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国际评论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际评论

一周世界舆论聚焦:朝鲜开始新一轮博弈,中国大事还没完

作者:曹辛

来源:英国《金融时报》

来源日期:2019年04月23日

本站发布:2019年04月23日

点击率:297次


        法国广播电台4月16日报道,据来自华盛顿方面的可靠消息,美国智库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周二对外指出,根据美国卫星在上周五从朝鲜宁边(Yongbyon)核燃料制作设施上空所捕捉的图片显示,朝鲜军方和秘密部门或已重启可被用于制造核武器的核燃料回收项目。

       这是在以核向美国和国际社会示威。

       办完这几件事后,朝鲜开始公开点名挑战美国,要求撤换负责对朝谈判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朝鲜外务省美国局局长对朝中社记者发表谈话说:“即便重启同美国的对话,我但愿比蓬佩奥和朝鲜沟通圆满和成熟的人能作我们的对话伙伴。”不过外务省这位局长同时也强调了金正恩与特朗普的“密切关系”。

       当然,美国态度也不含糊。国际媒体报道说:特朗普告诉为朝鲜最新变化前来美国斡旋的韩国总统文在寅:美国反对放松对朝鲜制裁;另一方面,蓬佩奥针对朝鲜撤换他的诉求,通过媒体对外放话说:我还在职……

      客观分析可以发现:金正恩公开态度虽然强硬,但还算有节制;同时他采取的另一方面行动,则彻底暴露了他的短板:

       韩国《中央日报》16日报道:据俄罗斯知情人士透露“本月26-27日,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将参加在中国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首脑论坛,彼时将会经过海参崴”,“当日前后很有可能与金正恩委员长举行首脑会谈”。BBC中文网分析说:金正恩加强同俄罗斯的联系旨在对美国施压。朝鲜2月同美国的峰会破例后面临的外部压力加大。

但另一方面,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说:俄杜马副主席表示,从2020年开始数万名朝鲜公民将无法在俄境内从事劳务。这一情况本身就说明,俄罗斯对发展对朝关系,不是没有顾忌的。

与此同时,金正恩也没忘记中国牌。朝鲜官方媒体《劳动新闻》4月19日报道,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于4月17日向中国领导人致函,表达“衷心的谢意”。

报道称,金正恩此次致函是为答复4月12日中国领导人对金正恩再次成为当选为朝鲜领导人的贺电,并公开了相关内容的全文。

韩国《朝鲜日报》4月19日报道称,金正恩在回信中特别强调了朝中关系,并在信中多次提及“紧密、合作、互助、兄弟情义”。

这一切充分说明:金正恩把中俄两国当成了采取上述对美强硬行动勇气的根源所在,事实上,离开了中俄两国,他的国家1950年就不存在了。但现在和1950年不同的是,中俄两国不可能支持朝鲜拥核,更不可能在美国以朝鲜拥核为理由对朝鲜动武时,再次抗美援朝了。

就金正恩同时打俄罗斯和中国牌而言,特别需要回顾冷战史上中俄朝三国交往的历史。当年在中苏走向敌对时,朝鲜领导人金日成曾经在中俄两边左右逢源、同时拿好处,尤其是在中苏两边制造氛围,使两国攀比式地争相给其好处,最后他一人得利。今天,特别要防止历史重演,警惕朝鲜故技重施,例如以给予深度介入半岛局势机会、参与未来半岛格局安排等为诱饵,使中俄两国争相给其好处,最后实现其打破安理会制裁,实现事实拥核的目标。事实上,历史上当中苏关系正常化时,朝鲜在这方面是难有施展机会的,今天中俄两国关系沟通也并无障碍,但历史上常常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凡事预则立。

