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国际评论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际评论

蒋校长:最后关头,美国为啥放弃打伊朗?

作者:蒋校长

来源:蒋校长

来源日期:2019年06月30日

本站发布:2019年06月30日

点击率:836次


    连日来,美国与伊朗的关系持续升温,美伊局势也变得愈发紧张,两国元首的隔空“口水战”更是激烈,就差拉开架势一决高下了,然而前不久,美国对伊发动报复袭击的前10分钟,行动突然被叫停,战争的车轮就此戛然而止,咳咳,到底是什么让川普举起的板砖又放下了呢?今天咱就来说道说道。

  特朗普说,我摁灭了一场战争,他们都叫我“和平鸽”!而美国暂时放弃战争选项,却是来自众多“变量”的困扰!

  特朗普还说了,伊朗只是击落我们一架无人机,而美国发动反击将要杀死伊朗150人,这样的比例很不对等。

  有没有人会觉得这样的回答很“喜感”,仿佛曾经铁血霹雳干掉萨达姆、干掉卡扎菲乃至差点干掉巴萨尔·阿萨德的美国突然成了大肚弥勒佛;仿佛尖爪利喙的白头鹰突然宣告自己改“吃素”了一般,以至于世界的感觉突然变得不真实起来!

  然而,美国的表现,带给世界的观感却近乎一场 “对视”游戏,在这场游戏中,美国先 “眨眼”了。

  不过,美国在美伊之间的“对视”游戏中,也不是第一次先眨眼了。

timg_meitu_4.jpg

  今年5月初,美国亚伯拉罕·林肯号航母战斗群抵达中东,试图力压伊朗屈服,美代理防长沙纳汉高喊口号:向海湾地区派兵12万!

  后来特朗普出来予以紧急澄清:没有增兵的必要!

  这次RQ-4C无人机被击落之后,特朗普在报复性攻击发生的最后时刻喊停,其原因可能是,随着美伊博弈加剧,其中凸显的“变量”足以推翻五角大楼既定的评估结论,其影响大到对伊战争的方案被迫停滞。

  而造成美国重做战争预判的关键“变量”有四个:

  其一,以美国的战争能力足够摧毁伊朗,这个结果可以确定,但不能确定的是何时可以达成目标,从而结束战争。

  其二,美国可以确定伊朗没有全面对抗美国的实力,但美国不能够确定攻击伊朗之后,整个中东发生冲突的烈度,以伊朗在伊斯兰世界的广泛影响力,美国是否有能力为四处冒火的中东乱局顺利收尾还存有疑问。

  其三,在全球鹰无人机被击落之后,美国突然发现,对伊朗防空能力的评估出现巨大偏差,美国不能确定战争期间美国空军的损失程度,需要新的评估结论。

  其四,美国今日拒绝承担国际义务的做派,以及四处树敌且奉行“美国优先”的全球战略,让美国不能够确定世界顶级势力会不会在美伊战争的“场边下注”,或者下注的力度有多大。

  美国不能确定的第一个“变量”:

  看起来,这个“变量”的描述平淡无奇,大体是美国可以决定战争的开始,但不确定战争的结束!

  有人会问,这算什么足以影响美国战争决策的“变量”?其实,这个“变量”有个不能忽略的关键,那就是时机!

  今年6月18日特朗普宣布竞选连任,是构造这个“变量”的关键。原因是特朗普本人的政治触觉让他感到,美国于当下节点打响战争第一枪之后,他无法预估,以伊朗的能力会让美伊战争向怎样的局面和方向发展。

  如果战事迁延日久,或者战争中出现评估之外的状况,美国军队或许会出现重大损失。

  特朗普的连任之路,可能会因此出现不可控制的“变数”,这是他难以承受之重。

  我有个猜测,特朗普关键时刻出面摁灭战争,或许真正的触发动力来自他的竞选团队。对特朗普来说,时下最为重要的任务就是2020选战,这也是特朗普团队的第一优先选项。

  而基于以上推论,假设当下特朗普已经获得连任,伊朗如今的遭遇可能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美国不能确定的第二个“变量”:

