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英国道路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外治理 > 聚焦欧洲 > 英国道路

夏国涵: 帝国的自我救赎

原标题:----深度剖析大限将至的英国脱欧

作者:夏国涵

来源:国观智库

来源日期:2019年03月28日

本站发布:2019年04月09日

点击率:41次


  根据作者在天津外国语大学讲座实录编辑整理

  3月27日,英国下议院投票再次推迟了脱欧日期,依然没有对脱欧方案形成统一意见。目前,英国首相梅正在努力游说欧盟方面答应将原本应定于3月29日的脱欧截止日期延后至6月30日,这个日期是有讲究的,因为正好跨过5月23日欧洲议会选举,英国参加与否很可能决定了英国脱欧整件事未来的走向。

  注:3月21日,欧盟春季峰会上同意了打折版的英国脱欧延期方案,即若本周内(3月25日-3月31日)英国议会下院通过了“脱欧”协议,将允许脱欧延期至5月22日;若英国议会下院未通过“脱欧”协议,则英国必须在4月12日前决定是否参加欧洲议会选举,若参选则可能继续延长脱欧期限,若未参选,则延长选项自动作废。

  回顾整个脱欧谈判过程,就像是一出闹剧。英国议会接连否决了数个方案,但这些方案本身都是相互矛盾的:英国首相梅经过了两年的艰苦谈判,和欧盟已经达成了可以互利的妥协方案,这个结果欧盟同意了,梅首相同意了,然而英国议会的反对党并不同意。据说该脱欧协议长达580多页,但英国脱欧派议员们看都没看就直否决了。之后英国议会的几次有关脱欧问题的投票更是矛盾重重,其中还包括一次对梅首相的不信任投票。可能有结果的路径全都被否决,所以梅首相的焦头烂额可以理解。

  由此观之,英国脱欧已经成为英国内部政党斗争的工具,反对派之所以反对梅的一切提议,本质上是为了反对而反对,希望借脱欧博弈将梅逼下台(这种政治算计目前正在起效),并不是真诚地讨论何种协议对国家最好。因此,大家都是“拖”字决,但这样即便英国脱欧延期到5月,也不会有什么实质突破。
  脱欧本质上其实是前首相卡梅伦一次失败的政治投机。2013年1月23日,英国前首相卡梅伦首次提及脱欧公投,最初是作为竞选承诺之一,意在拉拢反对派。最开始这个公投日期是定在2017年的,后来由于欧洲难民危机爆发引发国内民众担忧,所以卡相把它提前到2016年6月23日。另一方面,卡梅伦同样想借脱欧公投向欧盟施压。客观来说,卡梅伦的政治投机当时确实奏效了,2016年2月,英国和欧盟就欧盟改革问题达成协议,欧盟28国领导人同意英国保留其在集团内的“特殊地位”,即英国获得不参与欧洲政治一体化、控制在英欧盟公民福利、捍卫伦敦金融城地位、阻隔欧洲难民潮赴英等权益,当然相应的,卡梅伦承诺将“全身心”努力让英国“留在欧盟”,即让脱欧公投正常进行,但结果仍控制在留欧选项,这样既不背弃全民公投这种民主最高形式,又圆了欧洲的面子。

  然而,卡梅伦显然错估了英国民众的理性,脱欧公投的结果迫使卡梅伦引咎辞职。因此,脱欧的重担就都落到他的接任者特雷莎·梅身上,尽管梅首相本人是反对脱欧的,但是她必须同意履行脱欧义务。

  英国脱欧引发国内政局激烈的斗争,脱欧派和留欧派的观点也针锋相对,但要了解英国脱欧的深层原因,首先要了解英国到底是个什么国家?它一直奉行的是什么外交政策?

  首先,评价英国的国际战略,最重要的两个词,一个叫“光荣孤立”,另一个叫“均势”。

  英国是个岛国,是典型海洋文明的代表,岛国有天生的不安全感,所以它的所有外交目标都是为了保障自己的生存,不受到欧洲侵略。所以英国的第一性格叫“光荣孤立”。为了“光荣孤立”的目标,英国的所有对外政策都服务于“大陆均势”战略。“离岸平衡”就是英国的经典外交策略。

  其次,英国在欧盟内部的定位是一种“边缘核心国”。首先,就英国自身的力量而言,它是有一票否决权的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军事实力强,拥有核武器和两艘航母;国际影响力广,英联邦50多个国家及属地遍及全球;英国的金融、大宗商品(石油、黄金交易)等都世界的领头羊。但在现有的欧盟权力结构下,英国进不了核心决策圈,是一个半边缘国。

  第三,时代大变局导致英国重新自我定位。

  1.世界正在由一超多强变成两超多强。清华大学的阎学通老师预测到2023年世界将形成“两超多强”格局,就是中美两个超级大国,加上一些地区强权,比如俄罗斯、印度、欧洲、巴西等。世界权力结构由单极到两极转变,所有国际行为体的行为也会相应发生改变。英国脱欧可以看作应对世界权力格局变化而做出的预判反应。

