二,经济增长速度虽然可观,但经济增长质量和效果还未达到预期,需要调整经济结构,朝着集约型方向转变。第三,社会管理、舆论管控水平有待提高。越共也将提升人力资源素质作为突破口之一。

外交方面,越共文件显示,随着大国竞争日趋激烈,东南亚国家可能被地缘政治争夺所裹挟,对越南将构成冲击。而且,世界经济陷入衰退,迫使大国调整发展战略并减少对外依附,将对越南的全球产业链定位带来挑战。在上述背景下,专家认为越南一来会更倚重东盟的主导作用,二来会坚持积极主动、深入广泛地融入国际事务,履行与各国签订的经贸协定,三来会致力于构建多样化、多边化外交关系。“一个看点在于,越南有意参与多边国防安全机制,具体情况如何有待观望。”潘金娥说。

今年是中越建交71周年,也是美国政府换届之年。十三大之后,越南与中国、美国的关系将呈现何种走向?

潘金娥认为,不论人事变化如何,越南仍会奉行大国平衡战略。中越关系方面,去年两国贸易额增长迅猛,越南成为中国第六大贸易伙伴,中国则是越南最大贸易伙伴和第三大投资国。虽然在一些敏感问题上尚存分歧,但越南不会放弃在党际、经贸、人文等方面深化对华合作,良好势头有望延续。美越关系方面,美国是越南第二大贸易伙伴,越南对美存在大量贸易顺差。预计拜登政府不会太关注“汇率操纵国”认定问题,而是会更加重视在意识形态等方面对越施压,同时也会继续拉拢越南、印尼等国,为印太战略服务。“总之,越南在处理对外关系方面会采取务实态度,斗争与妥协并举,争取利益最大化。”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