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互联网治理

首页 > 中国治理 > 专项治理 > 互联网治理

阑夕:关于百度何以屡教不改

作者:阑夕

来源:阑夕

来源日期:2016年05月02日

本站发布:2016年05月02日

点击率:1843次


  1、几乎等同于“血友病贴吧”事件的翻版——连发酵时间(周末)和起源地点(知乎)都完全一致——青年魏则西之死,再度将百度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不同的是,这次不再是有罪推定,而是通过一条鲜活生命的消逝,将相当重量的责任直接架在了百度的头顶。

  2、百度屡在医疗广告上产生严重的舆情危机,本质上与汉娜·阿伦特所说的“平庸之恶”是相符的,百度认为它所提供的搜索工具和通讯公司提供的通话服务无异,没有道理承担多余的责任,但是公众的愤恨在于,百度明显有能力帮助用户避免风险,但它不愿履行这种能力,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道德的优先级不够高——相比维持可观的收入而言。

  3、另一方面,围绕百度的责骂开始显得缺乏新意,用媒体行业的“黑话”来说,叫作“姿势用尽”,你会发现事情的因果愈来愈重复,而百度就像一块横亘于激流中的礁石,任凭风吹浪打,依旧巍然如故。

  4、道德从来不是约束企业的砝码,除非其在市场制度的影响下会与企业利益存在重叠区间。用米尔顿·弗里德曼的理论来讲,任何企业的目标都是利润最大化,而一项慈善活动如果不想成为股东与管理者之间的分歧,那么它最好能够被证明可以增加利润。也就是说,企业行使道德的理性在于这种行为是否有利于其市场投票——也就是顾客的钞票——的上升。

  5、百度的实际情况则是,以2015年Q1财报为例,在经历近年多次声讨危机之后,其营收同比大涨31.2%,这种业绩,很难说服其领导层意识到“用户正在远离”的威胁。不必指望所谓“探访基层”式的表演——比如质疑李彦宏为什么不去网上看看那些骂声——这种充满小农意识的要求绝非现代企业的运营法则,真正的问题在于:为什么“用脚投票”的规律无法适用于百度?

  6、互联网发展到今天,“生态”一词深入人心,百度虽在“BAT”里处于最下风的位置,但其流量围栏的多年优势,绝非简单的“杯葛百度”就能瓦解的,何况这种出于一时激愤的杯葛面积及时效究竟多大还需打上一个问号。同时,百度与导航网站的亲密合作、与内容平台的赋能交易、与服务产业的深度瓜葛,都有着成熟且稳定的流量管理模式,打破这种局面,也不是“从此不在浏览器里输入baidu.com”的自我鼓励可以轻易办到。

  7、不过,让百度感受到“疼痛”——用户的流失、收入的下降、份额的萎缩以及应诉成本的加大——仍是解决医疗行业虚假广告泛滥的唯一方法,在这个世界,从来只有痛定思痛,而不存在良心发现,公众亦无法对企业家去进行预先的良知政审。简而言之,切断对于百度的依赖,离开百度治理的领土,直至水滴石穿。

  8、当然,义愤也会带来别样形式的期许,比如很多人认为,政府应当“管管百度”,要是能把百度这家邪恶的企业给关停查抄,那就再好不过了。恕我直言,权力固然有其“快刀斩乱麻”的特性,但是这种嘴上痛快与大多数诅咒一样,除了泄欲,毫无作用。何况在这个产业链上,百度只是下游分发的一环,在更上游的那些黄金位置——比如医疗资质的审批和寻租——政府难逃其咎,板子打给百度,也就意味着要打到自己身上。

  9、站在个人角度,杜绝百度的危害很容易,你不去访问百度及其裙带产品即可,它可没有能力强迫你去接受医疗欺诈,只是在声讨百度的集体中,动辄指责他人“姿态不如我意,必是巧妙洗地”,这种裹着愚蠢而自信的暗箭就很难防范了。至于Google在违禁药品(包含非法处方药、未经FDA通过的测试药等)上的吃亏,或许也值得一看:曾有药贩通过购买近义关键词——而不是实际关键词——来绕开Google的监管,而Googlee则被北美两个大国的检方逼着接受一张又一张的高额罚单,最后Google实在头大觉得这事儿自己的确拿捏不好分寸,结果它把大部分的药品广告品类都给直接关了——钱不好挣,于是不挣,用中国的话来讲,就是“有所不为”。

  10、另外,医疗属于专业领域,即使百度没有出现虚假广告的问题,用户也不应依赖搜索引擎这类非专业工具寻求解答,因为其中的风险和责任主体的确难以划清。推荐来自比利时的这支视频:Don't google it。

魏则西的死,“百度”经年累月的恶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大巨盛昌实业集团

  文/一人君

  今天的i看见属于一位已经离开人世的年轻人。

  他名叫魏则西,21岁,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的大学生,4月12日早上8点多去世。他的父亲登录则西的知乎账户,传达了这一讯息。