  2.下一轮海权与陆权的竞争即将展开。人类历史农耕文明时代一直是陆权压制海权,而工业革命之后,大航海时代开启,500多年来海权转而压制陆权。决定海陆权实力消长的关键在于互联互通的物流方式。所以,当以高铁为代表的新陆上交通的成本收益比足以匹敌海运的时候,陆权便会迎来新一轮兴起,而中国正是海权和陆权的枢纽。

  3.亨廷顿所说的文明的冲突。目前在基督教文明和伊斯兰文明之间表现得非常明显,虽然跟英国的直接关系不是很大,但会对其造成间接影响,比如近年英国本土频发的恐怖袭击,甚至直指威斯敏斯特教堂。

  总之,英国的所有策略都是作为一个海洋孤岛如何自保,在不引火烧身的同时尽量攫取更多利益,谨记这一条就可以帮助理解英国的很多外交行为。包括它对“一带一路”的态度,包括它为什么成为第一个加入亚投行的欧洲大国,它如何既和中国维持“黄金十年”,又同时迎合美国的“亚太再平衡”、“印太战略”。

  目前来看,英国脱欧的结局可能有以下几种:

  一.挪威模式。欧洲经济区成员,完全参与欧洲单一市场,向欧盟交费并遵循欧盟大部分法律,享受欧盟成员间的人员自由流动。但是对单一市场的规则制定没有发言权。

  二.瑞士模式。欧洲自由贸易联盟(EFTA)成员,但不是欧洲经济区(EEA)成员,分担欧盟预算但金额少于挪威;没有义务遵从欧盟法律,但必须实施欧盟的相关规则以便开展贸易;双方人员自由流动。

  三.土耳其模式。欧盟关税同盟,即向欧盟国家出口的工业产品没有关税和配额限制,但必须对从欧盟以外市场进口的商品征收欧盟统一的对外关税。不能自行规定对来自世界其他地方的进口商品关税,必须用欧盟的税率,而且对这些关税的设置没有发言权

  四.加拿大模式。加拿大享有欧洲单一市场优先准入资格,不需承担挪威和瑞士那样的义务,大部分关税取消。加拿大出口商必须保证商品本土制造;必须采纳欧盟的产品标准和技术规范,但没有制定发言权;涵盖一部分服务业但非全部。对英国而言,这种模式无法为英国金融业提供它现在欧盟享受的地位和权益。

  五.新加坡和香港模式。城邦模式,没有进出口关税,单边自由贸易。取消一切关税,只倚靠世贸组织框架。但没有关税对英国的农业和制造业有巨大的负面影响。

  上面数种可能性中,笔者认为加拿大模式是最可能,也是最适合英国的。英国脱欧派也认为英国可以像瑞士和挪威一样,在不加入欧盟情况下进入欧洲单一市场,这是英国脱欧最理想的模式。但欧盟方面是不会轻易答应的,原因很简单——杀鸡儆猴。英国脱欧很可能导致一种“多米诺骨牌”效应,其他欧盟国家跟着举行脱欧公投。为了防止这种情况,欧盟方面必须及时止损。

  英国一旦脱欧,将在本国、欧洲和世界三个层次产生深远影响。

  首先,在本国层面:英国脱欧将进一步引发政治内斗;国内分裂势力加剧,苏格兰将举行二次公投,北爱尔兰独立倾向加剧,直布罗陀争议抬头,福克兰群岛形势也将恶化;伦敦作为世界金融城的地位也将岌岌可危,同时也会影响英镑作为国际货币的信用价值;英国作为联合国五常的地位愈发名不副实,国际政治大国地位也难以为继。

  其次,在欧洲层面:英国脱欧可能会引发其他欧盟国家脱欧的“多米诺骨牌效应”;2019年5月的欧洲议会大选可能也会形成疑欧派和挺欧派分庭抗礼的趋势;欧盟内部权力失衡,德国在经济议题上逐渐趋于垄断;欧洲内部分裂明朗化,英国脱欧将极大刺激欧洲右翼政治势力,欧盟成员国之间潜藏的矛盾可能会引爆。

  最后,在世界层面:英美之间安全依赖增加。英国脱欧后,安全问题上会和美国走得更近,因此,英国将在“印太战略”中表现得更加积极,以后也许经常会看到关于英国扬言“加强南海存在”,追随美国维护“南海航行自由”的新闻;英国将夹在“一带一路”和“美国优先”之间精神分裂,在全球化背景下,英国未来会在安全和经济之间摇摆,周旋于美国和中国之间。而当美中之间发生龃龉的时候,英国很可能会做出很多不太符合常理的决策。

  英国脱欧究竟是战略决策失误还是高瞻远瞩未雨绸缪?

  这个问题的答案实际上取决于欧盟的发展:如果欧盟走向解体,那么英国脱欧是及时割肉止损,将会是正确的决定;反之如果欧盟改革更进一步,甚至未来成为世界“三极”之一,那么英国脱欧的终局将变成一个大号新加坡,从此面对帝国黄昏,永别大英帝国光芒。

  特别鸣谢国观智库欧洲研究中心研究助理祝天铭对本文的贡献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