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国际评论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际评论

纳瑟尔&范特皮:确保撤军后的稳定,华盛顿应如何支持伊朗和沙特的谈判

作者:纳瑟尔&范特皮

来源:钝角网

来源日期:2021年08月04日

本站发布:2021年08月04日

点击率:39次


    华盛顿的政策转变是显而易见的:中东不再是美国的首要任务。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减少对伊拉克、约旦、科威特和沙特阿拉伯的军事承诺,同时加强对中国和俄罗斯的关注。这种战略上的转变有充分的理由,尤其是考虑到美国近期介入这个地区事务的惨痛教训,给自身也带来了风险。例如,2011年,美国突然从伊拉克撤军,为“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又称ISIS)的崛起和伊朗在该地区的扩张铺平了道路。为了避免这次类似的破坏,华盛顿必须找到一种方法,将削减军事承诺与增进地区稳定结合起来。要实现这样的目标,必须要把握当前的机会,该地区两个最重要的对手——伊朗和沙特阿拉伯之间正在展开的谈判。

当地时间10日,伊朗外交部首次证实伊朗与沙特举行了会谈.jpg

今年5月份,伊朗外交部首次证实伊朗与沙特举行了会谈

  美国削减了军事承诺,中东冲突却已经进入了一个危险的新阶段。伊朗和以色列正在进行一场包括网络攻击、有针对性的暗杀和破坏活动的“影子战争”。俄罗斯和土耳其在利比亚和叙利亚(以及高加索地区)支持代理准军事组织。新的导弹和火箭技术通过各种途径落入非国家行为者手中,包括哈马斯、伊拉克准军事组织和也门胡塞武装。

  土耳其和伊朗在无人机作战能力方面取得了惊人的进展,彻底改变了军事力量平衡。土耳其无人机成功保卫了叙利亚的伊德利卜省,并摧毁了哈里发·哈夫塔尔(Khalifa Haftar)在利比亚由沙特和俄罗斯支持的民兵组织,而伊朗则使用先进的无人机绕过防空系统,打击了沙特的重要目标。随着这些技术在整个地区扩散,冲突将变得更加不可预测和危险。局势越发可能失控,美国可能不得不重返并处理地区事务。

  该地区充满风险、最易失控的竞争在伊朗和沙特阿拉伯之间,从黎凡特到波斯湾,沿着什叶派-逊尼派和阿拉伯-波斯断层线,双方正陷入极端对立之中。随着2003年伊拉克战争的爆发,以及叙利亚和也门内战的爆发,以及2015年伊朗核协议的签署,这场旷日持久的竞争开始升级。2019年,紧张局势达到了一个特别危险的地步,当时伊朗对沙特的石油设施发动了一次复杂的军事攻击。如今,这两个对手在也门继续针锋相对,在伊拉克和黎巴嫩争夺地盘。随着美国撤军,塔利班攻城略地,这两个对手可能会在阿富汗进行新的竞争。

  尽管如此,今年4月,沙特和伊朗的高级军事和情报官员在巴格达会晤,此前也门和伊拉克出现了高频率的无人机和导弹袭击。伊拉克总理穆斯塔法·卡迪希米利用他与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和德黑兰的关系,使双方走到了一起。不久,本·萨勒曼就采取了罕见的和解语气,表示他希望与伊朗建立“良好关系”,并表示愿意与伊朗支持的也门胡塞武装进行对话。伊朗政府发言人对这一突破也表现出类似的乐观态度,伊朗媒体预测两国即将恢复外交关系。自4月以来,在双方高级安全官员的监督下,双方又举行了几次会议,其中包括伊朗圣城军(Quds Force)指挥官;会谈在伊朗总统选举期间暂停,预计在本月易卜拉欣·拉伊西(Ebrahim Raisi)总统就职后重新开始。

  波斯湾的这两个竞争对手在修补关系方面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但他们初现的友好关系为中东地区恢复稳定提供了多年来最好的机会。美国若推动双方朝正确方向前进,将会从这种外交中受益。尽管华盛顿没有参与谈判,但它可以向沙特阿拉伯提供激励和承诺,为这一外交进程提供关键的支持——最终目标是确保美国在中东的驻军减少不会带来灾难。

  现有承诺的问题所在

  有理由质疑沙特阿拉伯是否真的致力于与伊朗的谈判。利雅得可能会利用这次对话来安抚华盛顿,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有建设性的地区参与者,或者争取时间巩固自己的地位,并想出对付伊朗无人机的办法。然而,利雅得确实有充分的理由与德黑兰言归于好。最直接的是,沙特领导人希望结束他们在也门代价高昂的战争,这需要德黑兰向胡塞施压,让他们停止进攻,并进行认真的谈判。从长远来看,沙特不能再指望美国坚定不移的支持,而它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关系也因石油生产纠纷而出现裂痕。随着伊朗、以色列和土耳其之间的竞争加剧,缓和与伊朗的关系可能会让沙特扩大其影响力,在伊拉克、黎巴嫩和叙利亚等有争议的领域发挥平衡作用。

