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国际评论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际评论

美国大规模种族暴动:疫情下的旧歧视和新绝望

作者:刘裘蒂

来源:英国金融时报

来源日期:2020年06月04日

本站发布:2020年06月04日

点击率:68次


周末到来之前,成千上万的抗议者聚集在全美各地的城市示威游行,像野火一样燃起了狂啸的抗议和暴力行动,示威者大喊“不要开枪”和“我无法呼吸”。因为5月25日传出大约8分钟震撼全美的视频,显示明尼阿波利斯市的白人警察德里克•肖文用膝盖牢牢压住戴着手铐的黑人乔治•弗洛伊德的脖子,将他固定在地上,弗洛伊德死前绝望的哀嚎“我无法呼吸”迅速席卷全球。


随之而来的抗议愈演愈烈,导致明尼阿波利斯市的第三区警察总部被焚,愤怒的人群统治街道、乱砸商店,迫使明尼阿波利斯在周五晚上8点进入宵禁,但宵禁生效90分钟后,现场仍然传来枪声,没有任何一名执法人员在场执行宵禁。


明尼苏达州爆发的抗议活动也延烧到全美各大城市:示威者封锁了洛杉矶的高速公路,在达拉斯与警察发生冲突,并破坏了亚特兰大的CNN总部。华府的示威者在白宫外高呼,撞倒路障,并对其他建筑物喷漆,一度迫使特勤局封锁白宫。


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城是1921年黑人大屠杀的现场,当时有300多人死亡。接近一百年后,抗议者封锁了十字路口,并高声呼叫受难者的名字。


奥克兰的路易•威登店被洗劫,曼哈顿有四辆警车被纵火,一名示威者向一辆载着四名警官的警车里投入一个汽油弹。

目前全美已经有两人在示威暴动中中枪死亡。宣布宵禁的城市包括:亚特兰大、明尼阿波利斯、洛杉矶、丹佛、费城、西雅图、克利夫兰、哥伦布、罗彻斯特、匹兹堡、波特兰、芝加哥、迈阿密、密尔瓦基、盐湖城等。这就是一张美国的地图。


明尼苏达州启动了州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执法行动,包括动员超过1.3万名的国民警卫队。美东时间28日到30日之间,美国警方在各城市灭火,丢催泪弹,至少逮捕了1400人。加州宣布进入紧急状况。


正如目前在美国任何现象和危机都被撕裂式地政治化,虽然对警官杀害黑人的谴责没有多大异议,但对于抗议衍生的暴力行为,保守派和自由派立场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在谴责警官“跪杀”黑人的同时,保守派试图使抗议与新冠病毒反映的种族区别脱离关系,而自由派认为新冠病毒不成比例地造成黑人和拉丁裔族群死亡,这些被压抑的愤怒引爆了反警方执法过度的火种。




冰冻三尺的种族导火线



前总统奥巴马就反警方暴力和种族主义发布声明说:“因为新冠病毒大流行和经济危机摧毁了我们周围的一切,人们普遍希望生活能够‘恢复正常’。但我们必须记住,对于数以百万的美国人来说,由于种族而受到不同待遇是可悲的、痛苦的、令人抓狂的‘正常’,无论是在与医疗保健系统打交道、与刑事司法系统互动、在街上慢跑、或者只是在公园里看鸟时。”


奥巴马指涉的是2月23日一名手无寸铁的25岁美国黑人男子在佐治亚州萨林海岸的路上慢跑时,被两名武装、有警方背景的白人父子追捕枪杀。枪击录像的副本于5月5日流传后,掀起社交媒体的舆论海啸,警方终于在5月7日逮捕了父子杀手。但凶手直到事发74天后才被逮捕的事实,引发了关于美国种族歧视的辩论。


另外,一名白人女性因为看到一名在纽约中央公园观鸟的黑人而报警。这些事件通过视频引起广大的愤怒。

“我无法呼吸”已经不是首次成为美国警察基于种族偏见而过度执法的象征:2014年纽约警察逮捕埃里克•加纳涉嫌出售没有税票的香烟时,用手臂摁住加纳的脖子,在多名警官同时限制他的行动的情况下,加纳面朝下躺在人行道上时重复了11次“我无法呼吸”的求救呐喊,在他失去知觉后,警官将他转身以缓解呼吸,但在一辆救护车到来之前,加纳躺在人行道上呆了七分钟。大约一小时后,加纳在当地一家医院被宣布死亡。


