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缅甸局势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外治理 > 亚洲崛起 > 缅甸局势

收权容易治国难,缅甸军方未来一年面临四重挑战

作者:宋清润

来源:澎湃新闻

来源日期:2021年02月02日

本站发布:2021年02月02日

点击率:32次


2月1日,本应是缅甸选举之后新的联邦议会开幕之日,结果当日凌晨,缅甸军方接管国家权力,扣押国务资政昂山素季、总统吴温敏、各个省邦的行政长官等政要,令国际舆论大跌眼镜。那么,缅甸军方缘何突然接管国家权力?缅甸局势又该如何演变?国际社会的反应如何?

军方缘何突然出手?

这几天的缅甸政局的跌宕起伏,时松时紧,最终出现重大变局,成为国际舆论焦点事件。缅甸舆论的猜测和传言不幸“成真”。1月27日,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在一次与军官的视频讲话中称:“国防军务必遵循2008年国家宪法行事,宪法高于一切,是所有法律的母亲法,若不遵守宪法,就要废除宪法。”

这种表态十分罕见,所以引发缅甸各界猜测军人要发动“政变”,因为军人此前都是表态要捍卫宪法,因为宪法曾经是军方主导制定的,很多条款维护军人利益。随后,局势一度缓和,有点峰回路转的感觉。1月30日,缅甸军方又宣布“军方将根据2008年宪法依法行动!”这让人感觉沸沸扬扬的“军方政变”一说是纯属媒体“歪曲误读”,大家可能过于紧张或者想多了,松了一口气,以为没事了,算是平安过了个周末。

然而,2月1日晨,在大选之后准备召开新的联邦议会前夕,代总统敏瑞(原民盟政府副总统、退役军官)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为期一年,并向敏昂莱移交了立法、行政和司法权,意味着军人再度接管国家大权。军方强调,这不是政变,是依据宪法接管国家权力。而一些国际媒体则将此举称之为“政变”。各方对缅甸军方行动的界定不太统一。但无论如何,这也是继缅甸军人在1958年10月至1960年2月短暂领导看守政府、1962年军人政变、1988年军人政变以来的第三次掌握缅甸国家权力。这也就意味着,2015年11月大选产生的民盟政府5年任期未能“善终”,还差两个月才届满;2020年11月大选结果也基本作废,无法按期产生新一届议会,也就无法由新议会产生新的民选政府和政府领导人。未来一年,军人而非民选的文官领导人将领导缅甸。

军方缘何此时强硬出手?直接的诱因和导火索也正如军方公开表态所言:“在去年大选中出现了选票错误,但联邦选举委员会没有去认真处理;虽然国家主权来自民众,但此次选举却与民主不符;联邦选举委员会的行为是强行夺取国家政权,损害民族团结,损害国家主权,影响国家法治,破坏全国稳定,阻碍民主进程。”

军方如此表态,与去年11月大选之后的政治博弈有关。大选后,联邦选举委员会公布的结果是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大获全胜。后来,军方及支持军方的巩发党多次表示选举存在舞弊,选民数量不准,选票也存在问题,并要求推迟新议会召开时间,要求就大选舞弊情况进行调查。但民盟坚持召开新议会,联邦选举委员会也多次表示,大选结果基本是没有问题的,也是合法的,也没有对军方提出的选举舞弊现象进行大规模调查,并多次表示,联邦选举委员会是独立机构,不能因为某些组织的干扰或施压就去改变对大选结果的认定。

总之,军方和巩发党在过去两个多月的频频呼吁,乃至巩发党支持者的多次抗议示威均未奏效。民盟等政党已经准备好在2月1日召开新议会,新议员已经做完了核酸检测等准备工作。军方在会前接管国家权力,阻止了新议会的召开。

难道军方仅仅就因为对大选舞弊、联邦选举委员会的反应不满意,就出手接管国家权力吗?其实,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背后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也是军方和民盟过去多年博弈的后果之一。

从20世纪初缅甸人反抗英国(二战时期也反对日本)的殖民统治开始,一直到现在,军人在缅甸政治发展过程中都长期发挥着重要作用,其三次直接或间接主导政府的时间总和超过半个世纪,有着强大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影响力。然而,在最近几年的缅甸政坛,伴随着缅甸政治转型进程的持续推进,军人及巩发党的政治地位却在持续衰落。

