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缅甸局势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外治理 > 亚洲崛起 > 缅甸局势

后沙月光:缅甸政局突变背后的政治迷雾

作者:后沙月光

来源:观察者网

来源日期:2021年02月02日

本站发布:2021年02月02日

点击率:55次


缅甸政局突变的消息今天在全球舆论场刷屏。据缅甸执政党全国民主联盟(NLD)发言人缪纽(Myo Nyunt)表示,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缅甸总统温敏在清晨被军方扣押,除此之外还一些议员也被扣押。

500

  缅甸军方已控制多个省邦议会,首都内比都、商业枢纽仰光等主要城市出现通讯中断,金融业务暂时关闭,士兵对交通进行管制,国际航班基本取消……

  缅甸军方这次出人意料的行动可以说是震动了世界,联合国安理会上午就召集紧急会议讨论缅甸局势。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办公室也发表声明,谴责这一事态发展是“对民主改革的严重打击”。呼吁缅甸军方通过和平对话解决任何分歧,并敦促军方尊重大选结果。美国和澳大利亚等国相继发声谴责。

  据缅甸军方电视台声明称,总统府已发出202101号令,宣布将国家权力移交给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掌管,国家进入紧急状态,为期一年。命令由副总统吴敏瑞签发。

  最受人注目的昂山素季本人正处于软禁状态,据说脸书有一份以她名义发表的声明,敦促民众不要接受军方发起政变,呼吁民众抗议。但这份声明到现在也无法确定是谁发布的?

  缅甸这场政治事变,直接导火索是去年的11月8日全国大选,时间点选在了国会新会期开启前,距离新内阁正式就职只有几个小时(不知道懂王是否在痛拍大腿?)

  缅甸军方理由是去年大选存在舞弊现象,而选举委员会没有进行深入调查,1月26日缅军发言人就在记者会上表示过,至少有860万张选票存疑,但民盟拒绝与军方对话。

500

  1月27日,敏昂莱将军进一步称,军方遵守宪法,但如果有人不遵守宪法,那么,在特定情况下,宪法就应该被废除。

  当时外界也不大可能凭这些蛛丝马迹就能预判到缅甸军方将会发起行动。从今天凌晨对“民盟”要员的大规模拘押行动特点看,“民盟”也没有真正的防范措施。

  一、行动范围大、时间快、控制力强,堪称完全成功;

  二、没有出现流血事件。

  三、军方后续手段缜密,“民盟”几乎没有发声渠道。

  军事行动的背后是缅甸军方与“民盟”之间的政治矛盾到爆发期,去年11.8全国选举就是双方政治内斗的顶点。

  缅甸政治结构

  2008年初缅甸制定了新宪法,5月26日以高达92.48%的公投支持率得到通过,为缅甸结束20多年军政府状态,实行政治转型奠定了基础。

  2010年6月2日,缅甸联邦巩固和发展党注册为政党(前身是军方成立的“和平发展协会”),并参加缅甸第一次大选。

  2010年11月17日,由军政府前总理吴登盛领导的“巩发党”赢得了大选,他在4天前就已释放了被丹瑞大将软禁多年的昂山素季,预示着缅甸政治迈进了“民主时代”。

  2011年3月30日,吴登盛就任总统,开启了5年一届的执政之路。吴登盛是军人出身,西方更希望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能在2015年上台执政。

  吴登盛那五年取得了不少成绩,国际环境变得大大有利,外交上取得了重大突破,2013年访问美国;国内民族地区武装混战大多得到平息;经济方面,GDP增长达到了6.5%-8.4%的水平。

  但2015年大选时,巩发党还是输给了民盟(全国民主联盟),准确地说是吴登盛输给昂山素季。昂山素季民望之高,魅力之强在缅甸无人可及,民众投给民盟其实就是因为昂山素季代表了民盟,另外,民众也不并满足巩发党带来的进步。

  根据缅甸宪法,议会党团如果要想单独组阁,必须拿下51%以上的议席,而缅甸国会席位有25%是固定给军方的(不用选举),结果民盟拿下了其余75%议席中的80%,成功跨过51%的门槛,单独组阁。

  昂山素季由于家属国籍问题无法成为总统,但民盟执政又不可能离得开这位精神领袖,所以,缅甸专门为她设立了一个”国务资政“的职位统揽大权。

  2015年,军方议员曾希望联合执政,但昂山素季认为单独组阁有利于权力集中,在施政方面更具有效率,而不必一味拘泥于“民主”,这是缅甸现状所决定的。

  有军方背景的巩发党大败惨后,虽不服气,但也接受了昂山素季的领导权,吴登盛离任后,到曼德勒一家寺院出家为僧,不再问政,给昂山素季更大的发挥空间。

  昂山素季新内阁成立后,外交、经济等领域已经有了前任打下的良好基础,而且军队也表现出诚意,在许多方面向她让步。

  但问题很快就来了,西方认为昂山素季上台必定会按照他们设计的政治剧本处理缅甸的内政外交,然而很快就觉得味道不对,缅甸新政府不仅没有成为西方的反华马前卒,反而更加紧密地与中国合作,包括对“一带一路”的积极响应。

