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首页 > 中国治理 > 依法治国 > 廉政中国

用“黄菊模式”处理徐才厚

作者:

来源:多维网

来源日期:2014年01月20日

本站发布:2014年01月22日

点击率:9142次

      北京时间2014年1月20日,一直盛传陷入腐败案的原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随习近平露面,出席中央军委慰问驻京部队老干部迎新春文艺演出。这是徐才厚继2013年出席国庆64周年后的首次亮相,辟谣痕迹明显。外界猜测徐才厚或牵扯原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一案,再加上其身患重病,因此极有可能效仿“黄菊模式”,中共对其不公开,不逮捕,不判刑,不允许其露面的方式低调处理,减少影响。虽然不可以仅凭一次露面就能给出结论,但是从目前官方开始允许陆媒对谷俊山案进行报道情况来看,但有极大可能徐才厚已经平稳度过调查期。

  十八大后仅一次亮相 徐才厚再度现身引关注

  在央视新闻联播镜头中,徐才厚排在习近平以及原中央军委副主席张万年、郭伯雄之后第四个出场,与一众“部队老干部”握手,现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许其亮紧随其后。

  在这一组镜头中,已经近乎白头的徐才厚的露面无疑成为重中之重,尤其又是跟随习近平出席如此重要一个场合,很难让外界相信这其中没有辟谣的成分存在。毕竟这是自2012年中共十八大后徐才厚少有的亮相。

  据查,自2012年中共十八大之后至今,徐才厚只在国庆64周年招待会上亮相一次。2013年3月份,两会之时,当时尚任中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的徐才厚先后缺席全国人大开、闭幕会,再度触发人们对于徐才厚处境的猜测。更早前曾传出徐才厚牵涉解放军原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腐败案而受到调查的消息,有指他“不便出席”两会而“被请假”,徐的缺席更加剧外间的猜测。2013年3月下旬,大陆社交网站更引述军方人士的话称,徐才厚在两会闭幕后即迅速被习近平拿下,成为其实践军队反腐的又一大动作。

  在随后的4月27日,大陆媒体报道,徐才厚为国防大学校长王喜斌上将专著《从这里走向战场》作序,而这也是徐才厚从公众眼中消失多日后,首次有相关消息流出。同时中国军网发表国防大学李升泉少将撰写的评论文章,对徐才厚《序言》及该书作进一步解读。这也被解读为是针对此前海外盛传的徐才厚被双规传言作隐性辟谣。

  在之后的9月30日晚,作为上一届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徐才厚出席了国庆64周年招待会。当时,徐才厚身穿上将军装,头发较以往明显花白,面容和身体也略显消瘦。这也似乎说明徐的久未出现更多的可能是出于身体原因。他的左侧是前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右侧是现任中央军委委员、总政主任张阳。官方在报道出席是次招待会政要时称,“中央军委委员、曾担任中央军委委员的同志出席了招待会”,但并未给出具体名单。

  谷俊山案调查结束 关键节点徐才厚露面

  实际上此番徐才厚现身,还有一个重要的背景要交代,那就是对谷俊山一案的调查已经接近尾声。据查,谷俊山系2012年官方正式调查,但是由于谷俊山的身份特殊,案情重大,因此在随后的两年中,无论是中共当局还是大陆媒体,都没有对此案进行公开报道。但是在2014年1月份,大陆媒体财新网刊发五篇文章,揭露出更多谷俊山的涉贪细节,如于河南濮阳老家查抄贪污财物大金船,金脸盆,纯金毛泽东像,数箱军用特供茅台等装满四卡车等。

  这组系列稿件一度在大陆网络上引起热传,而据该文作者王和岩在“采访手记”中透露,文章被压一年,至今才获刊登。有熟悉大陆媒体操作的人士分析,这或许表明,在过去一年之间,由于调查正在进行,因此中国官方禁止有关此案的相关报道刊出,而调查或许在近期已经告一段落,因此财新网的这组报道才能够“得到指令”刊发。