加纳案在全美各地至少直接引发了50次示威,而随后对普遍警察暴行的数百次示威则以加纳的经历为焦点。特朗普政府的司法部在2019年拒绝根据联邦民权法对施暴警察提起刑事诉讼。由于一名行政法官的建议,在加纳事件五年后,施暴的警官才被解雇。


明尼苏达州检察官在5月29日对警官肖文提出三级谋杀和过失杀人罪的起诉,本来希望能够借此缓解抗议示威的紧张局势,但受害人弗洛伊德的家人认为应该以一级谋杀罪提告。


根据明州的法规,三级谋杀不需要具有杀人意图,只要证明凶手“在不考虑人命的情况下”以危险行为造成受害者的死亡。一级和二级谋杀罪的指控要求检察官证明肇事者已事先决定杀害受害者。肖文还被指控二级过失杀人罪,这个罪名要求检察官证明他有过失,以至于造成“不公正行为”。


如果被定罪,警官可能会因谋杀罪最高被判处25年监禁,因过失杀人罪最高被判处10年监禁。

令抗议者感到愤怒的是,在警官肖文施暴的当场,还有另外三名警察,但目前只有一名被捕。目前看来,如果其他三名警察不被绳之以法,抗议者将不会干休。


长期以来,美国警官基于种族因素过度执法杀死黑人,反映了美国持续存在的政治失调和种族不平等现象。这些事件叠加,在目前的新冠疫情下达到了危机的临界点。


1960年代的种族冲突和民权运动,在民权运动发言人和领导人小马丁•路德•金在1968年被暗杀时达到高潮,深刻地镌刻在美国的历史记忆里。


从1991年皇冠高地(布鲁克林)纽约暴动、1992年洛杉矶罗德尼•金暴乱、2015年巴尔的摩骚乱到2016年夏洛特•里奥特暴乱,种族主义固然有历史渊源,造成长期积愤,但不可否认的是,自从特朗普上台以来,他和他的支持者以意识形态的方式更加深了种族分化。新冠病毒疫情的爆发更激化了长期存在的种族不平等现象,警察施暴的视频只是恰好燃爆了这个愤怒。




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的对立观点



新冠疫情已经造成10万多美国人死亡,并因此而导致4000万人失业。但共和党人拒绝把疫情和种族分裂联系起来。


特朗普在5月29日批评抗议者为“暴徒”,并说:“当抢劫开始时,枪击就开始了。”推特对特朗普的这则帖子加以标签,警告读者推文乃是“美化暴力”。特朗普最近刚颁布行政法令对付推特,指控后者对保守派言论进行言论审查。


5月29日晚当抗议者聚集在白宫前时,特朗普发推文指出,如果他们突破了路障,美国特勤局将用他见过“最凶恶的狗和最凶恶的武器”打压抗议者。他还抨击华府市长没有提供警力保护白宫,“让抗议者尽其所能地尖叫和咆哮。”

民主党人指责特朗普“躲在他的樊篱后面”,故意提起恶犬,来暗指历史上美国种族隔离主义者曾经放出恶犬来驱逐南方的黑人妇女、儿童和无辜者。


自由派媒体认为特朗普似乎将社会动荡视为潜在有益的“政治问题”,借此可以把自己定位为逆转无政府状态的总统候选人。《华盛顿邮报》5月的全国民意调查显示,特朗普(42%)落后拜登(49%)7个百分点。


特朗普上周六斥责在美国各城市上街游行的示威者,表示白宫抗议活动“与乔治•弗洛伊德的纪念没有关系。他们只是在那里制造麻烦。”特朗普还表态必要时将派遣军队干预。


但到了周六下午在佛罗里达州肯尼迪航天中心发表演说时,特朗普稍微改变了语气,宣布进行民权调查,并对弗洛伊德之死表达愤怒,但他将在美国各地蔓延的抗议活动归咎于“安提法(Antifa)组织和左派暴力”。

特朗普说:“我了解人们的痛苦。我们支持和平示威者的权利,我们听到他们的请愿。但我们现在在城市街道上看到的与正义或和平无关。对乔治•弗洛伊德的纪念遭到暴徒、掠夺者和无政府主义者的羞辱。安提法组织和其他激进左翼组织正在领导暴力和破坏行为,这些组织正威胁无辜者,摧毁工作,伤害企业,并烧伤受害者……安全不应该是无政府状态,而且也不会有无政府状态。我们不能也绝不允许一小撮罪犯和破坏者破坏我们的城市,并摧毁我们的社会。”