  这要讲到奥巴马时代的“重返亚太”战略。其本质是美国于中东战略收缩,中东天下大乱。

  “重返亚太”战略实施之后,美国在中东开始执行“离岸平衡”,也就是美国转而在台面之下远程操控中东“建设性”与“破坏性”力量之间的“平衡”。

  这就导致了像IS这类极端“破坏性”力量,在美国的放纵与支持下纵横驰骋,差一点就替美国灭掉了叙利亚,而且IS对伊拉克西北部也造成了极大的破坏。

  伊斯兰世界借此开始发力应对现实威胁,推动域内“反恐”。而伊斯兰世界强力应对“恐怖威胁”之后,却出现一个令美国难堪的后果:伊朗控制和影响着中东5个首都。

  客观来说,伊朗借助“反恐”战争崛起,意味着美国势力在中东“一统天下”的希望幻灭。

  于是,全力打压伊朗,就成为特朗普政府的优先选项。

  退出《伊核全面协议》,推动“史上最严厉”制裁,将伊朗石油出口降至“0”,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界定为“恐怖组织”,大批美军装备及人员兵压波斯湾对伊朗发起战争威吓……

  然而,这一切都未能让伊朗屈服!

  现实来说,在一切威胁、讹诈的手段用尽之后,伊朗仍巍然不动,就是美国的尴尬。

  不要说美国不想对伊朗直接使用武力,也许美国“鹰派”们做梦都想一锤子将德黑兰砸扁了事!

  可现实是,美国所有战略评估机构都不能确定一件事:在美国彻底砸扁德黑兰之前,“政教合一”的伊朗及其控制的宗教武装,是否会在中东发起一场针对美国的全面“圣战”?

  而且,更不能确定的一件事:整个中东是否会烽火遍地?

  同时,不能够排除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跑到美国本土跟美国警察打一场城市游击战!或许,这才是美国真正头痛,下不了战争决心的原由之一。

  美国不能确定的第三个“变量”:

  美国确实可以复制颠覆利比亚卡扎菲政权的全套操作:以一场相对短促的空中绞杀战,覆灭伊朗的国家政治架构。

  但是,不能确定,以伊朗“政教合一”制度的凝聚力,只以空袭是否足够打垮伊朗?

  而伊朗的“拉德”防空导弹,突然将美国最昂贵的“玩具”RQ-4C全球鹰捅下来之后,美国突然发现自己犯了个大错。

  或许美国的评估系统,仍然把伊朗“拉德”防空导弹厘定为七八十年代前苏联时期“山毛榉”系统的水平。但就是这个在美国眼中连渣都算不上的防空导弹,楞是把美国最尖端的无人侦查机给揍了。

  强大的美国人猛然醒悟,伊朗并不是好捏的软柿子!更让美国人细思极恐的是,如果美国对“拉德”误判了,会不会对伊朗的其他军事能力也存在误判?

  于是,美国空军出击的现实安全就受到了威胁。

  这样突然面对一个“不方便”碾压的对手,美国多少有点措手不及,也很不适应。五角大楼不得不重新评估,飞到伊朗的飞机会有多少回不来?

  而美军飞行员又没有练过“金钟罩”或“铁布衫”,所以也会忐忑,自己跑到伊朗空域会不会被伊朗防空部队从下面“来一发”?

  另外,这里面还有一个不能忽视的细节,击落全球鹰的“拉德”是伊朗自主研发的导弹系统,而伊朗人手里很有可能还藏着S-400这种高端装备。

  伊朗所表现出来的防空能力,让美国在对伊朗开战这个问题上不得不慎重评估。

  所以,美国被迫选择了“非杀伤”报复手段——网攻!但这“网攻”在我看来,不能掩盖美国的虚弱与尴尬!

  美国不能确定的第四个“变量”:

  这才是最关键的那个“变量”!

