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国际评论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际评论

子思:美国在朝鲜打了一场错误的战争,70年了仍不懂错在哪里

作者:子思

来源:观察者网

来源日期:2020年10月25日

本站发布:2020年10月25日

点击率:74次


对于70年前爆发的朝鲜战争,今天的中国和美国,继续保持着相反的态度和意义认知。

23日上午中国举行了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大会,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用了三个“70年来,我们始终没有忘记”说明中国对于这场战争的态度,用了五个“经此一战”说明了中国对于这场战争的意义认知。

但美国方面则完全不同,从今天的美国针对中国的种种挑衅行为上看,朝鲜战争给美国人带来的教训,美国并未真正吸取,甚至已经完全忘记了。习近平讲话中所说的“现在中国人民已经组织起来了,是惹不得的。如果惹翻了,是不好办的!”是毛泽东在1953年就说过的,今天不得不再重复一遍。

事实上,美国在朝鲜战争之后,朝野上下的确有意识地选择了遗忘掉这场战争。似乎不仅仅是因为美国的失败,隐约中还有更深的原因。撰写了《最寒冷的冬天:美国人眼中的朝鲜战争》一书的大卫·哈伯斯塔姆自述,他在写作该书时,看到在图书馆的书架上有88本有关越南战争的书,却只有4本有关朝鲜战争的书。另外还有一本书的书名就叫做《被忘却的朝鲜战争》。

忘却的方式,就是反复说那场战争是个不应该发生的“错误”。战争结束几年以后,美国国务卿艾奇逊说:“无论是从政治角度还是从军事角度来讲,如果让全世界最为高明的专家找出一处这场糟糕的战争最不应该发生的地方,他们一定会异口同声地说,这个地方就是朝鲜。”

也许这就是美国处理自身历史的一种特别方式——不管为什么会犯错,也不管如何避免再次犯错,只用一个“不应该发生”一言以蔽之,然后忘掉。直到多少年后,类似的错误再次发生......

错误的性质

朝鲜战争爆发,是紧接在国民党蒋介石政权败走台湾、人民解放军解放全部中国大陆、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这个地缘政治大事件之后发生的。而美国在朝鲜战争中所犯的错误,其实与美国在中国国共内战中所犯下的错误,具有同样的性质。

1946年国共内战开始时,蒋介石扬言要在三个月最多五个月里彻底消灭共产党军队,这是因为他确信已经得到了美国的全面支持,而美国也竟然确信他和他的政府可以代表战后的中国,于是不遗余力地提供各种援助,结果不用说,美蒋两方都大错特错了。

美国方面也有人看到了这个错误。二战中任驻华美军司令的史迪威将军一直认为蒋介石愚蠢无能,早晚要垮台,结果他的预言都一一应验。1945年来华试图调解国共冲突的马歇尔,在了解到中国的真实情况后,开始极力阻止美国军队继续支持蒋介石,1947年他计算出美军援助的武器装备至少40%都到了共产党军队的手里,结果最后是大大超过50%。还有当时的国务卿艾奇逊,在1949年初他就得出结论:任何给蒋介石的额外援助都将“愈加激发中国人民对中国共产党的支持”,在他制定并签署的《中美关系白皮书》中他认为“中国国内已经达到了一种定局......我们应当面对一个事实上已经存在的局势。”

但是很遗憾,所有这些认识和判断都未能阻止美国继续犯下性质相同的更大的错误。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接下来那位被当作“战神”簇拥着闪亮登场的麦克阿瑟,令马歇尔和艾奇逊关于中国正在发生什么的所有忠告,就像从来没有说过一样。

麦克阿瑟从来没有到过中国,他对亚洲人的认识只限于日本人和菲律宾人,但他却自诩精通“东方心理学”。对于即将开始的朝鲜战事,他让杜鲁门总统相信一定会大获全胜,“一只手捆在背后”也能打赢。出其不意的仁川登陆是他背着华盛顿一手策划的,在联合国军抵达平壤并开始北上云山时,他一直自信满满地断言中国一定不会参战,“打到鸭绿江边!”、“圣诞节前回家过年!”等盲目乐观的口号在军中公开流传。

蒋介石是领教过毛泽东的厉害的,他吹嘘自己可以在几个月里消灭共产党军队,主要是表演给美国人看,目的就是让美国无偿提供支援。到了他丢掉了整个中国大陆之后,美国人也都看懂了这一点,也知道了这三年里无论是蒋介石的那些吹嘘还是美国人自己的吹嘘,其实统统一钱不值。但是,麦克阿瑟对这一切充耳不闻,这位身在东京看着地图遥控朝鲜军事行动的将军,其狂妄骄横和自我吹嘘,又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马歇尔曾说,麦克阿瑟的参谋部不是他的部属,而是他的宫廷,因为周围全是对他阿谀奉承将他奉若神明的人。

