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国际评论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际评论

约恩·默勒:中国经济继续增长的主要障碍并不是美国的“技术封锁”

作者:约恩·默勒

来源:钝角网

来源日期:2021年07月21日

本站发布:2021年07月21日

点击率:89次


      自2017年中国的劳动力人口达到了7.87亿的峰值后,统计数据显示,劳动力人口数字一直呈下降趋势。有一些方法可以增加工作人数,比如,提高女性的劳动力参与率。现在参与率的数字女性是43%,而男性为75%。不过,其他国家的经验清楚地表明,这种方法看起来容易操作起来却很难。中国女性已经开始把事业看得比家庭重要。独生子女政策(1979年至2016年)导致了性别比例失衡。在24岁以下的年龄组中,男女比例为1.1:1。在政治上,中国共产党刚刚放宽了生育的规定,并可能将推动更多女性进入劳动力市场视为颠覆这种政策转变的举措。

   近几十年来,一些国家试图通过提高生产率来摆脱人口陷阱,生产率的定义每单位劳动生产的产品或服务的速率:系统在一个工作小时内能增加多少生产。经合组织的统计数据揭示了这样做有多么困难。尽管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日本自2005年以来的年均生产率增长仍低于1%。同样是一个人口不断下降的国家,意大利的情况更糟,年均生产率增长低于0.5%。欧元区仅为0.8%,英国为0.6%,美国表现得好一些,这个数字是1.25%。

  毫无疑问,中国已经研究了日本的经验教训,以找出哪些政策有效,哪些无效。不幸的是,日本经济已经停滞了大约30年,所以从这方面看,并不能给中国多少帮助。

  更多的技术可以提高生产率,尤其是对进入劳动力市场的年轻工人来说。他们需要有能力掌握技术。但问题是,与劳动力总数相比,这一群体的规模较小。让相当一部分劳动力掌握新技能需要时间。工人必须接受培训和教育,以确保处理和操作过程可以充分利用新技术的性能。要实现这一点,必须不断提高工人的技能。

20180330132533_52444.jpg

  一些欧洲国家已经实施了此类政策,主要是福利国家,或者做的更好的是那些成功地将福利政策与竞争性经济政策结合起来的国家。但这要耗费很多,这就带来了一个问题,即如何为这种政策提供资金。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有一部分是私营的)正在这一样做,但部分企业可能不愿被要求承受这样的财务负担。国有企业占经济总量的25%,主要集中在高科技领域,而这正是人们期望首先进行技能升级的企业群体。

  但我们不知道它们将如何落实,它们的做法对政府有多大影响力,以及它们是如何管理的。工人们需要得到保证,培训不会导致失业或工资降低。需要让工人和工会相信,这样的政策对他们有利,而不是一场为了增加利润的骗局。

  中华文明蕴藏着丰富的发明创造。纸张、活字印刷、火药、指南针、机械时钟、炼铁等一些最重要的发明都可以追溯到中国。

  但让中国领导层感到忧虑的是,它们都没有像蒸汽机那样可以带来欧洲工业革命改变社会的重要发明。中国未来几十年要达到的目标,是将社会的发明整合起来,并接受随之而来的深刻变革,这可能要突破传统思维和当前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哲学。

  西方的观点认为,一个创新的社会与民主的政治制度是密不可分的,但支持这一论点的证据并不充分。更有可能的是,是其他社会学、经济或心理因素促进或阻碍将发明转化为消费产品。其中之一可能是通过社会传播新知识。另一个是研发部门的决策。第三点,或许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经济体系如何选择为发明和投资项目提供资金。但这些都不是民主的本质。

  美国一直通过直接和间接限制中国从国外购买技术和关闭其高科技产品的出口市场来实施对中国的限制政策。如果没有庞大的市场,扩大规模的回报、让资金重新投入研发就无法很好的进行。因此,美国正试图遏制中国发展。华为是另一个例子。

  这样的政策可能会被证明是考虑不周和短视的。这可能会使中国更加坚定胜利的决心。就目前而言,中国专注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例如2015年启动的数字丝绸之路。考虑到未来的人口和经济增长,这就是庞大而充满活力的市场所在。中国采取了一种进攻性和积极主动的政策,旨在解决自己的问题,而美国则把自己锁定在防御和被动的角色中。

  美国可能会发现,要迫使盟国遵守它定下的规则是很困难的。两百多年前,当拿破仑·波拿巴在欧洲大陆实行封锁,关闭欧洲进口英国产品的港口时,曾使用过类似于美国计划的策略。它失败了。主要是因为拿破仑的卫星国和盟友是在压力下不得不参与,并且不太情愿地实施这种政策。为了使政策有效并迫使英国屈服,拿破仑疏远了他的盟友,其中一些国家曾与英国秘密谈判。俄国对这一策略的异议破坏了封锁,并成为1812年军事进攻的原因之一。这项军事行动导致了他的垮台。

  人们不禁要问,类似的历史是否也将在美国上演。许多亚洲和欧洲盟友都对美国的对华政策和行为持谨慎态度。他们可能愿意保护自己的技术知识,防止中国在通信和其他一些领域成为过于主导的因素,但他们可能还没有准备好走得像美国那样远。如果美国人表现笨拙(过去有过这样的例子),那么盟国的参与可能会变得不那么热情。

  中国这么做能否取得经济成功的决定性因素不是美国的反制措施,而是:

  创新和创业能否融合成经济增长器?这是中国四千年历史上从未实现过的成就。是否加快基础设施建设,这个任务惊人得庞大而艰巨,几乎涉及到社会的方方面面?

  中国能否在人口下降的情况下找到实现经济持续增长的“神器”?这是任何国家都没有做到过的。

  在党的领导下,中国能一直保持团结吗?

  没有人知道这项巨大的经济和社会工程试验的结果,但全世界应该屏住呼吸并期待中国取得成功。否则,如果中国陷入低增长陷阱,而人们已经习惯了日益提升的生活水平,未来很可能面临一场规模空前的全球经济萧条。事实上,中国可能会成为全球体系中一个桀骜不驯的伙伴,将其苦难归咎于西方,这对世界和平可不是什么福音。

  作者约恩·默勒(Joergen Oerstroem Moeller)系丹麦驻新加坡前大使、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客座高级研究员默勒;本文译自《国家利益》网站,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