民主党可能提名的总统候选人拜登通过视频呼吁美国人面对历史上的种族不公。“这个国家的原始罪恶至今仍在玷污我们的国家。有时我们设法忽略它,只是在日常生活中推进其他一千项任务,但它总是在那里。近来几周,我们清楚地看到我们是一个伤口敞开的国家。”


但支持特朗普的保守派媒体福克斯新闻认为,美国没有种族分歧,弗洛伊德受到警察暴力的经历是例外。




抗议者vs.暴徒



明尼苏达州州长提姆•沃尔兹指责美国国内恐怖主义、意识形态极端主义和国际动荡,是造成明州危机的因素。他声称多达80%的抢劫和纵火者来自外州。明尼阿波利斯市长雅各布•弗雷表示,“白人至上主义者”和“州外煽动者”可能是抗议活动的幕后黑手,但根据亨内平县警长办公室提供给《华盛顿邮报》的数据,约86%的被捕者是州内居民。


对比而言,保守派的美国法务部长威廉•巴尔声称抗议活动是“由无政府主义和极左翼极端主义团体的策略策划、组织和推动。”

特朗普私人法律顾问、前纽约市市长鲁道夫•朱利安尼认为,弗洛伊德受到的不公正待遇固然应该受到谴责,但现在暴徒以弗洛伊德的名义在全美主要城市作乱,是因为“开放的民主党人无能力确保其人民的安全,因为他们有令人毛骨悚然、危险的刑事友好政策,现在我们不仅在明尼阿波利斯那里看到这些政策的结果,而且还看到城市被纵火燃烧。”


朱利安尼认为,都是民主党人的明尼阿波利斯市长和明尼苏达州州长应引咎辞职。“所谓的进步主义者、白痴民主党人管理下,将罪犯从监狱中释放出来,为罪犯设置保释条件,并鼓励这种事情发生。”


我认为在进一步查明闹事份子的身份之前,目前看来最可能的状况是,不同的组织各怀心思,也有人浑水摸鱼。有群体关注对弗洛伊德的正义诉求,其中包括许多黑人、白人和拉丁裔,但也有一群包括黑人和白人的年轻人带头抢劫。


对微观经济主体而言,从疫情前的旧常态、旧均衡到疫情后的新常态、新均衡意味着巨大挑战,但同时也蕴含着资产配置、业务布局和市场发展方面的机遇。对各国来说,谁受到的冲击较小,谁能够率先复苏、优先布局,谁就能够在后新冠时代的全球经济中占据更为有利的位置。政策方面,前期旨在缓解困难的“救济政策”和后期力求促进增长的“刺激政策”同样重要。对后者而言,既要努力让经济走得更高、更快,又要让经济变得更强、更好。

有评论认为特朗普希望利用种族主义和“受伤的白人”来分散对抗疫不力的批评,延伸保守派策动白人至上主义者在各州掀起的反封城抗争(见《美国的反封城博弈》)。如果真是如此,这个策略可能会反噬他。如果种族暴动持续下去,也可能吸引曾在G20、G7和奥运会上策动示威运动的全球无政府运动者加入搅局。


最重要的是,特朗普的支持者(包括福克斯新闻),基本上专注于抗议中的暴力行为本身,尽量把事件与疫情对黑人的打击剥离出来,甚至认为年轻人因为封城闷慌了才会上街发泄。而特朗普的反对者坚持把种族暴动与疫情反映的种族差别境遇牢牢地捆绑起来。


美国各州陆续复工之际,股市狂涨的背后,是对于人命不同的估价。许多对于美国经济将以V字形复苏的预期,是建立在目前死去人群大量集中在老年人、有色人种和贫民群体的基础之上的。言下之意是,他们的生命代价很低,可以为经济启封而牺牲。这个观点也假设可以借着社区隔离而保护既得利益群体,防止疫情向优势群体扩散。但种族暴力终将威胁到社会整体的安全。如果美国社会持续动荡,也必定演变成对股市的冲击。


当保守派攻击明州州长缺乏领导力之际,自由派认为美国缺乏有领导力的总统,没有凝聚社会分裂的力量来愈合种族和疫情的伤口。


特朗普习惯性的竞选策略是巩固他的基本盘,包括他们共享的种族意识。但如果特朗普搞不定日益剧烈的种族冲突,甚至故意挑拨种族仇恨,拒绝正视抗议背后更深刻的社会暗流,以及被疫情锐化的种族愤怒,这会激起更多有色人种出来投拜登一票,从而对他连任形成重大威胁。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