按中国人的说法,狂妄和无知永远是连在一起的。据说当雷英夫告诉毛泽东这位麦克阿瑟将军“以高傲狂妄和刚愎自用著称”时,毛泽东连声说“好,好。越狂妄越好,越固执越好。”毛泽东的战争生涯一路都是以弱胜强打过来,他当然知道敌人越狂妄就越无知,而越固执就越不可救药,敌人统帅在开战前后将一直无知到底,形同白痴,这当然太好了。

如今回顾地看,朝鲜战争的全过程,中国方面最大限度地做到了知彼知己,而美国人领导的联合国军实际上既不知彼也不知己。在麦克阿瑟担任总指挥的战争初期,可以说是从战术、到战役再到战略完全无知,连败都不知道是怎么败的。而在李奇微和克拉克担任总指挥的阶段,多少懂得了一些如何与中国军队作战,但是在战略上还是基本无知。

错误的继续

战略上的无知,最主要的体现是,美国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和谁进行战争。狂妄到了白痴程度的麦克阿瑟不用说,他曾认为中国军队就是一支装备很差的农民武装,放言“如果中国人试图南下到平壤,那对他们来说将是一场大规模屠杀。”而实际结果恰好相反,他本人亲手导演了一场“美国军事史上最大的惨败”。

李奇微临危受命,发现他接手的第8集团军群是“一支张皇失措的军队”,从军官到士兵都“丧失了信心和斗志”,处于“一种惊恐未定的精神状态”;而南朝鲜军队则发生了“后退狂”的大崩溃,“他们只有一个念头,‘把那可怕的敌人甩掉’,拼命跑啊!”。他日后回忆说,“南朝鲜军队……对中共士兵怀有非常畏惧的心理,几乎把这些人看成了天兵天将。”

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仍然没有人提醒李奇微去认真研究一下中国共产党军队的历史,更不用说认真研究一下中国近代史、中华文明史。早在开战前的9月30日,周恩来就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一周年的庆祝活动讲话中警告了美国,不要“重犯与国民党反动派同样严重的错误”,但是无论是西点军校的老校长麦克阿瑟还是老教官李奇微,却根本听不懂这句话在说什么。

此后的三年里,美军亲眼见证了志愿军时而像天兵天将、时而像地兵地将,面对着堪称军事工程史上奇迹的数千公里坑道、交通壕,美国人感觉中国军队简直就像是“盘踞在坑道网中的龙”。

其实他们早该明白,他们就是碰到巨人了,但无论是美国历史上的军事经验还是西点军校的军事教材,都没有关于如何与中国这个政治-经济-军事合体巨人作战的内容。

这个合体巨人有多大呢?毛泽东曾明白无误地告诉美国人,美国侵略朝鲜是把三把尖刀插在了中国身上,朝鲜是一把刀插在了头上,台湾是一把刀插在了腰上,越南是一把刀插在了脚上。这大概就是新中国巨人的大体轮廓。

但为什么蒋介石的旧中国就不是这样的巨人呢?为什么美国人以前完全没有看到这个巨人呢?在朝鲜战争中担任美军一个陆军团团长的保罗·弗里曼明白这一点,他从1933年开始就驻扎中国多年,会说中文,在抗日战争中和中国军队并肩作战。当他被一位美国记者问道如何看待朝鲜战场上的中国对手时,他的回答简明而且正确:“他们不再是同一批中国人了。”

按理说,这些信息就足够了。美国人方面,史迪威、马歇尔、艾奇逊,包括这位弗里曼,都或多或少见识了巨人的威力;中国人方面,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都明确提出过警告。几年之后,毛泽东还特意强调,美军就是打200年也打不到鸭绿江边。如果美国人虚心一点,多读一点历史,认真领会一下新中国的含义和200年的含义,这70年里的对华政策,应该会更靠谱一些,在越南战争中的失败也很可能会避免。

但结果却不是,美国人从朝鲜战争中远远没有学到它应该学到的。战争结束后,艾奇逊回顾说“朝鲜拯救了我们”,他指的是,朝鲜战争让国会转而同意他主张的国防预算大幅度增加,1952财年美国国防预算是朝鲜战争之前的4倍。