  2016年8月17日,昂山素季首次出访,第一站选择北京。

  9月14日访问华盛顿,美国相当不满,但没有公开发火。

500

  最后的拥抱。

  就在缅甸对华关系发展势头良好之际,2016年10月9日罗辛亚穆斯林极端武装(拯救军)在若开邦马乌格多地区袭击了缅甸军方三个岗哨,缅军封锁了该地区抓捕武装分子。

  缅甸罗辛亚人问题就此激化,穆斯林激进武装组织的武器从哪里?这些都未解之谜。

  缅甸军方对此采取强硬手段,而昂山素季也与军方一致对外,并在国际场合一再为此辩护。

  原先支持昂山素季最主要反华急先锋“11”媒体集团,开始对她进行攻击,反而称赞起他们一直反对吴登盛政权的经济成就,以贬低昂山素季执政成绩。

  2017年开始,西方不断剥夺昂山素季的各项荣誉,“民主女神”转眼就变成了与缅甸军方共同“镇压”罗辛亚人的“恶魔”。

  这五年,昂山素季从西方得到的只有指责和教训,没有任何一句赞扬。这也意味着缅甸曾经短暂宽松的国际环境又走向紧张,但缅甸独立自主的外交路线得到了周边大国的支持与合作。

500

  罗辛亚人所在的若开邦又是缅甸经济发展的关键地区,邦首府实兑以南两百海里就是皎漂港,中缅油气管道起点就位于皎漂经济特区的马德岛,中缅铁路终点就位于皎漂经济特区。

  穆斯林激进武装组织在该地区持续对抗政府军,西方国家则齐刷刷地站在罗辛亚人一边,说他们正在遭受“种族灭绝”,2019年还说缅甸军方使用了化学武器。

  若开邦动荡,缅甸经济发动机就面临熄火,缅甸反“民盟”政治派别认为执政党在民调支持率已经大幅滑落,希望在2020年全国大选中结束“民盟”的单独组阁地位。

  2015-2020年期间,缅甸军方与昂山素季代表的文官集团还是合作大于矛盾,否则,这五年不会如此平静。

  2020年11月8日选举如期举行,双方都没有打算因为疫情而推迟选举,由于与11月3日的美国大选时间重合,缅甸选举并没有引起国际媒体关注。

  昂山素季所领导的民盟获胜是必然的,军方并不是想阻止她执政,关键是在51%的门槛。他们希望情况可能是这样:民盟小胜,根据宪法联合组阁,军方和巩发党及地方党派分享内阁权力(得到几个部长职位),昂山素季仍然代表民盟成为政府实际领导人。

  军方的信心在于他们在国会及地方议会中25%不需要选举的固定席位,再加上反对派的联盟和地方高僧的支持(大小政党有87个),民调大幅下滑的民盟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跨越51%的铁门槛,

  但民盟却还是赢得了压倒性胜利,轻松跨越51%的门槛,再次获得单独组阁权力,这一结局与专家预测的小胜局面大相径庭。

500

  选举结束后,全球各大国(包括西方国家)都向民盟及昂山素季表示了祝贺,就等缅甸国会重新开启正式就职。

  军方和反对派则认为选举过程中存在“舞弊”,要求调查后再确认,民盟拒绝。

  这样,双方拉开了政治暗战,今天凌晨的事变,就表示缅甸军方与民盟文官集团彻底摊牌。

  一年的紧急状态,并不代表军方取代了政府,而是使用了“权力转移”一词,也就是说政府还是合法的,民盟也是合法政党,但权力转移了,这为一年后重新大选留下了后路。

  但缅甸政治突变,还有很多谜团有待了解,如军方目的到底是要解散民盟?还是冷藏昂山素季?还是一口气解决影响经济规划的罗辛亚人及NGO组织?还是倒退到军政府时期?还是一年后组建联合政府?

  不同目的,都会引发不同的国际反应。

  无论缅甸政局走向如何?这都是缅甸内政问题,有的西方国家就不用急着动手动脚,以为机会来了,它们自己的选举问题也是够惊人的。

  国家动荡,最大受害人只能是缅甸人民。作为友好邻邦,我们当然希望缅甸各方能用独立、和平的办法解决问题,早日恢复正常和稳定。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