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公民行动

首页 > 公民文化 > 公民行动

宋志标:魏则西效应

作者:宋志标

来源:旧闻评论

来源日期:2016年05月01日

本站发布:2016年05月02日

点击率:2369次


  这是个应景的文章,许多公号像有槽也在谈,更多的自媒体发表评论,搜狐评论也做了专门的评议。更常见的,是散布在微博微信上的用户评论,因为相同的愤怒与恐惧,起身发言。

  这是21岁的魏则西在4月17日去世之后,因为他的遭遇而生发的巨大谴责性声浪。矛头目前指向两个,一个是百度,一个是莆田系。对于监管者责任,尚未形成舆论声势。

  这么多言语、议论、讨伐,带有旧仇新恨的狂风暴雨,按照一般规律,会在几天后平息,掩埋下去,而后再趁着具体的事情起来。从百度与莆田系的势力看,这种可能性是注定的。

  网友、媒体、评论员、公号操持者都参与了这场魏则西的身后感怀,至今尚无官方表态,这也是众多魏则西效应当中缺位的一个现象,当然,这种缺位本身也可视作魏则西效应之一种。

  魏则西效应,说的是一个普通人的死因为网络大公司的连接,从而让无数人陷入了感同身受的义愤当中。魏则西成为代言人,将积蓄已久的情绪发泄出来,这是对某种死亡陷阱的抗拒。

  魏则西是一个志在IT的科技大学学生,却误入百度搜索结果的圈套,并且受其指引,落入莆田系借部队医院外壳而布下的死亡陷阱。人们不是认为晚期癌不会死,而是痛恨这种死法。

  很久以前,追溯到谷歌被逼退大陆的时候,是有两种相反的论调:一是惋惜悲愤,二是不以为然。后者的理由是,有多少搜索需要谷歌呢?不过是十年光景,悲剧就做了说明。

  许多人认为,在防火墙内可以高枕无忧,墙内有着墙外的一切模拟产品,墙内也很好之类的。魏则西的遭遇证实,这种自认为不是受害者、自以为是的聪明劲撞到了南墙。

  在魏则西悲剧的启示下,讥讽翻墙行为的那些人应该明白:翻墙不仅仅是为了追求民主自由,从实用的角度看,也是一种保命的方法。起码可以与百度的搜索结果对比着看,看出陷阱的破绽。

  单论百度对搜索结果的调控,其原理其实来自于对政治审查的商业性使用,并用竞价排名来塑造成企业模式。政治审查转作民用,这就是李彦宏的发明,魏则西效应从局域网一开始就奠定了。

  业内提中国的互联网,开口闭口BAT,百度巨兽居于首位,艳羡者众多,而对它们缺乏道德拷问,在盲目崇拜商业模式的驱动下,也逐渐丧失警惕心。魏则西是受害者,但这受害历程要从何说起?

  现在的问题在于,魏则西效应反映出一个整体的生存环境,百度或莆田系或部队医院都不是孤立的,而是见构成一体的利益网络。这是一张建制性的大网,害人都是协同分工好的。

  在魏则西这个悲剧的影响下,好多人应该都会对百度搜索结果抱有敌意,并且远离部队医院。但是,这种暂时性的了解,与形成一般习惯之间,差距还是太远,人总是善忘的,更何况BBP那么狡猾。

  魏则西效应展现了这样一种死亡的方式,它发生在医疗专业与社会领域的城乡结合部。百度、莆田系与部队医院及监管官员活跃其间,以监管体制失灵为代价,分食人血馒头。

  一谈到体制就触及到魏则西效应的短板,实际上莆田系历经洗白,早已在名义上合法化,它已经深深地融入了医疗结构中,甚至与官办医院享有同个医卫体制,刮骨疗伤也未必能清除。

  前阶段关于莆田系的一则新闻,是莆田籍GW委员陈女士担任莆田健康产业总会总顾问——当然,现在的百度上搜索不到这个结果。中央有人,部队做腰,寄居民营,借壳官办,魏则西效应恐怕余音未了。

  最后感慨一下,作为中国人真是太累了,绝大多数时间看似都在怎么让自己活得更好,实际上是在绞尽脑汁周旋,以便让自己不死,或死的不要那么惨。可魔鬼成群结队,花样百出,防不胜防。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