  以此作为基础推断,或许也正是因为调查告一段落,徐才厚已经从谷俊山案中脱身,因此官方才会安排其在如此重要一个场合陪伴习近平现身。重要的时间,重要的场合,陪着重要的人露面,种种迹象似乎都在说明徐才厚已经无恙,平稳“落地”。

  或参照“黄菊模式”

  综合各方消息,徐才厚之所以在过去的两年时间内极少在公众前露面,一个原因是他罹患癌症,需要接受治疗,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与原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一案牵扯莫大。也正是因为这样,中共在处理徐才厚问题时就选择了“黄菊模式”,不公开,不逮捕,不判刑,不允许其露面的方式低调处理,减少影响。

  所谓“黄菊模式”,是指中共十六届常委黄菊,2006年因为牵扯到原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案而被调查,不过由于当时他被诊断出患有胰腺癌,因此中央就对其减少了曝光度。最终黄菊未等到陈良宇宣判便已不治病逝,逝世之后,官方讣告给予了高度的评价,称其为“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并充分肯定了其在上海的政绩。

  但是对黄菊的“网开一面”并不意味对与他有关的心腹手下留情。例如在黄菊逝世后仅1个月,黄的贴身秘书王维工就被双规,最后因贪腐被判死缓,并且其被调查出的所有罪案内容都是发生在他担任“前党和国家重要领导人黄菊同志”的秘书期间。

  因此在谷俊山落马,徐才厚未参加2013年两会之时,就有分析指出徐才厚与黄菊的情况类似,都是对于位居高层的当事人采取“冷处理”,而与他关系密切,直接涉案的有关人员以“该怎么办就怎么办”的态度依法严惩。同时,多维新闻也从与军中有直接关系的消息人士处获悉,尽管军中情况少有报道,但清算力度比官员更甚,军中上下已不只是紧张,而是真正被动了“奶酪”,面临到底“要官还是要财”的抉择。不过与官场反腐致官员不断落马不同的是,本轮军队中反腐以肃清财物、陋习为主,较少涉及对人的追究,或是出于考虑军心稳定,毕竟军中反腐还是为了强军而非“乱”军。

  这些作证都说明,中共决策层在处理军中腐败的时候就已经在处理方式上进行了区分,对待谷俊山这类人自然就是“该抓抓,该杀杀”,对待徐才厚这种军中大佬,则是以“黄菊模式”来处置,使这位中共军方领导人以自然的方式辞世,既能保全中共最高层的政治形象,也能避免不必要的动荡,无疑比大动干戈好得多。

  露面辟谣并非铁律

  当然,亦有反对者认为,徐的露面并不能证明他已经被新一届中央认定“没事”。原因有二,首先如前文所言,如果中共对徐才厚的处理沿循“黄菊模式”,那就说明徐才厚并不会被处理,只是会要求其一直保持低调。而在如此一个军头齐聚,甚至连张万年都出席的重要场合,如果徐才厚继续“神隐”,那反而表明徐才厚“出事了”,不仅说不过去,更会引起外界更大一轮的猜测。

  更进一步地比较分析认为,虽然中共一向有刻意安排身陷调查“丑闻”的党内高官通过各种场合现身隐形辟谣的惯例,但这并不能视之为“规律”。尤其是十八大之后, 综合中共新领导层上台后推动的反腐新动作,那些曾经适用于中共高级官员的“潜规则”如现身辟谣等正在发生改变,例如原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原铁道部长刘志军、原发改委主任刘铁男以及原国资委主任蒋洁敏都曾在落马之前高调现身试图辟谣,但最终仍然难逃法律的制裁。甚至原中共常委,陷入被调查传闻周永康曾在短期内六度现身试图辟谣,但仍然“不能回天”。因此仅仅从徐才厚的一次现身,就断定其已经“软着陆”就显得过于武断和简单。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