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国际评论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际评论

曹辛:即将入主白宫,拜登身边有没有真正的“中国通”?

作者:曹辛

来源:远见经纬

来源日期:2021年01月09日

本站发布:2021年01月09日

点击率:46次


      在世界卫生组织专家即将来华调查新冠病朔源之际,国际媒体周一报道:美国副国家安全顾问马修·波廷杰近日对外放话说:新冠病毒“最有可能”是从中国武汉的一处实验室流出。波廷杰曾经任《华尔街日报》驻中国记者,是特朗普政府的中国问题专家,在中国和朝鲜问题上着力不少。与其同期担任特朗普政府中国问题专家的,是美国海军学院的华裔教授、毕业于中国南开大学历史系的余茂春,他兼任蓬佩奥的“中国政策和规划首席顾问”,据说是“特朗普班底里鼓吹美国对华强硬政策的首席中国问题专家”。

  考虑到差不多半个月后拜登就要就任新一任美国总统,这引发了一个问题:拜登身边有中国问题专家吗?什么样的人才能称得上是中国问题专家?

3e2530d3a4ec497fb78caef94d02d886_th.jpg

  夹生饭的中国问题专家

  美国政府在外交职务的设置上很注意“专家”这个岗位,早年的英国也是如此。这种专家对美国总统有两个作用:一是了解相关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外交,以备总统咨询,同时制定相关政策、或在执行政策时提出建议;另一个作用是两国发生冲突时从幕后直接进入前台,提供包括政策和宣传工具的指导。特朗普政府的两个中国问题专家,就是上述波廷杰和余茂春这两位。

  然而就实际表现而言,可能受制于各方面条件,特朗普身边的中国问题专家表现出明显的“夹生饭”特点。

  先说波廷杰,他在北京当过《华尔街日报》的驻华记者,在美国人当中属于熟悉中国的;同时可能因为中朝两国地理和政治上的接近,他还是个朝鲜问题专家。

  中国网上认为:一系列中美摩擦事件背后都有波廷杰的身影。从将新冠病毒污名化,到促使美国“断供”世卫组织等,再到美国大量削减中国媒体派驻美国人数等,都与波廷杰有关。

  根据笔者了解:在朝核问题上,波廷杰对特朗普政府发挥的作用比较大。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他对中国在朝核问题上的作用高度重视,尤其是在朝美首脑第二次越南会谈之后,他在美国内部高度评价中国在朝核中的重要性,甚至认为中国能在其中发挥最重要的作用。可以看得出来,特朗普政府的对朝政策除了特朗普个人因素外,波廷杰的影响比较大。

  此外,美国副总统彭斯2018年10月对中美关系回顾历史、要求中国回到邓小平改革开放道路上的谈话,也能看到波廷杰的身影。这场讲话,在中国国内是有反响的;而且据了解,波廷杰本身就是彭斯作为专家推荐给美国政府的。

  最近他的两个举动,属于亲自去一线操作了,结果却因为常识错误而倍受批评。

  一是他专门发文赞扬去年年初武汉疫情初期的医生李文亮,但出于他的职业需要,他将李文亮医生贴上了“五四”的标签,这就受到了海内外华侨的讽刺。因为如果从精神实质来说,被中国政府命名为烈士的李文亮的行为,一般被中国民众认为更接近五四运动前的新文化运动,它的核心是主张民主与科学。而且,据悉波廷杰在重要讲话中,把这两场历史运动的精神实质相混淆已经是第二次了。这属于对中国历史不够了解所致。

  二是近日,他在世卫组织来华调查病毒朔源前,称去年初中国疫情是武汉病毒所泄露的。尽管他也承认中国当地不是故意泄露,但这对他的职业来说是犯了大忌。因为假如他所言属实,就必然会把美国政府牵扯进去,因为届时如果一旦查下去就会发现:病毒只能是美国合成、来自于美国。

  上述事实说明: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美国人,波廷杰在部分涉华议题上表现出了他的专业性,但同时在有些领域却表现出外行和不成熟,例如在国际宣传领域,同时,在一线直接操作对华行动时也不熟练,总是给人一种还欠火候的感觉。

