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国际评论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际评论

英国金融时报:美国在中东“四支柱”靠得住吗?

作者:希沙姆•梅列姆

来源:英国金融时报

来源日期:2020年08月09日

本站发布:2020年08月09日

点击率:94次



文丨华盛顿海湾国家研究所研究员 希沙姆•梅列姆

自上世纪70年代末以来,美国的中东战略一直建立在以色列、土耳其、沙特阿拉伯和埃及这四个支柱的基础之上。

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成功,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归因于与上述其中一个或多个国家的密切合作:1979年的埃及-以色列和平条约;对伊朗伊斯兰革命的遏制;在阿富汗击败苏联,以及近年击败基地组织(al-Qaeda)以及所谓的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的恐怖分子。

然而,40年后的今天,美国的部分撤退以及中东地区民族主义和沙文主义的高涨,导致这四个国家都在其境外使用暴力影响较弱邻国的命运。如今,随着俄罗斯的影响力不断增强,美国基本上变成了一个倒霉的观察员。尽管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与这些国家的领导人建立了密切的个人关系,但这些国家已耗尽各自在美国曾经拥有的可观的善意储备。


只有以色列保持着真正的支持,但该国粗暴对待被占领土地上的巴勒斯坦人以及日益沙文主义的政治倾向,削弱了其在美国的地位,尤其是在民主党和犹太人社区内部。其他专制国家正在快速失去朋友,无论是在公众舆论还是政府圈子。


令人瞩目的是,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和特朗普都认为,美国的解决方案不适合中东地区的复杂问题。出于不同的原因,这两位总统都把棘手的中东视为美国傲慢的“坟场”。在奥巴马眼里,该地区充斥着“搭便车者”,其领导人应该为该地区特有的问题承担更多责任。特朗普对美国为该地区承担的财务负担极为反感,他希望将美军撤出南亚和中东,让一个他永远无法理解的世界去解决自己的问题。两人都接受了俄罗斯在叙利亚和利比亚等破碎国家的主导地位,两人都纠结于伊朗,只是方式很不同。奥巴马把2015年与伊朗达成的核协议视为他的中东政策的最大成果;特朗普则高兴地把该协议撕碎。


如今,土耳其和以色列正在叙利亚与形形色色的组织作战,有时似乎是一场混战,目的是重塑一个面目全非的的国家。特朗普政府给了他们足够的胆量,使土耳其敢于粉碎库尔德人在叙利亚及其他地区的政治抱负,使以色列敢于吞并约旦河西岸的很大一部分,将占领变成永久征服。


最近几年,土耳其向奥斯曼帝国(Ottoman Empire)之前的领地——从邻近的叙利亚和伊拉克,一直到利比亚——派兵;土耳其希望在利比亚建立永久军事存在,以保护该国过去的经济投资,并获得新的投资项目。最近,埃及总统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也威胁对利比亚展开军事干预,以遏制土耳其的推进。

当奥巴马要求海湾国家为自己的安全需要承担更多责任时,他没有料到不计后果的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会把他的这番呼吁视为绿灯,放任沙特对其在也门的敌人胡塞(Houthi)武装发动野蛮空袭。世界束手无策地看着最富有的阿拉伯国家把最贫困的阿拉伯国家炸成月球般荒凉的地方,而奥巴马和特朗普政府都提供了重大的后勤支持。数以万计的平民(包括很多儿童)被以沙特为首的盟军杀害或致残,同时由伊朗武装的胡塞武装不加区别地在也门和沙特城市制造爆炸事件。


下届美国行政当局应该走哪条路?首先,它应该结束与这四个失控国家的特殊关系。

土耳其已不再是盟友,因为它正在装备俄罗斯武器。它即将成为美国的对手。以色列继续享受美国慷慨的财务支持以及几乎毫无保留的政治支持,却对美国的地位和利益嗤之以鼻。在埃及,美国支持自1952年埃及革命以来最具压迫性的开罗政权是毫无理由的。而在油价处于创纪录低位、美国能源产量超过沙特阿拉伯之际,美国政府应结束对这个不透明王国的认可,后者由一位以迫害文人为乐的年轻王子统治。

美国应该停止依赖这四根脆弱易裂的支柱。美国政策制定者应该在中东开辟一条新路,既不同于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不切实际和干涉主义的自由议程(已在伊拉克碰壁),也不同于之后不负责任的撤退,使得从班加西到曼德海峡(Bab al-Mandeb)的广大地区支离破碎。

本文作者是华盛顿海湾国家研究所(Gulf States Institute)非常驻研究员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