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英国道路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外治理 > 聚焦欧洲 > 英国道路

谁是鲍里斯·约翰逊

作者:li'cheng

来源:世界说

来源日期:2019年06月25日

本站发布:2019年06月28日

点击率:362次


  经过313名保守党议员五轮投票后,英国保守党党首候选人仅剩鲍里斯·约翰逊和现任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

  6月22日起,16万保守党党员将在这两位中间选出党首,最终结果于7月末出炉。新选出的党首将接替辞职的特蕾莎·梅成为英国首相。

  而在之前的五轮投票中,鲍里斯·约翰逊一直遥遥领先于包括亨特在内的所有对手。

  这不是约翰逊第一次冲击党首职位。早在2016年6月英国公投结果公布、卡梅伦宣布辞职之际,约翰逊就曾组织竞选。这次候选人之一,环境大臣迈克尔·戈夫当时是约翰逊的竞选经理。

  而且,作为脱欧派的领袖,新近赢下公投的局势让当时的大多数人,甚至包括投票留欧的议员,多认为约翰逊-戈夫组合是取代卡梅伦内阁,完成脱欧任务的最佳人选。

  三年前的意外退选不仅仅是约翰逊个人的遗憾。最近一些英国舆论开始假设,如果约翰逊-戈夫组合领导脱欧,就不会出现今天的僵局。


● 6月20日,英国伦敦,鲍里斯·约翰逊离开家去参加英保守党党魁选举最后两轮投票 / 视觉中国

  《泰晤士报》在6月16日认为,坚定脱欧的约翰逊在首相一职上会给政府明确的方向,戈夫则负责政策的具体细节。在两人之间,将组建一支具备足够行政能力、确保脱欧顺利进行的政府队伍。这篇文章甚至点明了约翰逊内阁的核心成员,戈夫会是内政大臣,桑吉·贾伟德会是财政大臣,杰里米·亨特会是外交大臣。有意思的是,如今约翰逊的对手亨特在当天宣布如果约翰逊当选,他会“忠诚地”接受约翰逊的领导。

  年少得志

  1964年6月19日出生在纽约曼哈顿上东区的约翰逊是一位典型的英国世家子弟。约翰逊的父亲斯坦利·约翰逊是位作家和政治家,外祖父詹姆斯·福西特在1972至1981年是欧洲委员会的人权专员署(European Commission for Human Rights)的主席。

  1977年,13岁的约翰逊通过伊顿公学的入学考试并获得仅70个名额的国王奖学金(King’s Scholarship),开始搭建后来帮助他进入报界和政界的同学网络。也是这一时期,他开始用自己的中间名“鲍里斯”(Boris一名在巴尔干半岛常见)来称呼自己,他那种引人关注的独特人格也是在伊顿时期渐渐形成的。

  1983年约翰逊赢得了牛津大学贝利奥尔学院古典学专业的奖学金。和他同时在牛津大学读书的那代本科生在21世纪初主导了英国的政坛和媒体,大卫·卡梅伦,迈克尔·戈夫和杰里米·亨特等后来保守党的重量级成员在那时候就认识了约翰逊。

  约翰逊在牛津时期很快成了校园的风云人物。他得到由蓝血学生组成的布灵顿俱乐部(Bullingdon Club)的邀请,当选被称为政治家摇篮的牛津大学辩论社(Oxford Union)的主席。

  本科毕业后,约翰逊进入报界。他先是通过家族关系进入《泰晤士报》实习,但因为在一篇文章中杜撰了一句来自他教父的引文被开除。


● 英国布里斯托的街头壁画,因为都善于调动公众情绪和相似的外形,约翰逊常常被拿来与特朗普相比较 / 视觉中国

  这之后,他又借助牛津大学辩论社主席身份积累的人脉,进入了《每日电讯报》(The Daily Telegraph)。在《每日电讯报》约翰逊获得了稳定的平台,加上牛津大学古典学教育造就的典雅、犀利和揶揄式的文风,让他迅速积累起一批忠实的中产阶级读者。

  表演型政客

  在《每日电讯报》任职期间,鲍里斯·约翰逊被派到"欧洲首都"布鲁塞尔,专门报道欧洲事务。

  他认为英国报界对欧共体的报道无聊而虔敬,他调转笔锋,专门写耸人听闻的文章,而欧洲共同体在他笔下也成了官僚主义笑话频出的地方,就连避孕套尺寸也要强行标准化:约翰逊曾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欧共体执委会对意大利的避孕套最大宽度为54毫米提案不予考虑》。

  这种吸睛热文令约翰逊名声大振,回到英国后,他被提拔至助理主编兼首席政治专栏作家;1999年更得到了《每日电讯报》姐妹报《旁观者》(The Spectator)的主编职位。通过这两份报纸积累的知名度和人脉,约翰逊在2001年当选保守党议员后迅速成为政治名人。

  八年的伦敦市长任期(2008-2016年)是约翰逊从政至今的最大成就。2008年5月的伦敦市长选举中,约翰逊击败了已在伦敦市长位置上坐了八年的工党左翼大佬肯·利文斯通(Ken Livingstone),被认为是推动保守党复兴的关键事件。