错误的重演

打朝鲜战争的时候,美国人的建国历史还不到200年,不会明白毛泽东说的一场仗打200年到底是什么意思。今天的美国历史超过200年了,但遗憾的是,美国人也还是不明白。

朝鲜战争开始时,杜鲁门总统宣称,“这是对自由世界的直接挑战”,美国《纽约时报》的社论中将这场战争说成是“民主事业的推进”,在遭受到初期的打击之后,社论又说“美国人民绝不允许世界民主进程的倒退……”历史见证,靠陈词滥调和花言巧语装饰美国二战后每一次侵略战争的美国式宣传闹剧,直到今天也还在一如既往地重演。

麦克阿瑟被解除职务后,这位曾被无数美国人奉若神明的“伟人的化身”、“有血有肉的上帝”,被发现其实是一个虚幻的神话,长期靠隐瞒真相和自欺欺人维持着,艾森豪威尔总统曾直截了当称呼他为“表演艺术家”。但是这位败军之将从日本东京回到美国后,却有数百万人走上街头举行欢迎游行。历史见证,靠隐瞒真相和自欺欺人的表演来赢得民众支持的美国式政治闹剧,直到今天也还在一如既往地重演。

从中国人的角度看,今天的美国,胡说八道的媒体依旧、表演艺术家政客依旧、反智主义的社会基础依旧,结果就是,该有的反思统统没有,该做的自省统统没有。朝鲜战争70年过去了,关于中国巨人的成长和壮大,关于中国历史的延续和发展,关于中华文明的再次复兴,美国人的认识水平和理解水平,也仍然停留在70年前的水平上。

1953年毛泽东说,朝鲜战争这个仗要打多久时间,是由美国来决定的。“这就是说,他们要打多久,我们就打多久,一直打到我们完全胜利!”今天的习近平说,“我们决不会坐视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受损,决不会允许任何人任何势力侵犯和分裂祖国的神圣领土。一旦发生这样的严重情况,中国人民必将予以迎头痛击!”对于美国来说,这些话的意思都是一样的:惹不惹中国、打不打仗,都由你美国来决定,但最后的胜利却一定属于中国人民!

希望今天的美国能够清醒地认识到,这样的一个基本立场,决定了中国与近现代历史上先后出现过西方列强完全不可相提并论。将中国过去几十年的高速崛起比作当年的德国和日本,将中国当前的更大发展比作与美国争霸的前苏联,或者与大英帝国争霸的美利坚,这些历史类比从根本上就是错误的。所以,无论是从约翰·米尔斯海默的现实主义国际关系理论推出来的“中美之间必有一战”,还是从格雷厄姆·艾利森所谓“修昔底德陷阱”理论中推出来的“中美之间必有一战”,实际上也都是美国自身错误不断继续和重演在思想理论上的反映。

美国当然还可以一如既往,像朝鲜战争当年的《纽约时报》和当今的国务卿蓬佩奥那样,继续用自由、民主这些陈词滥调为自己的侵略行径进行舆论开道;然后像朝鲜战争当年的麦克阿瑟和当今的特朗普总统那样,继续靠隐瞒真相和自欺欺人的表演来愚弄整个世界,冒险招惹中国;这些胡作非为都是美国可以自行决定的,但是最后的结果,尤其是“惹翻”了中国之后的结果,却一定不是美国能够自行决定的。

美国学者、媒体人大卫·保罗·戈德曼(David P. Goldman)长期研究中国,算是今日美国舆论界少有的清醒者之一,他日前在一家刊物上撰文说,面对中国在经济、军事、技术上的全面崛起,西方世界虽疑虑重重,却至今仍云里雾里,不知如何理解。一个20年前被西方学者算定即将崩溃的国家,为什么今天成了可能超越美国的国家?

他感觉到了在一般人所理解的中国崛起背后还有更大的事情在发生,在文章中他写道,“美国面临着更令人生畏的事物:一个有5000年历史的国家......”但是很遗憾,他也并不真的明白5000年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明白5000年是什么意思,当然也就不明白毛泽东当年要打多久就打多久是什么意思,以及200年也打不到鸭绿江是什么意思。当年挨了打都不能明白,今天早已忘了疼就更加不明白。于是,70年过去,今天的美国人对于中国的认识,水平依旧、错误依旧。

现实是,中国的崛起、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中华文明的再次复兴,都在5000年历史的延长线上,当然不会等待美国人的明白与否。所以,中国还是该做什么做什么,再重复一遍“如果惹翻了,是不好办的!”其他也就不必再多说了。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