  利雅得清楚自己正处于弱势,这个国家在也门陷入了泥潭,很容易受到伊朗无人机战争的攻击。它从黎巴嫩撤退,在叙利亚内战中迷失了方向,自2003年以来,它在伊拉克也节节败退。相比之下,伊朗在黎凡特的影响力却根深蒂固。由于利雅得在2017年采取了孤立卡塔尔的失败策略,德黑兰也将其影响力扩大到了波斯湾南部海岸。沙特官员担心,与美国达成核协议只会增强伊朗的信心,结束德黑兰在国际上的孤立,并允许其经济和区域贸易扩张。

  不过,与沙特进行谈判也符合伊朗的利益。德黑兰的虚张声势掩盖了其对与利雅得进行地区竞争不断攀升的成本的担忧,而伊朗政府希望减少美国在该地区存在的愿望,可能因持续的地区紧张局势而落空。伊朗还希望沙特停止支持伊朗的民族分裂势力和促进政权更迭的流亡媒体。2015年核协议公布后,伊朗低估了对手破坏协议的能力。这一次,伊朗将地区参与视为与华盛顿达成并维持协议的关键。当伊朗考虑与以色列和土耳其竞争时,它希望沙特不要全力支持这些对手。

  到目前为止,双方的谈判限于安全问题方面,主要是在也门——那里最紧迫和最具争议的问题与盛产石油的马里卜省有关。(正如一位沙特官员对我们说的那样,“一切都与马里卜有关。”)伊朗希望利雅得结束对胡塞控制地区的经济封锁,并停止对胡塞阵地的空袭,包括马里卜周边区域。伊朗的如意算盘是,这样的协议将确保胡塞在马里布的胜利,从而允许德黑兰主导也门的最终解决方案,同时继续用无人机和导弹袭击威胁沙特。就沙特而言,它正在努力争取时间,以加强其防空系统,并推动结束伊朗支持的民兵组织从伊拉克发动的无人机袭击(其中三架最近成功袭击了利雅得的一座王宫)。

  最终说来,伊朗和沙特是希望通过谈判达成不同的目标。德黑兰希望这会使伊朗和沙特关系正常化,而利雅得希望其安全问题得到解决,特别是也门问题的解决和结束跨境袭击。因此,沙特谈判代表坚持要想实现两国关系正常化,必须先得到伊朗真正的让步。而伊朗谈判代表则拒绝在伊拉克和也门问题上达成有限的协议,因为这样的协议将在不改变整体关系的情况下解决沙特的担忧。虽然伊朗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沙特官员受到美国政策方向不确定性的影响,这些不确定性包括伊核协议的细节、美国在伊拉克的驻军以及美国在该地区的更广泛政策。这种不确定性削弱了沙特官员需要认真谈判同伊朗达成交易的信心。

  华盛顿应提供正确的保证

  华盛顿可以通过向利雅得提供一个明确的保证,即如果伊朗发动直接攻击,它将保卫沙特王国,从而增强沙特的信心,以鼓励谈判取得真正的进展。美国还可以向伊朗强调,与美国无条件从阿富汗撤军不同,这一地区的撤军将取决于伊朗与其阿拉伯邻国之间的可持续安全协议,以及伊朗要结束对沙特资产和领土的袭击。同样有助于沙特积极谈判的是,美国要明确承诺努力防止马里卜落入胡塞武装手中——这种后果只会延长也门的战争,并导致各方以危险的方式升级局势——如果胡塞继续向马里布进军,美国将对伊朗施加国际压力。

  最重要的是,美国需要让伊朗和沙特相信,成功的谈判最有利于他们自己的安全利益。双方都应该将谈判进展视为其领导人想要实现目标的关键因素:美国在利雅得问题上会提供安全保障,在德黑兰问题上减少美国在该地区的军事存在。这两个目标并非互不相容:美国有大量的军事存在,但却没有对沙特阿拉伯作出具体的安全承诺。当伊朗袭击沙特的石油设施却没有得到美国的回应时,没有安全承诺的缺陷凸显出来。与此相反,华盛顿应该以减少军事存在为目标,但要对沙特的安全做出具体承诺。通过这样做,可以推动其他举措的出现,随着时间的推移,让各方建立信任,并促使新的成果出现——构造出这一地区安全的基石,用制度安排确保美国从中东撤军后,这一地区能够保持稳定。

  瓦利·纳瑟尔(Vali Nasr)系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问题研究院国际政治学教授;玛利亚·范特皮(Maria Fantappie)系人道主义对话中心中东和北非问题特别顾问。本文译自《外交事务》网站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