在上述背景下,韩国文在寅政府的处境相当尴尬。先是韩国《中央日报》4月15日发表题为“朝鲜不宜用粗话及威胁破坏对话局面”的文社论,一方面批评朝鲜对文在寅政府2017年努力使朝鲜避免了美国军事打击一事没有感恩之心,但另一方面,也批评了韩国政府的对朝政策,认为韩国政府需要反省。4月18日,韩国《朝鲜日报》报道说:近日,一直以美朝间“仲裁者”、“促进者”自居的韩国总统文在寅的对朝构想接连出现差池。首先,文在寅强调的“首脑之间的自上而下”方式遭遇了阻碍。外交消息人士称:“特朗普的立场是美朝实务小组达成协议,才会出席第三次美朝首脑会谈。”美国民主党参议院外交委员16日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表示:“事前准备和互相理解是首脑级对话的先决条件,只有奠定了朝积极方向发展的基础,才会有目标意识。”但青瓦台有关人士却表示:“首脑之间的自上而下系统依然有效。在本次会谈上,两国首脑密切地就今后的谈判方式达成了共识。”

据悉,韩国政府推进的向韩派遣特使的计划,由于朝方的冷漠态度,也推迟了派遣时间。

在如此现实面前,文在寅政府仍然如此不顾一切地坚持其原有立场,极有可能是像2017年一样,担心特朗普再次对朝动武,难道文在寅又发现了相关迹象?

中美经贸谈判已接近签约

上周世界媒体报道的另一个焦点是:中国经贸谈判已接近签约。

《联合早报》4月15日报道,美国财长努钦释放美中贸易谈判取得进展的新信号,声称谈判已进入尾声。当天多维网也报道了这一消息,并透露了一个重要信息:在美方最在意的协议执行机制问题方面,美方采纳了中国的意见,即:不仅中国必须执行,美国同样也必须执行。美国财长努钦4月13日透露,这份协议将得到双方的切实执行,如果美国未能履行协议中的承诺,它愿意接受惩罚。“我希望执行机制能双向进行。” 努钦(Steven Mnuchin)强调“执行机制双向进行”“美国愿意接受惩罚”,这相比于之前美国的立场来说,是一种重大变化,也是更贴近中国立场的说法。

多维新闻在4月16日报道里还透露了一些信息:中美即将进入贸易协议的优化阶段,这些离不开中国做出的让步,当然也离不开美国的妥协,包括放弃一些此前让北京无法接受的核心要求。根据英国路透社4月15日的报道,由于北京的反对和抗拒,美国最终软化了在产业补贴领域对中国的施压力度,希望以此能够加速贸易协议的达成。

在随后的两天里,美俄两国智库都明确透露:美中或不早于今年夏天或5月底解决贸易争端。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莫斯科4月17日电,卫星通讯社所掌握的俄罗斯分析信用评级机构(ACRA)的调查表明,美国与中国可能不早于今年夏天解决贸易争端,同时谈判期间,双方都会努力保住面子,只会进行交换,不会做出更多的让步。

美国之音则于4月18日报道说:据《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报道,美国和中国初步安排了新一轮面对面的贸易会谈,目标是在5月底或6月初举行签字仪式。

据CNBC援引知情人称,在亚洲举行峰会是中国的首选,时间可能是在特朗普5月底访问日本前后。

与此相关的是:特朗普执政以来的整体外交政策开始受到美国主流智库的正面评价。

美国之音4月18日报道说,美国重要外交智库——外交关系协会发布特别报告,肯定特朗普总统对华政策。报告认为他的整体外交政策比反对者所批评的要好。

报告认为特朗普的对华政策扭转了过去20年、3届美国政府——从克林顿、小布什到奥巴马政府对北京战略意图的误读。

当然,对于中美间的讨价还价,世界媒体也有不同声音。多维新闻4月17日报道说:美媒称,美财长努钦谈美中贸易协议时说,执行机制将是双向的,这引起了美国内各界的广泛关注,特朗普可能正在给中国一根新的用来打击美国公司的棍棒,并对国际规则带来新的打击。

但无论如何,在吸引全世界眼球的此轮中美经贸谈判中,中国避免了在美国巨大压力下签订“不平等条约”的前景,同时又能使国内一些长期受到全世界诟病的经贸设计和安排得以改进,这应该是双赢的结果。

