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首页 > 网站介绍 > 读编往来 > 我们一同走过 > 高人之见

高人:被苏长和卡拉OK了的中国民主

作者:高人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6年08月01日

本站发布:2016年08月02日

点击率:1408次

      看了苏长和上万字的《中国式民主与美国式民主之比较》,我也笑了。这笑,既不是他所说的“全世界人”对“出现很大问题”“名实不符”的美国民主的嘲笑,也不是对他“说中国是世界上人口规模最大的民主国家”的讥笑,而是嗤笑他一本正经煞有介事地“拿着不是当理说”——不论他是真傻还是装傻,都辱没了“教授”的称谓。

  按理说,要比较中美两国的民主,就该先界定了民主的“概念”及其“要件”和“标配”吧?

  他不。

  他反对“从美国民主教科书中的概念出发”“以美国民主标准为参照”这种“在别人标准、别人话语体系下研究自己”的“套路”,认为这只会“神化”美国“矮化”中国,但他却又不给出“自己”的“民主标准”和“话语体系”,便长篇大论起“对比”来——这不是无厘头的瞎白话么!

  看来,他还不如也是“上海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的林尚立,人家起码知道,谈论民主先得“在众多民主实践和反思中抽象出民主的一般原则”来——尽管林也只是说说,但学术“套路”正确。

  或许是怕被民主的“概念”框住,也明知中国民主更不堪被“参照”,苏长和便另辟蹊径,提出了冠冕堂皇的主张:比较中美民主,不唯外、不唯书、只唯实——这“实”,就是“生活”。其理由是:所有的学问道理、包括看似复杂的政治原理,都蕴含在普通生活中。因此,“一旦我们从美国民主政治教科书的概念中跳出来谈民主,思想上就会很轻松,就会感到很解放;惟有用扎根于本土的鲜活的概念,才能将自己的民主政治讲生动。”总之,他便可以信马由缰,自由发挥,高唱其中国民主的卡拉OK了!

  反正我是“轻松”不起来,只感到沉重乃至沉痛。因为,咱中国根深蒂固的“政治原理”,早在四大文明奠基的“轴心时代”即先秦时候,就被那时的犬儒们定格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皇权至上”了!后来的孔子、商鞅、李斯、叔孙通、董仲舒这些“学者”“教授”的建言献策乃至行政,也都是“只为君王唱赞歌,不为苍生说人话”的贱骨头的干活。如此这般,可叹我大中华,号称上下五千年,“民主”二字竟从不见经传,直到20世纪初才从西方引进拿来,却一直不招权贵及其帮忙们待见,如今更是被苏长和们搅合的一塌糊涂——他们大批特批西方民主不遗余力,高谈阔论特色民主则含糊其辞语焉不详既无路线图又无进度表,并且假装没看见朝鲜半岛“一岛两制”——专制与民主——两重天的“鲜活”现实,尤以放着诸多国家现成的民主经验和教训不用、非要没完没了的“摸石头”玩而深为国人诟病。

  反观那个时代的古希腊人,则在号召人们“认识你自己”,提出“人是万物的尺度”,在雅典创新出城邦的民主制度并成就了伯利克里那篇关于民主、自由和法治的著名演说,加上那时被他们发现的“自然法”,都是洛克“任何人就不得侵害他人的生命、健康、自由或财产”、美国《独立宣言》“人人生而平等,他们都有从他们‘造物主’那边赋予了某些不可转让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的滥觞——他们的智慧,理性,思辨,明晰的概念,缜密的逻辑,既让咱的先人相形见绌,也是今之苏长和们所缺乏的学养。

  苏文对中美民主所做的第一个比较,就犯了常识性错误。他说:

  中国是一节一节长出来的国家,美国是一块一块拼成的国家。中国民主政治精神重“和”,美国民主政治精神重“同”。高度一致成了美国社会典型的特点,你一定要同我一样,不一样就是异己。群星灿烂是中国社会的特点,国家对个人干涉甚少,国家始终为个人和社会保留充分的空间。

  此说简直是天方夜谭,再次让我哑然失笑,只能用“猴吃麻花蛮拧”来形容了。

  不错,美国是先有的北美十三州,后来“拼成”的合众国。但惟其如此,它才有着诸多的“不同”,譬如州政高度自治,不隶属联邦政府,各州各有自己的法律和法院,乃至连交通规则都各行其是等等,都与民主政治天然契合。

  其实,“高度一致”并非“美国社会典型的特点”,而是咱特色国的胎记——自赢秦一统天下,车同轨书同文统一度量衡,算不上伟光正,给谁都得这么做。重要的是“一法度”和废分封设郡县,郡守县令由朝廷任命,意在从制度上和组织上确保“法令出一”;而秦始皇的焚书坑儒,汉武帝的独尊儒术,明清的大兴文字狱,乃至如今的西方教材不得进课堂,则都是为了把政治思想“大一统”为“大同”。

  这么深厚的政治文化传统,苏长和们也只能奢谈“民主的希望和未来在中国”的愿景了。

  至于说中国重“和”,更是无稽之谈——一部二十四史,记录的几乎都是民斗、官斗和宫斗,外族入侵官逼民反的频仍战乱。待到“雄鸡一唱天下白”“换了人间”之后,竟然还是以批斗为手段、以整肃异己为目标的政治运动接连不断,就连毁灭文化的“文革”还打算着“七八年再来一次”,理由竟是“八亿人不斗行么”!如今的中国,更是戾气充斥,每天都在上演着恶斗的丑剧。这一切都在说明,“和为贵”在中国,乃是“应然”而非“实然”,换言之,正是由于博爱和宽容人性的稀缺,所以才提倡“和为贵”以遏制兽性。

  还有,他说“美国一定程度上是设计出来的。一个设计或控制出来的社会,一定存在违背人自由精神的东西。”这话实在费解,其中的逻辑我看不出。常识告诉我,精心设计的“以人为本”而不是“官本位”的“善政”一定美好,而美国开国先贤“设计”的宪法,是被誉为“上帝作坊的神来之笔”的。

  竟然已经写了两多字,就此打住吧,再长就没人看了。

  还得补上一句:这么经不住推敲的文章,竟然堂而皇之的刊在《人民日报·海外版》上,外国学界会怎样看我们?

苏长和:民主的希望和未来在中国——谈谈中国式民主与美国式民主,《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4年09月05日 第 02 版)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