● 2015年11月10日,在耶路撒冷,作为伦敦市长的约翰逊参观耶胡达市场 / 视觉中国


  当时保守党已经失去议会多数党地位超过十年,而伦敦从撒切尔时代就一直在利文斯通的耕耘下成了亲工党中心,所以约翰逊的参选并不被人看好。

  在这种不利局面下,约翰逊采取强调个人特质和增加曝光率的策略,吸引选民关注,继而扭转舆情。“我投票给约翰逊因为他是一个逗笑好玩的人”,这样的选民认同在约翰逊的政治生涯中第一次出现,逐渐成为他的个人标签。

  此后,搞笑气质似乎赋予约翰逊某种特权。特别是在主持2012年伦敦奥运会期间,约翰逊被滑索卡在20米高的半空,引发人群围观和嘲笑,但他仍旧以轻松幽默的语调对着观众开玩笑,不仅化解了尴尬还增加了人气。卡梅伦在当时评论:“这世界上如果换了别的政客被卡在滑索上,那就是个灾难。搁约翰逊身上,便绝对是荣耀”。


● 鲍里斯· 约翰逊被吊在半空 / Vox


  对于目前英国鼓励选民直接对话政客的生态,受欢迎的搞笑气质也反映了约翰逊出众的演说能力。他是一位表演型政治家,“是我们这里一头真正的猛兽,他是那种我们所有人必须坚定立场与之一战的人物”,保守党候选人罗伊·斯图尔特在今年6月初说。

  坚定的疑欧派

  约翰逊党内声望的积累与他长期经营的疑欧主义宣传是密不可分的。早在1989年,约翰逊就以批评欧共体的文章在英国政坛引起注目,甚至得到了时任首相撒切尔夫人的青睐。更重要的是,约翰逊的观点契合了保守党内当时正在兴起的疑欧派的立场。

  2016年脱欧公投前夕,疑欧主义者约翰逊的政治威望被推向高峰。约翰逊以伦敦市长和保守党议员的身份加入脱欧阵营,公开挑战时任党首卡梅伦的留欧宣传。在一个名为“投票离开”(Vote Leave)的跨党派组织中,约翰逊的公共演说能力配合戈夫的组织策划能力成为了塑造舆论的关键力量。


● 2016年,约翰逊频繁在报章发表论述呼吁民众选择脱欧 / 《每日电讯报》


  约翰逊宣称,在英欧关系中,英国每周得交3.5亿镑给欧盟,但这笔钱应该资助国家医疗服务体系。而且,约翰逊把“3.5亿镑”的说辞以标语形式涂在一辆名为“脱欧战斗巴士”的大客车里面,前往各地宣传。约翰逊还特别擅长一些讨好选民的小技巧,他会拿着一块康沃尔肉馅饼(Cornish pasty)打开“脱欧战斗巴士”的大门,迅速地与当地选民打成一片。

  另外一个强化约翰逊的硬脱欧派形象的时刻发生在2018年7月9日。当时作为外交大臣的约翰逊宣布不同意首相特蕾莎·梅于3天前敲定的脱欧方针“契克斯方案”(Chequers Plan)并辞职。3位内阁成员在当天与约翰逊一同辞职。在公开的辞职信中,约翰逊说特蕾莎·梅的方案会带给英国“一个殖民地般的地位”。

  这种“欧盟正在殖民英国”的论调是约翰逊疑欧论的核心。

  2016年2月《每日电讯报》的一篇专栏文章里,他宣称,“我们正看到一种缓慢隐蔽的法律殖民化,因为欧盟正在公共政策的每一个领域进行渗透。有时候,这些欧盟规则听起来完全就是愚蠢的,就像那种禁止你回收一个茶包,禁止8岁以下的小孩吹气球,限制吸尘器的功率的规则一样。”

  2016年5月他在《每日电讯报》中说,“拿破仑、希特勒和很多人都试过,但结局都非常惨。欧盟的野心和他们一样,只是手段不同。但是,摆在这些人面前的根本问题一直没变,从来就没人真正相信那所谓欧洲大同的理想”。

  而最近,约翰逊的脱欧思路逐渐清晰,在第一轮党首竞选辩论之前,BBC对约翰逊最新的脱欧思路做了小结:

  10月31日前英国必须完成脱欧,不管有协议没协议。

  对于达成协议,约翰逊希望将“爱尔兰补底方案”(Irish backstop plan)从2018年11月英欧达成的协定中删除。

  他还说,“取得一个好协议的办法是为无协议脱欧做好准备”。但是,无协议脱欧的结果会造成“一些动荡”。

  他认为解决目前僵局的关键在于用其他安排替换掉协定中的爱尔兰补底方案,从而避免一个硬边界。

  他会拒绝向欧盟支付390亿英镑的“分手费”。特蕾莎·梅的协定中规定英国在脱欧程序启动后向欧盟支付这笔费用,为了结清英国作为成员国时规定的财政责任,数额与2014-2020年欧盟的财政预算期有关。


● 保守党候选人电视辩论现场,约翰逊旁边坐着他最终的竞争者杰里米·亨特 / 路透社


  在上周6月18日BBC举办的保守党候选人电视辩论中,当被问到英国是否能够在2019年10月31日这个最后期限前离开欧盟,约翰逊回答道,这个最后期限是“完全行得通的(eminently feasible)”。

  约翰逊在辩论中说,英国人民已经对目前的脱欧僵局“忍无可忍”了,如果这个僵局在10月31日后还在,保守党会付出“真正惨痛的代价”;“如果我们让10月31日来了再走,就像我们让3月来了再走一样,我认为公众会越来越看不懂我们。”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