世界舆论对“一带一路”讨论出现新现象

随着本月底“一带一路”峰会的临近,尤其是瑞士也将在此次峰会上签署“一带一路”备忘录,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再次成为全球媒体的议论焦点。虽然各媒体角度不同,褒贬不一,但一个新的现象是:世界舆论已经由最初单纯的批评,开始进入总结“一带一路”经验教训、特别是讨论其操作路径的层面了,这对于该倡议今后的发展和完善,是大有益处的。

香港《明报》近日发表题为“对‘一带一路’更宜进行‘路径讨论’”的文章,建议对6年来“一带一路”的经验和教训进行总结和“路径讨论”。

文章指出:“一带一路”仍处起步期,尚有可完善空间。相对于已在各地进行得热火朝天的基建项目,该倡议在推进中仍欠缺更高水准的管理和完善的制度。这正是下一步的发展方向,以下几点是“一带一路”值得注意的问题,也最值得各方探讨。

首先,现有经验有待总结,长效机制有待建立。“一带一路”有很多成功案例,大多是因地制宜的结果,各地自有经验。这在倡议初期可视为灵活有效的探索,但若不总结这些经验,将其中普适性的内容提炼加以推广,便是制度缺失。

因此,宜研究案例、总结经验,建立新型的合作机制。同时,有针对性地加强建设长效推进机制研究,强化相关体制机制保障,促进沿线国家发展战略对接和规划衔接。

此外,建立较为规范的长效机制,完善规章制度,也是消除质疑者、门外观望者疑虑的重要办法。

其次,借鉴外国经验,提升“一带一路”管理水准。作为开始走向世界的新兴大国、提供公共产品方面的“后来者”,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有其新设想和新思路,但经验上需要学习的还很多,也因此需始终秉持开放包容、互学互鉴的态度。欧美国家在国际合作方面有很多成熟的规则与模式,可为“一带一路”所借鉴。例如,本次意大利加入“一带一路”,表示有望将欧洲的金融透明、法治、环境等高标准带入“一带一路”倡议,中国可持开放态度,借鉴其中先进经验,并加以总结,完善“一带一路”倡议。

文章倡议:“一带一路”顺应全球化洪流,怀疑者与其质疑,不如带着建议参与其中,贡献智慧和力量,实现真正的“共商、共建、共用”。

而美国之音4月18日的报道则指出了“一带一路”倡议的客观合理性。报道说: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已经推行了6年,在越来越多的国家表达了对“一带一路”的不安和担忧之后,也有更多的国家和国际组织愿意加入“一带一路”。分析人士指出,这是因为全球对基础设施的需求巨大,而且中国愿意在高风险国家投资。另外,由于面临压力,中国也不得不对“一带一路”做出调整。

根据报道,这些压力包括:其它发达国家和经济体也推出了自己的“一带一路”项目:

2017年,印度和日本宣布,将联手打造亚非增长走廊,在非洲、伊朗、斯里兰卡和东南亚等地推出多项基础设施建设项目。

2018年,欧盟外长理事会宣布,将通过一项新战略,通过对亚洲地区的基础设施投资,加强欧洲与亚洲的联系。该战略考虑到中国大陆的“一带一路”经济带构想,强调确保投资透明度、规避投资对象国高负债等欧洲方式。

2018年10月,特朗普政府也签署了一项法案,创建了一个新的外国援助机构--美国国际开发金融公司(United States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Finance Corporation),并且给予它授权,向有意在发展中国家做生意的公司提供600亿美元贷款、贷款担保和保险。据报道,这些融资将用于为发展中国家的能源、港口与供水基础设施等项目提供贷款。

报道说,总部设在北京的策纬咨询公司(Trivium China)联合创始人安德鲁•波尔克告诉美国之音:“中国的管理者意识到他们想要成功,就必须务实,特别是在当地政治和社会层面反对一带一路的情况下。”

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垄断从来不能真正促进发展,世界市场这么大,没有哪个国家或经济体有能力一家包办。各发达国家或经济体共同参与到“一带一路”的事业中来,并在这一过程中相互借鉴,只会使这一中国首创的事业更好地造福人类。

(注:作者为察哈尔学会国际舆情研究中心秘书长、半岛和平研究中心研究员)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