  美国独自发起对伊朗的打击,包含着一个量变到质变的关键节点:从炸弹落到伊朗土地的那一刻开始,美国就可能会失去结束战争的话语权!

  这个观点的含义就是:国际社会以及世界顶级势力,对美国这个傻大个即将陷在一潭泥沼里有着广泛的兴趣。

  奉行孤立主义、单边主义、保护主义的美国,不断的让世界混乱、动荡,就是其对世界的“馈赠”。

  那么作为全球顶级势力的“欧盟”、俄罗斯、中国,在美国发动对伊朗的军事打击之后,会不会选择在“场边下注”?或者说这三方有没有在台面之下力挺伊朗,牵制、消耗美国的理由?咱们接着说。

  先来看“欧盟”。

  毋庸置疑,“欧盟”正在面临来自美国的关税威胁,而且美国以贸易不平衡为由正发起针对世界主要经济体的贸易战。

  现实是,“欧盟”没被豁免,反而在美国重塑世界规则之后,“欧盟”或将成为美国“薅羊毛”的重灾区。

  而美国攻击伊朗,瓦解伊朗国家政治架构之后,“欧盟”国家将不可避免承受伊朗难民潮的剧烈冲击。

  所以,避免伊朗政治架构崩塌,绝对是“欧盟”必须谋求的优先选项。

  搞垮伊朗还是维持伊朗政治稳定,正是美、欧之间的结构性分歧。

  另一方面,美国如果将伊朗逼到死胡同,伊朗很可能会谋求“核武”自保,而伊朗实质拥核这个态势,对“欧盟”团体的公共安全会是一个直接威胁,因此,寻找机会打乱或迫使美国放弃打压伊朗,让伊朗的核能力始终维持在《伊核全面协议》框架之内,原则上才符合“欧盟”的利益。

  所以,可以结论:“欧盟”拥有维持伊朗既定政治架构的动机,也就是说“欧盟”于“场外下注”牵制美国是大概率事件!

  再来看俄罗斯。

  美国谋求全面压制或谋求伊朗政权更迭,最终是为了消灭中东那些阻碍美国一统天下的反对势力。美国全面控制中东,其实就意味着美国主宰世界能源市场。

  这样的结果,对经济上强烈依赖能源输出的俄罗斯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

  作为长久与美国对抗的国家,力挺伊朗这件事,俄罗斯应该是既有能力,也有动机,更有得天独厚的地缘便利。

  “场外下注”这种方法或许正是俄罗斯梦寐以求的局面:搞得美国头痛欲裂、欲罢不能,还不用亲自出面,爽!

  而对于中国。

  美国正在以创纪录的贸易战规模攻击中国,给中国造成了不小的损失,并且美国还怀着叵测之心,意图斩断中国谋求未来发展的权利和路径,欲将中国置于美国的暗影之下。

  如果,能有一场战争,把恶贯满盈的美国拖住。

  相信中国应该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

  不难看见,只要狂妄的美国跳下井,世界就不乏“推石头落井”的人。

  美国,要不要真的来试一下?

  再说特朗普。

  特朗普是个成功的商人,虽然他破产过两次但依然能卷土重来,他当总统当然不会像网上段子说的,先把美国搞破产然后让美国再次伟大。不过他的商人思维模式还是会影响他的决断。

  特朗普对他身边的鹰派也保持着一定的警惕,不想被他们左右。

  《华尔街日报》23日报道称,特朗普说在中东问题上他“不是非常同意”博尔顿的观点。据报道称,特朗普反对博尔顿对伊朗发动袭击的提议。“我们不想要任何战争,那些想把我们推入战争中的人太恶心了。”

  特别是选战在即,特朗普更不想轻启战端,让选举带来不可知的变数。所以我认为,对于伊朗,今天的美国不是不想打,也不是不能打,只是美国不知道、不确定为此即将付出怎样的代价!

  这个代价“很小”也就罢了,可现在种种迹象表明,这个代价比美国想象的要大很多,也许风险是几何级的倍增。

  所以美国就犹豫了。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