  魏则西的死,“百度”经年累月的恶


  魏则西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大学生,可是他的死却在网络上掀起了波浪,原因只有一个,几乎大部分网友都将他的死,与百度的恶联系到了一起。

  你可能已经想到了,没错,就是百度对医疗行业的竞价排名。

  魏则西的死,“百度”经年累月的恶


  滑膜肉瘤是一种很恐怖的软组织肿瘤,就是癌症。目前对这种病,全世界都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加上魏则西是四期,也就是晚期,几乎是绝症。

  魏则西是家里的独子,可想而知他父母的心情,拼命四处给他治疗,但疗效都不大。

  最后,他们将希望转到了网络上,计算机专业的魏则西在百度上查到了北京的一家医院,说可以治疗这种病,随即赶到北京,经过检查后,医生说,治愈希望在80%以上。可是在花光了20多万后不久,魏则西却魂归西天。

  似乎早有预知,在这家医院治疗之后,魏则西就已将整个经过写到了网络上。则西死后,引起了网友对百度的强烈指责。

  我们来看一下魏则西生前在知乎上写的治疗经过。

  魏则西的死,“百度”经年累月的恶


  魏则西的死,“百度”经年累月的恶


  魏则西的死,“百度”经年累月的恶


  魏则西在文章里没有点名的那家医院,名叫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这是一家公立三甲医院。

  而也正是这一点,面对网友的指责,百度官方微博@百度推广于4月28日发了一条义正词严的微博。

  魏则西的死,“百度”经年累月的恶


  百度推广说,因为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是公立三甲医院,所以魏则西的死跟他们没有一点关系。

  这里需要说明一下,当初魏则西在百度搜索查找时,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排在搜索的第一条,加上是公立三甲医院,所以魏家人相信了。

  看起来,百度的说法很有道理,医院治疗病人,谁也不能保证百分百不死人,虽然这家医院通过竞价排名排在了第一位,但它是一家公立三甲医院,并非江湖游医。

  真的是这样吗?有网友发现了蹊跷。
  魏则西的死,“百度”经年累月的恶


  原来,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是公立三甲医院不假,但是它的一些科室已经承包给了福建莆田人。不幸的是,给魏则西治疗的,也是莆田人承包的。

  医疗行业的莆田系,其肮脏与丑恶,就不用一人君多说了吧。

  魏则西在他的文章中提到了一种治疗方法,一种所谓的斯坦福生物免疫疗法,从国外引进的。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技术呢?有网友查到了。

  魏则西的死,“百度”经年累月的恶


  斯坦福生物免疫疗法在国外早已被淘汰,原因为它的疗效几乎为零。可是却被国内一些无良医家包装成国外先进疗法,糊弄病急乱投医的老百姓。

  一切真相大白后,网友的愤怒瞬间爆发。

  魏则西的死,“百度”经年累月的恶


  愤怒的@北京厨子连发了十几条微博,直接痛骂百度:

  百度就是靠着中国人的人血馒头暴力式成长的,百度员工领的每一分钱,里面有一半都是受害者的医疗费。

  关于百度的恶,特别是在医疗行业推广的竞价排名,早已是臭名昭著。它唯利是图,谋财害命,对那些求医无门的患者,百度的医疗竞价排名,往往就是他们的死期。

  魏则西在文章中说,希望明天会有好转,柳暗花明又一村,可以找到活下去的办法。

  但遗憾的是,自从他用百度来寻找治疗方法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走上了不归路;一沾上百度的医疗竞价排名,他的一只脚就已经迈进了地狱的大门。

  用网友霍炬的一段话来结束今天的文章吧,说的实在是太透彻了:

  百度控制着普通人接触信息时代的入口,却把路标指向邪恶欺骗的世界。

  它让人们对互联网世界失去信任,对技术失去尊重,在使用这个时代最先进的知识信息获取方式时感到恐惧。加剧了信息占有乃至智识上的不平等。

  这种对弱势群体对普通大众的经年累月的作恶,是最深的恶。

  魏则西的死,“百度”经年累月的恶


  关于百度的恶,特别是在医疗行业推广的竞价排名,早已是臭名昭著。它唯利是图,谋财害命,对那些求医无门的患者,百度的医疗竞价排名,往往就是他们的死期。

  魏则西在文章中说,希望明天会有好转,柳暗花明又一村,可以找到活下去的办法。

  但遗憾的是,自从他用百度来寻找治疗方法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走上了不归路;一沾上百度的医疗竞价排名,他的一只脚就已经迈进了地狱的大门。

  用网友霍炬的一段话来结束今天的文章吧,说的实在是太透彻了:

  百度控制着普通人接触信息时代的入口,却把路标指向邪恶欺骗的世界。

  它让人们对互联网世界失去信任,对技术失去尊重,在使用这个时代最先进的知识信息获取方式时感到恐惧。加剧了信息占有乃至智识上的不平等。

  这种对弱势群体对普通大众的经年累月的作恶,是最深的恶。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