  华裔专家却已不再了解中国

  至于特朗普政府另一名中国问题专家、“中国政策和规划首席顾问”余茂春,则夹生饭的程度就更大了,他的根本问题在于已不了解今天的中国社会、中国党及其领导人了。

  据介绍,余茂春毕业于中国南开大学历史系,本科和硕士都在该校毕业,现任美国海军学院“东亚和军事史教授”,并兼任蓬佩奥的“中国政策和规划首席顾问”,据说他是特朗普班底里鼓吹美国对华强硬政策的“首席中国问题专家”。

  根据中国网络上对余茂春的介绍,他对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有过下列重大影响:

  一是导致美方限制中美人文交流。二是渲染或企图制造中共与中国人民的离心离德,将中共与中国民众相区割。第三是煽动美国肆意挑衅或强硬对抗中国。余茂春认为中国是害怕来自美国的对抗声浪的,因此竭力鼓吹美国反华肆无忌惮。最后,余茂春声称中国在国际商界和科技界有盗窃行为,这导致蓬佩奥在公开讲话中渲染中国的所谓网络攻击、盗窃知识产权。

  从上述部分内容来看,余茂春这个在中国长大并接受高等教育的中国人,实际上已经不了解今天的中国了。例如中美人文交流,中美两国到底是谁在影响谁?这在中国内部都是一个具有高度争议的问题,余茂春自己就是例子。至于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相区割,则是不太现实,连作为宣传口号都有问题,至少表述有问题。因为美国副总统彭斯在2018年10月发表的重要讲话中,要求中国回到邓小平改革开发的道路上去,可见即便是彭斯都认为中国改革开放政策很好,而改革开放恰恰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由于对中国开始不熟悉,余茂春的思维看起来已经具有美国人的明显特点了,即:急切,耐不住性子,从而导致行为极端。

  至于余茂春的某些建议,可能作为在中国长大的华裔,他有自己的思维方式以及在中国的生活经验为依据。

  当然,特朗普没有机会做第二任总统,如果他继续按照余茂春的建议这样搞下去,是否能实现美国的目标现在也无法预测,但是中国作为世界第二经济和军事大国,以及具有悠久历史的古老国家,余茂春的建议如果继续实施下去,中美两个有核国家关系的高风险是毋庸置疑的,同时还会波及世界。

  余茂春的一位同年级校友告诉笔者:他(余茂春)上世纪80年代就去美国了,然后就一直在美国发展,离开中国已经太久了,完全不了解今天的中国;而且作为历史专业的人,他思考问题的工具是很有限的。

  笔者认为,在这一点上,余茂春这个在中国长大的华裔可能不如在中国当过美国主流大报记者的波廷杰,后者是本世纪初期在中国工作,而余茂春是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乃至更早时间在中国;而且大报记者和余茂春当时的在校学生身份又不一样,前者对中国的了解更多,余茂春已经不太了解今天的中国社会、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层了。

  当然,也可能是身份所限,而且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已定,总之余茂春这个中国问题专家的夹生饭特点,显而易见。

  什么样的人才是真正的中国通

  在今天中美两国关系的现实下,美国政府的中国问题专家职务将成为一个十分重要的岗位,那么,什么样的人才是真正的中国通并可以胜任这一岗位呢?

  首先,要了解中国的历史以及这个历史对中国人思维和行为方式有什么影响?这是判断中国人思维和行为方式的一切基础。

  同样重要的,领导人个人、家庭及其成长的历史,以及这个历史对其思维和行为的影响。

  第三是了解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尤其是它的现状,特别是它的行为习惯和方式。

  第四就是中国经济,包括中国经济和制造业的长项、短处以及中国居民的收入水平,这决定了中国经济的规模和质量,也是国家综合实力和军事能力的基础。

  只有对上述内容有了较好的了解后,才能谈得上对中国的外交和军事能有较好的了解并有机会成为所谓的中国问题专家。一定程度上,能讲流利的中文重要,但并非第一重要,相关的知识和实践经验才更重要。

  就上述特朗普政府的两名中国问题专家而言,各有长处,例如波廷杰就是朝鲜问题专家,他对中国的对策特点是不像余茂春那样脱离实际和过激。笔者认为,拜登政府还有可能会以一定的方式继续使用,毕竟拜登目前手里并无像样的中国问题专家。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