在2015年11月和2020年11月两次大选之中,军方的对手民盟凭借强大的民意支持率,均获得压倒性胜利,民盟议席占据联邦议会半数以上席位。而巩发党一败再败,在两次大选中,获得的议席很少,加上不经选举产生的军人议员占据的25%的议席,整个军人阵营的议员总数也不过只占联邦议会总席位的约1/3,对民盟执政构不成有力的制衡。过去五年,民盟政府凭借在议会的多数席位优势,其推出的提案或法案会比较容易通过,军方阵营的议席数量很难阻止民盟的议案通过。然而,军方阵营提出的议案却很难在议会获得通过,因为其很难获得民盟议员的支持。

军人此前长期主导政府的局面不再,当前和未来要想通过选举的方式来重新执政是非常困难的。军人丧失执政地位,就丧失了大量的政治、经济利益,而且,其心理上的失落感乃至受挫感也很强。此次其呼吁选举委员会调查选举舞弊又基本无果,恼羞成怒,遂出手接管国家权力。

缅甸会更乱还是会更稳?

目前看,军人在缅甸政治格局中再度暂时占据优势地位,其在接管国家权力后又表示,将改组联邦选举委员会以调查大选舞弊情况,在一年的国家紧急状态结束后,缅甸将会重新举行大选,国家权力也将移交给新当选的政党。

由此可见,缅甸军方的言行既有强硬的一面,也透露出一定的和解姿态。这也是此次军人接管国家权力后展现出的一大特点。而军人此前在1962年和1988年发动政变后,均未立即明确表态会在多久后举行还政于民的大选,而是长期执政。

那么,缅甸政局未来将走向何方?缅甸军方接管国家权力算是相对容易,但其要执政一年,却是挑战重重,难题不少,缅甸局势存在不稳定因素。

一是,军方接管国家权力的公开理由是不满联邦选举委员会没有认真调查选举舞弊。未来,军方要改组联邦选举委员去调查选举舞弊,那么,新的选举委员会成员将来自哪些派别,是否能做到完全中立?其后续调查程序和结果能否令缅甸国内外各方信服,会否引发其他派别的抗议?这会直接事关到缅甸军方接管政权理由的正当性。

二是,2月1日午间,缅甸民盟领导人昂山素季发表声明,呼吁缅甸人民拒绝接受军人接管国家权力,并敦促人民发起抗议。现实情况是,昂山素季和民盟在缅甸民间的支持率很高,这从民盟在2015年和2020年两次大选中均获得压倒性胜利的结果可以看出,而军方和巩发党的实际民意支持率不高。因此,如果昂山素季和民盟的支持者真的经常上街抗议军人执政,可能与军方发生一些摩擦乃至冲突,或者是与支持军方的人士发生冲突,引发社会不稳定。

三是,尽管军方表示,会尽快应对新冠疫情,发展缅甸经济等,然而说来容易,做来可能很难。因为,缅甸疫情严重,目前新冠病毒确诊病例累计约14万例,每天新增数百个确诊病例,缅甸医疗卫生条件差,之前民盟政府连进口疫苗的资金都不足,还需要公开向民间募捐。疫情肆虐,百姓健康受到严重威胁,经济受到沉重打击,社会运转失序。而且,军方接管国家权力后,缅甸证券市场暂停营业,也可能会打击国内外投资者信心。对于缅甸军方而言,未来如何尽快控制疫情,让缅甸经济社会运转尽快恢复正常,是个迫切而严峻的难题。

四是,美国等西方政府和舆论已经公开批评和施压缅甸军方了,威胁要采取更多的施压和制裁行动。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谴责缅甸军方扣押包括昂山素季在内的缅甸领导人。缅甸军方未来一年将面临较大的西方压力。

由此可见,缅甸军方未来一年执政将面临复杂的内外形势,而且,军方还承诺一年后要举行大选,其面临的内外压力和工作繁重程度可想而知。这不仅要看军方的执政能力,也要看缅甸朝野各方未来是继续恶性互动还是能转变为良性互动。

(宋清润,北京外国语大学亚洲学院副教授)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